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箕谷

第465章 箕谷

「啟稟將軍,吳將軍已經攻下於禁軍的第二寨!」

箕谷在涼州東面,當涼州開始天黑的時候,箕谷的天色早已經暗了下來。但此時此刻的箕谷卻依舊燈火輝煌,從箕谷進行突破的劉耷軍魏延部,正在那裡攻打于禁軍的營壘。

劉耷本錢比較薄的時候,出去打仗,一般是劉耷領一路人馬,然後是關羽帶一路人馬。等劉耷發達了,擁有了一州半的地盤之後,劉耷自領益州,關羽統領荊州,簡直是一方諸侯的待遇。

不過這次孫劉交惡之後,為了讓曹操產生錯誤判斷,關羽終於結束了自己一方諸侯的身份,讓出了荊州負責人的位置。

荊州改為龐統負責,真得讓曹操相信關羽重傷甚至身亡,在宛城等著劉耷前去找渣權報仇,結果沒想到劉耷卻是集結重兵從涼州打了過去。

這次涼州攻略,有些像諸葛村夫第一次北伐時的戰術,一支偏軍將從箕谷出擊,吸引夏侯淵兵團的注意力,分散夏侯淵的兵力。

儘管是偏師,但終於打了一次富裕仗,財大氣粗的劉耷,還是派了一萬人走箕谷。而箕谷這一路的主將,便是劉耷一直非常看好的魏延。能夠獨領一軍進行北伐,也算是實現了魏延人生的一大理想。

箕谷這邊走出去便是郿縣,當年董先生想要養老的地方,可以說是逼近關中核心區域。歷史上諸葛村夫一伐,趙雲帶著少量兵力在箕谷一轉悠,便把曹真的軍團主力給吸引了過去,便是因為這邊威脅這關中核心區域。

當發現劉耷軍有從箕谷進軍的可能之後,于禁兵團兩萬人,加上關中的一些地方部隊,一共兩萬五千人便堵在了箕穀穀口。

魏延作為劉耷的部曲出身,是從一個小兵被劉耷給提起來的,前段時間還被劉耷提拔為漢中太守,負責一個方面的重任,劉耷的知遇之恩,對魏延來說怎麼報答也不過分。

這次又被劉耷安排了一個吸引敵軍注意力的重要任務,魏延更是拿出了十二分的精神來應對。

在進攻箕谷的路上,魏延便大張旗鼓,再加上一萬人本身也不少,真得表現出了三萬人的架勢。

儘管于禁手下的斥候,對魏延部的真實兵力也有懷疑,但是當魏延軍到了箕穀穀口之後,便馬上狂風暴雨般得向于禁部發起了攻擊。

為了吸引住于禁這三萬人馬,儘管自己手中只有一萬人,但魏延還是主動攻擊,而且打得非常猛。

這種狂風暴雨般的攻勢,直接把于禁給打蒙了,魏延這架勢完全像是手底下有兩三萬人的樣子,真得當成了魏延部有著兩到三萬人。

於是于禁便採取了一個比較保守的策略,在箕穀穀口一連布下七個營寨,準備利用營壘分段阻擊,消耗劉軍的兵力。

現在打了數日之後,魏延已經攻破了于禁的兩座營寨,一副要連破七營的架勢,把魏軍震懾得也不輕。

「魏將軍,我們現在是不是要緩一下?咱這麼打下去,我怕我軍堅持不住!萬一被曹軍窺破了虛實那就麻煩了,到時候恐怕會被曹軍給銜尾追殺!」只是在聽到傳令兵傳達的消息后,魏延的副將陳式頗為擔憂得向魏延進言道。

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的難處,一萬人想要裝出三萬人的架勢,這兵力的出戰頻率自然要高上不少,現在魏延手下的一萬將士所經歷的戰鬥烈度是相當高的,已經成了強弩之末,再打下去就要露餡了,弄不好還會被以逸待勞的于禁軍反殺一波。

「無妨!這一戰的關鍵在涼州的主公身上,我們這一萬偏師即便是打光了,只要能夠限制住對面于禁的三萬人,這也是值得的!更何況,戰況真要不利,我們想走也比較容易!斜穀道這邊地形比較複雜,有些地方更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還有一段通道是棧道,到時候我自己親自斷後,實在不行到時候一把火燒掉一段棧道,我看曹軍如何追擊!」不過對陳式的擔憂,魏延卻並不怎麼放在心上,對於撤退方案他早已經有了腹稿。

聽了魏延的話之後,陳式找不到什麼反駁的意見,只好心悅誠服得向魏延道:「將軍說的對!」

「不過現在我們還是緩一下吧!傳我將令,停止今天的軍事行動,全軍休整!把打下的兩座營壘給守好了!」但仔細想了一下,魏延覺得這兩天手下將士們還是太過辛苦,準備利用打下的兩座營壘先緩一下。

陳式點了一下頭,正準備出去下達魏延的將令,卻是有哨騎跑進了魏延的營帳。

雖然魏延的大軍被于禁給堵在了箕谷之中,但為了更全面的了解敵情,魏延還是派出了大量的斥候翻山越嶺,跑到了箕谷外面去了解關中的敵情。

每一軍的斥候都是一軍之中的風雲人物,騎術要精湛,武藝要高強,腦袋還要機靈,要不然根本承擔不了斥候的任務,不是死在與敵人的纏鬥之中,便是調查不出什麼樣有用的軍情來。

所以這些斥候在主將這裡基本上都是掛上名的,所以魏延一眼便認出這人是被自己派到關中腹地去調查敵情的。看著他這一臉慌張的模樣,明顯是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敵情。

「快說,有什麼軍情!」

「之前因為擔心長安方向會向箕谷或是涼州派出援軍,我一直隱匿在長安附近的官道附近,結果從潼關方向,跑過來一支一萬多的騎兵,現在徑直朝著隆山道進發!」

曹軍從關中反擊隴右的劉軍,有兩條穀道可以選擇,一是隴山道,二是陳倉渭水道,其餘只能翻山越嶺了,速度慢,也難以後勤供應。這明顯是朝著涼州的劉耷軍去的,一旦這支軍隊投入到戰場,絕對會改變戰場的局勢。

「你再辛苦一下,多找幾個人,分幾路馬上把這個消息傳到主公那裡去!」在向斥候下達了命令之後,魏延又扭頭對陳式說道:「休整的事情暫時還是算了吧!再繼續朝著曹營猛攻,要是于禁是個膽小鬼,被我們的攻勢給嚇住了,說不準能把這波援軍給吸引到我們這裡來!」

聽了魏延的話之後,沒有聽說過昭和參謀的陳式,一瞬間自家主將的腦子似乎有點兒問題,魏延的這個想法有點兒太一廂情願了,你怎麼不想著長安的守將聽說你魏文長在箕谷,直接棄城跑路呢?

不過陳式最終張了張嘴,卻沒有把這話說出來,自家主將腦子的確有點兒軸,還是不要鬧些不愉快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5章 箕谷

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