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最後的漢臣

第444章 最後的漢臣

「當!當!當!」

隨著一陣輕微的敲門聲,許都一處私宅的後門被人推開,從後門中探出一個腦袋,和來人一併四處看了一下,然後兩人一起走進了這棟私宅之中。

在私宅的院子之中走了一會兒后,來人終於被引到一處房間之中,推門進去,發現這裡面已經聚集了不少人物,有當朝的侍中金禕、少府耿紀、太醫令吉本等人。

如果要是在幾十年前,這小屋子的人,如果形成一股政治勢力,那在朝堂之上絕對是非常強大的。

只可惜,隨著漢室傾頹,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真正管事的人成了丞相府的曹操手下,大漢的三公九卿,已經成了和漢天子一眼的吉祥物,根本沒有多少實權。

而在這種情況下,漢室最後的忠臣們團結起來,準備為大漢王朝貢獻出自己最後的一點兒力量。

「韋司直,您來了!」而在見到來人之後,為首的金禕站起來笑道。

不過新到來的司直韋晃卻是冷冷得看了一眼屋中的眾人,許久以後才開腔道:「金德禕,就你現在拉攏起來的這點兒人頭,能做成什麼?」

隨著韋晃這陰陽怪氣的一聲,屋子裡的人臉色都稍微有些難看,隨著漢末天下大亂,漢臣的力量是一直在衰退。

首先是李郭之亂,有城門校尉崔烈、太常種拂、太僕魯旭、大鴻臚周奐、越騎校尉王頎等人為了抵抗李郭亂軍而殉國。

後來獻帝東歸,一路上與李郭的追兵激戰,又有光祿勛鄧淵、衛尉士孫瑞、廷尉宣璠、大長秋苗祀、步兵校尉魏桀、侍中朱展等人殉國。

等到了許都之後,曹老闆首先便殺了羽林郎侯折、尚書馮碩、侍中台崇(這幾個人的事迹不詳,能跟著劉協從長安到許都,和曹老闆不對付,多半是傾向漢室)。

再後來,曹老闆又借著衣帶詔案,把車騎將軍董承、長水校尉種輯、昭信將軍吳子蘭、議郎吳碩、越騎校尉王子服等人誅殺,甚至連懷有身孕的董貴人都沒有放過。

就在前年(公元214年),獻帝之妻伏皇后寫給其父伏完的密信泄露,曹操廢殺伏后及兩個皇子,伏家宗族百餘人被殺。

經過這麼多次的血腥屠殺之後,漢室的力量已經非常衰微,現在金禕聚集起來的已經是許都之中漢室最後的忠臣。這麼點兒力量,比起許都之中的曹操手下,還真是不夠看的。

「你們這些人我很多都信不過!尤其是你金德禕,一向與王必交好,如何能夠確定你不是曹操派出來的誘餌呢?」只是面對著金禕這麼一群人,韋晃還是有些懷疑。

金禕作為一個大漢的忠臣,的確是下了不少功夫,和曹魏集團留守許都的曹操長史王必交往深厚。

以至於歷史上金禕發動叛亂后打傷了王必,王必一時間不知道誰是反賊,跑到了金禕家裡想要尋求庇護。結果黑燈瞎火,金禕的家人不知道是王必,還因為是金禕的手下,反而詢問王必是否幹掉了王必。大驚失色的王必趕緊向其他地方逃跑,等到了白天之後,王必這才收攏各路人馬,一舉平定了金禕之亂。

現在金禕和王必依舊走得非常近,以至於韋晃都不怎麼信任金禕,這次的聚會,其實是韋晃猶豫了好久之後才來的。

在曹老闆的白色恐怖之下,許都的漢臣們玩起誰是卧底的遊戲來也提心弔膽,不過韋晃最終還是過來了。

幾年前曹操悍然稱公,最近董昭等人更是進一步拾掇曹操做魏王,公然踐踏大漢的政治底線。當了魏王,恐怕沒有幾天就要做魏帝。心憂漢室江山的韋晃迫切想要尋找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和他一起匡扶漢室。

「這個司直莫要擔心,在座的幾位都是忠心耿耿的大漢忠臣!這一點兒,我,還有左將軍都能夠作保!」看著韋晃一臉的警惕,金禕也是繼續勸說道。

歷史上的金禕之亂,是在兩年之後發生的,畢竟想要聚合一批志同道合的漢室忠臣也很難。但本位面,金禕成了劉耷的間諜,再加上簡傑的遙控指揮,金禕很快便和耿紀等一大批的漢室忠臣聯絡上來,讓這個小團隊提前兩年便擁有了一定的戰鬥力。

「哼!什麼左將軍!劉玄德一個織席販履之輩,乃天下最舞信義之人!當年參加衣帶詔的諸君,只有他提前逃走了!」說起劉耷來,韋晃卻是一臉的不屑。

「當年左將軍是被曹操安排去攻打袁術這個逆賊,非是自己逃走的!再說,左將軍又沒有出賣天子和諸位忠臣,到了徐州之後更是舉起反對曹操的大旗,此後輾轉多地,一直與曹操不死不休,甚至成了反曹的旗幟,如何能說左將軍沒有信義呢?」看著韋晃在那裡噴劉耷,太醫令吉本有些看不過去了。

簡雍雖然只是一個小蝦米,但作為劉耷的心腹,卻經歷過衣帶詔的整個過程,這也讓簡傑知道一些這事的內幕。

當時曹操非常器重劉耷,甚至想要把劉耷培養成自己的金牌打手。而漂泊了半生依舊一事無成的劉耷,多少有些厭倦了那種四海為家的日子,有點兒想在許都養老的念頭。

只是突如其來的衣帶詔,卻是打破了劉耷追求安逸的想法。只要這個衣帶詔爆發,劉耷救別想有活路。再看看董承那邊小貓三兩隻,覺得一點兒勝算都沒有的劉耷,果斷尋求退路。

好在這個時候的袁術卻是給劉耷遞過來了梯子,想要投奔自己愚蠢的哥哥袁紹。當時聽到這個消息的劉耷,都有一種想要叫袁術爸爸的衝動,趁著這個機會終於逃脫了許都,開啟了自己傳奇般的後半生。

「劉玄德的一個遠枝宗室,如何能夠代表我大漢,我韋晃只忠於當今天子一人!至於這個左將軍什麼的,他要是僭越帝位,我韋晃第一個不答應!」

有時候異端比異教徒更可惡,作為劉協的忠臣,韋晃壓根不打算承認劉耷,直接便在眾人之前放了狠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4章 最後的漢臣

8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