第468章 外援

第468章 外援

「快點兒,都趕緊給我準備!」

劉耷軍大營之中,很快便行動起來,簡傑這邊得爭分奪秒得往街亭跑。他曾經看過一種推測的說法,說是張頜到街亭來的實在太快,馬謖那邊的防禦工事都沒有修好便來了,覺得無法藉助防禦工事進行迎敵的馬謖,這才選擇上山的。

不管怎麼說,簡傑必須要儘快趕到街亭,越早到,勝利的把握越大。只是就在簡傑正準備出發前往街亭的時候,卻是有一個人主動找到了簡傑,赫然是簡傑的同事,大名鼎鼎的馬謖同志。

「幼常找我有事嗎?」因為歷史上街亭一戰的問題,簡傑對馬謖同志並不感冒,維持著表面上的塑料兄弟。但現在這個形勢下,簡傑卻連這份虛情假意都不裝了,實在太晦氣了一些。簡傑好不容易控制著自己臉上的肌肉,這才成功得向馬謖笑道。

雖然覺得簡傑的笑容有點兒古怪,但馬謖還是非常誠懇得向簡傑說道:「就在伯起離開之後,主公想了一下,命令我跟隨伯起到街亭並肩戰鬥,我這是向你來報道的!」

操!還是劉耷安排過來的!

劉耷對馬謖不太感冒,這點兒簡傑很早便知道了。當年簡傑跟隨劉耷入蜀之時,曾經就宜都太守樊友的事情,討論了一下馬謖,劉耷便覺得馬謖這人不是很靠譜。

不過現在看來,劉耷還沒有完全放棄馬謖。劉耷這人絕對是個不錯的領導,肯給下屬機會,重視人才梯隊建設的那種,看來是準備給馬謖鍛煉一下。

尤其是現在劉耷手底下還是非常缺人才,他本人已經奔六,關張二人也都是五十歲左右的年紀,黃忠年紀更大,更加要加強人才梯隊建設。

畢竟大部分人也都是需要鍛煉一下才能成才的。回想起來八年前在長板逃亡時,面對著撲面而來的曹軍精騎,當時簡傑真得差點兒被嚇得尿了褲子。但現在已經有了多次戰場經歷,勉強也能算是接近宿將的標準,順風局和逆風局都打過。

簡傑斜著瞥了一眼馬謖,想起此君在街亭吃了敗仗之後,好歹是往成都跑,而不是往長安跑的,算是人民內部矛盾,而不是敵我矛盾,還是想辦法挽救一下馬謖同志吧!

「幼常,那我知道了,到了街亭那裡,還請你多多助我!」

點齊了人馬的簡傑正要出發,卻是又有數騎跑了過來,領頭的赫然是簡傑的父親簡雍,後面兩人中,有一個簡傑認識,是張魯的弟弟張衛,還有一個不認識,但想來應該是簡傑想要找到的人。

「伯起,你要找的人我給你帶來了!」就在剛才從劉耷大帳出來之時,簡傑琢磨了一下,又把自己老爸從大帳之中叫了出去,讓他幫自己往張衛那裡找個人。

兒子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事情,簡雍馬不停蹄得把兒子的事情給辦好了。

「見過張將軍!這位可是王平王子均將軍?」看著張衛身後的圓臉大將,簡傑也是忍不住心花怒放起來。

自從張魯投降劉耷之後,整個漢中的軍民也被劉耷全盤接手,為了方便管理,有些漢中的軍隊,便交給了張魯的弟弟張衛指揮。

張衛的實力是真不行,畢竟在歷史上打仗,竟然被幾千頭麋鹿給衝散了陣型,這水平可想而知。

不過張氏兄弟在漢中的五斗米教徒,還有三巴之地的巴人之中威信非常高,劉耷也只能捏著鼻子給了張衛一個昭義將軍的職務,讓他帶領部分漢中軍隊參加了這次北伐戰爭。

之前簡傑並沒有多想,但是這次要守街亭了,思來想去,覺得還是找個外援比較好一些,他瞄準的對象便是在歷史上街亭之戰中表現出色的蜀漢鎮北大將軍王平來。

歷史上張魯在劉耷和曹操之間最終還是選擇了實力更加強大的曹操,並且還幫著曹操把漢中的百姓都遷移到了北方。

而張魯的影響力不止在漢中,對三巴的巴人也非常巨大,其中巴西郡七姓夷王朴胡、賨邑侯杜濩等人,便追隨張魯被曹魏給搬遷到了洛陽。王平便是這個時候跟隨杜濩、朴胡等被遷往洛陽去的,還得了一個代理校尉的官職。甚至有人根據王平的這段經歷猜測,他是一個漢化賨人。

歷史上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漢中之戰時,王平隨曹操率領大軍來爭漢中,卻被劉耷擊敗,王平得以投降劉耷,加入到了劉耷集團之中。

但本位面卻不用走這麼多彎路了,張魯投了劉耷,不只是漢中軍民,就連三巴夷王,也都老老實實歸順了劉耷。這次出兵北伐,張魯也是動員了漢中的百姓和巴人參加劉耷的北伐軍,頗有勇力的王平再次以代理校尉的職務,參加了劉耷的北伐軍。

只要不像馬謖一樣犯蠢,想要守住街亭應該是不難的,但為了增強勝率,簡傑覺得還是把王平叫過來給自己增加一下BUFF,這才委託一下簡雍前去找張衛要人。

簡雍一直都是劉耷身邊的紅人,這樣的人找人幫忙,根本就沒人能夠拒絕得了,尤其是簡雍和張魯還算比較密切,畢竟簡氏父子都和張魯打過交道,談過歸降劉耷的條件,最終張魯投降劉耷也是簡雍勸降的。

有這麼一層關係在,簡雍一到張魯營中借人,張衛馬上便親自把王平給送了過來!

不過初次見到簡傑,王平卻是有些局促,一時間沒有說話,倒是那邊的張衛笑道:「伯起,這便是我手底下的王子均,當真是一個統兵的奇才。這次北伐之戰,我本來想要藉助子均來助我立下大功,但既然是伯起你來借他一用,我自然不能吝惜,就讓給伯起了!將來立了功勞,莫要忘了我啊!」

「多謝張將軍割愛!」張衛在這裡邀功,簡傑自然是連聲感謝。

看著簡傑似乎還比較容易說話,王平也是終於開口道:「王平見過簡參軍,不過我不是什麼將軍,只是一個代理校尉!」

「沒事!沒事!等打完這一仗,你就是將軍了!我很看好你的!」看著王平那局促的模樣,簡傑學著劉耷那收買人心的一套,拉住王平的手便不願意放開。

王平「性狹侵疑,為人自輕」,但簡傑這一番應對之後,心中逐漸放下了一些戒備,臉上也有了笑容。

不過更進一步的話,王平也沒有多說。畢竟他一個從小被寄養在外祖父家,以至於連名字都一度叫做何平的人,連字都認識不到十個,面對著簡傑這樣劉耷集團中年輕有為的官二代,還是有點兒極度的不自信。

倒是邊上的馬謖卻是臉上忍不住露出了點兒不悅的神色,他作為劉耷指派過來的參謀,來了這裡之後,也沒見得簡傑如此高興,難倒自己還不如這麼一個看上去就像個鐵憨憨的大老粗嗎?

那邊的簡雍則絲毫都沒有察覺到現場的氣氛有些詭異,還在那裡給兒子打氣道:「伯起你就放心吧!敵騎奔襲這麼久的距離,從宛城到涼州,肯定沒有多少戰鬥力了,想要守住街亭應該不是很難,主公這是栽培你啊!一定要給我好好把握住這個機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8章 外援

8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