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送臉上門2 (試水推加更歡迎投票收藏)

第44章 送臉上門2 (試水推加更歡迎投票收藏)

「我家主公英明神武,虎踞江東,坐斷東南!你的回答只不過是在這裡賣弄小聰明罷了!普通人『見解』也不過如此,如何能夠知曉我家主公的厲害!」

看著簡傑損了一下自己主公,諸葛恪也是馬上站出來怒斥簡傑,一副你的良心不會痛的模樣,捎帶著還把「簡傑」的名字也放進去,暗損了一句。

諸葛恪之所以能夠得到渣權的器重,一方面是因為他夠聰明,另外一方面他非常擅長拍渣權的馬屁。

譬如說渣權問諸葛恪,他爹和諸葛村夫誰更優秀,諸葛恪睜著大眼睛說道,當然是自己老爸更強一些,因為自己老爸輔佐的主公要比諸葛村夫的主公強,單憑這一點兒自己老爸便比自己叔叔強。

還有那麼一次,渣權面對著蜀漢使節時,讓使節回去找諸葛村夫給諸葛恪一匹好馬,諸葛恪也是馬上感謝渣權,並說這蜀國就是渣權在外面的馬廄,渣權讓他們送一匹好馬,他們定然會送來一匹好馬的。

現在自家主公被簡傑嘲笑了,小馬屁精諸葛恪能不急嘛,馬上便從座位上站起來怒斥簡傑。

隨著諸葛恪站了出來,尤其是在暗損了簡傑一句之後,渣權幕府的這些手下們也是一下子便來了精神,這對神童之間的爭鬥終於開始了。

尤其是張溫,眼睛更是瞪得大大的,彷彿是自己和簡傑對位一樣,隨著剛才簡傑表現出快速的反應之後,張溫覺得諸葛恪很有可能會用出自己的題目來詰難簡傑。

姓簡(減)的,和姓吳(無)、姓梅(沒)的其實都不太好起名字,也就是簡雍不怎麼在乎,隨手便給簡傑起了這麼一個名字,他是真沒考慮到諧音的問題。

「聰明的人能夠從細微的角度便能發現天下大勢,『可』是淺薄之人,卻只能視而不見!」簡傑馬上也是懟了諸葛恪一句。

被簡傑回了一句,諸葛恪也不再廢話,徑直向簡傑挑明道:「那諸葛恪就要請教一下簡傑兄,看看究竟什麼樣的人才是聰明人,什麼樣的人是淺薄之人!」

「請指教!」到了這個時候簡傑自然也是毫不退縮,馬上便站到大廳之中,輸人不輸陣,即便是被諸葛恪給刁難住,也不能慫,反正諸葛恪早晚也要被自己給難住。

「天有頭嗎?」諸葛恪也是向簡傑發問道。

當聽了諸葛恪的問題之後,簡傑呆了片刻,本來都已經做好了答不出問題來唾面自乾的準備,卻是沒想到從諸葛恪口中聽到這麼一個問題。

這不是歷史上吳國使節張溫出使蜀漢時,詰難蜀漢左中郎將秦宓的問題嗎?當時秦宓可是把張溫的一系列刁鑽的問題全都給答出來了,邏輯上面說的過去,堪稱絕對。

以至於秦宓的傳記裡面,有很大的篇幅都是在記載這件事情。到了唐代,李翰編著的兒童識字課本《蒙求》,更是把「黃琬對日,秦宓論天。孟軻養素,揚雄草玄」相提並論。

也不知道怎麼的,可能因為簡傑的刺激,孫吳君臣的某些想法都提前了,張溫竟然假借諸葛恪之口,向簡傑提出了這麼一個問題。

「有頭!」簡傑馬上便斬釘截鐵得回答道。

活該簡傑出名,這一系列答案他都是知道的,至於秦宓,則是失去了自己走向人生巔峰的機會。

不過簡傑對秦宓卻是沒有半分的愧疚之情,他們老簡家和秦宓也是有仇的。簡雍曾經進入成都說降劉璋,可能是因為立了大功,再加上本人性格粗疏,有點兒翹尾巴的簡雍也是被秦宓給噴了一頓。

「頭在何方?」

「在西方!《詩》雲『乃眷西顧。』以此推之,頭在西方。」

「天有耳朵嗎?」

「有!《詩》云:『鶴鳴九皋,聲聞於天。』沒有耳朵如何能聽呢?」

「天有腳嗎?」

「有!《詩》云:『天步艱難。』沒有腳如何走路呢?」

「天有姓嗎?」

「有!天子姓劉,天當然也姓劉!」

隨著諸葛恪的步步逼問,簡傑也是不假思索得回答道,甚至還有餘暇在大廳之中學著諸葛村夫昨日舌戰群儒的走位走了一番,一派名士風範,就是抽了點兒。

而在座的江東名士,卻是集體目瞪口呆,諸葛恪這個問題,本來是壓根沒法回答的,因為天這東西,實在太過虛無縹緲,可是簡傑這邊卻是引經據典,對答如流,甚至都沒有任何的思索。這份才情,在座諸人之中可是沒有幾個人能有這個水平。

聽完簡傑的回答,諸葛恪也是一時無語,他之所以用張溫的這個問題來問簡傑,就是因為他答不上張溫的問題,甚至覺得大部分人,哪怕是廳堂之上的飽學之士,也沒有幾個能夠回答出這個問題來。卻沒想到簡傑竟然如此輕鬆,這份才學,真得是遠超諸葛恪,他不承認不行。

至於台下的張溫,則是面部略微有些抖動,一臉的不可思議。僅僅是聽簡傑這連珠炮似的回答,張溫只會以為諸葛恪之前和簡傑交流過,用來給簡傑造勢。

但偏偏這題目是張溫自己出的,而且因為關心諸葛恪,此後張溫眼睛就沒有離開過諸葛恪,簡傑是不可能知道題目提前準備的。

看著簡傑這麼一個十歲的孩子,竟然這麼有學問,一下子便回答出自己的問題來,張溫也是突然間有了一股知音的感覺,越發好奇起簡傑,還有他背後的諸葛村夫和劉耷,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物來。

而諸葛村夫則是雲淡風輕得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其實諸葛村夫也沒有想到簡傑竟然能夠如此輕鬆得回答出諸葛恪的問題來,因為他自己一時間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諸葛村夫給簡傑的表現可是默默打了一個一百分,不過即便如此,諸葛村夫也沒有露出任何驚訝的表情,這樣子才能顯出自己的高深莫測來。

大冷的天又扇了幾下扇子之後,諸葛村夫瞥到了坐在對面的兄長,兩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目錄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章 送臉上門2 (試水推加更歡迎投票收藏)

3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