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歸心

第448章 歸心

現在的雍涼,已經成了劉耷和曹操兩人爭奪天下的戰場,不免讓身在夾縫之中的涼州群雄們,有了待價而沽的想法。

原先馬超在的時候,趙昂可沒有這種想法,因為他早已經認定馬超是成不了氣候的。但現在和曹操爭奪涼州的是劉耷,後者的名聲實在是太好了。

別的不說,仗還沒打,劉耷卻把自己手中的人質全部釋放,一下子便贏得了像趙昂這樣涼州豪傑的心,這才是天下英雄該有的胸襟和氣度。

再看看那個背父棄弟的馬超,一度靠著血腥的屠殺統治涼州,但涼州很多百姓都不服他,甚至有人喚他做「韓超」,就是噁心他在起兵反曹時認韓遂為父的經歷。

為了統治涼州,韓超苦心孤詣得殺人立威,又收攏大量人質威脅涼州群雄,明顯是對自己的統治沒有信心。

「我趙昂生在漢室,長在漢室,但看看曹丞相今日所做的事情,恐怕過幾年便沒有大漢只有大魏了!原先的時候是沒得選,但現在有左將軍這樣的帝室之胄,未嘗不能匡扶漢室!」

漢室屹立在中華大地已經有四百年的時間,中間更是經歷過光武皇帝奇迹般的中興,讓普天萬民都對漢室有一種特殊的情懷,畢竟他成了一個偉大民族的稱號。

大漢的影響力實在太大了,以至於匈奴人劉淵、沙陀人劉知遠,建立的割據王朝,都往大漢的名字上面靠。

對於現在這個年代的人,大漢更是刻入了他們的骨髓之中。當曹丕代漢受禪之際,曹丕的哥們陳群,竟然在臉上露出難過的模樣。考慮到丕哥那極度狹小的心眼,陳群在這麼一個大喜的日子裡露出這種表情,心裏面肯定還是有漢室的。

連陳群這種新朝顯貴都心懷漢室,趙昂這種剛加入到曹操集團中的邊緣人物懷念漢室也不是不可能的。只要看看諸葛村夫第一次北伐之時,隴西三郡(天水郡,南安郡,安定郡)立刻響應,便知道漢室在涼州人中還是有很大分量的。

「第三便是曹丞相雖然三分天下有其二,但他地盤大敵人也多,朝廷之中有著不少反對者,江東的孫仲謀也不是等閑之輩,更不用說左將軍這樣的當時英雄。具體到涼州,這次孫先生說左將軍揮師十萬進行北伐,根據我的情報,左將軍的確能夠拉出十萬大軍來。那麼在涼州這片區域上,左將軍的軍力便凌駕了曹軍,再加上馬孟起、韓文約等敵對勢力,這次逐鹿雍涼,反倒是左將軍佔據了優勢!」

曹操雖然強大,但並不是不可戰勝的。實際上在歷史上,襄樊之戰真得有那麼一絲重創曹操的機會。

當時曹操在軍事上最為倚重的夏侯淵戰死,曹仁被包圍在樊城危在旦夕。隨著于禁的七軍被全殲,之前南征北戰多有消耗的曹軍,兵力更是到了一個捉襟見肘的窘境。

為了對付關羽,徐晃只能帶著新兵前去迎敵,而守衛曹軍東線的張遼則是離開合肥馳援襄樊。

曹軍兵力充裕,是絕對不會讓徐晃帶著新兵去的,更不會讓張遼帶著手下離開合肥。

如果孫十萬不是背刺盟友,而是進攻合肥,西線的劉耷休整過來進攻西線,在曹老闆沒有幾天陽壽的情況之下,真得很有機會把曹魏給推到黃河以北。

只可惜孫十萬是不會為劉耷火中取栗,為了讓自己的割據政權存活更久,孫十萬在這個唯一可以改變天下大勢的十字路口選擇了對自己最有利的一個選擇,掐滅了蜀漢政權唯一能夠一統天下的火花。

現在劉耷比歷史上漢中一戰時更加強大,在雍涼戰場上,甚至力量超過了曹軍,也讓趙昂更加搖擺起來。

「最後,左將軍把月兒給放了回來,活子之恩,我趙昂無以為報!我永遠忘不了四年前,當西城之亂時見到你時的模樣!」說著,趙昂竟然哭了起來,而王異兩眼也是通紅。

就在四年前,當時趙昂出任羌道令,王異與子女留在天水郡西城。接過同郡人梁雙反叛,率兵攻破西城,並殺害了王異的兩名兒子。王異見二子被殺,又不欲被梁雙所侵犯,所以打算自殺,但當她看著六歲的女兒趙英,便放棄了自殺的念頭,

為了避免被侵犯,王異披上一件曾浸在糞水的麻衣,吃很少東西令自己看上去又瘦又弱,前後持續了一年的時間。

後來梁雙與州郡官員和解,趙昂派人來接王異母女,將至趙昂的官舍之時,王異不再前進,並向女兒表示自己遇難不能死節,全因顧念幼女,如今女兒將回到父親身邊,她就決定離開女兒尋死,說罷便服毒自殺。

這個年代的制毒水平很差,到了唐朝也沒有先進多少,有被賜死之後喝了毒藥一點兒事都沒有而被皇帝赦免的,也有喝了毒藥之後痛得滿地打滾卻死不掉只好補刀的。王異服的毒藥毒性不夠,又被人灌了解毒的葯湯,最終還是活了下來。

但經過這一系列的事情,本來在天水都很出名的大美人王異,已經被摧殘得老了幾歲。當再次見到妻子之時,趙昂都差點兒認不出她來。

「我好憎恨我自己,沒能保護好自己的妻兒,讓他們遭受如此的磨難。結果到了現在,竟然還要你和月兒經歷一場生死離別。我實在不想讓你再經歷一場喪子之痛,左將軍是我們趙家的恩人,是我趙昂的恩人。為了報道左將軍的恩德,所以我想要反正,助左將軍匡扶漢室!」

聽丈夫說完這些陳年往事之後,勾起那些傷心事的王異也已經是淚流滿面。說到最後,趙昂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妻子,撫摸著妻子的後背,想要撫平那些無法癒合的傷痛一般。

在抽泣了一陣之後,王異這才離開趙昂的懷抱,對著丈夫堅定得:「我對一些大事都有著自己的見解,而你也願意相信我,並按照我的想法來做!這次,於情於理,我都無法反對你的決定!我願意追隨夫君襄助左將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8章 歸心

8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