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荊州還是合肥?

第442章 荊州還是合肥?

「劉玄德早已經返回了成都,現在恐怕已經到了漢中,開始揮師北伐進攻雍涼了!我們該如何是好?」湘水邊上江東大營之中,江東之主孫權,召開了一場緊急會議。

因為之前雙方撕破了臉皮,造成孫劉兩家之間的劍拔弩張,一度大打出手。後來隨著劉耷主力進入荊州,雙方變得剋制起來。

孫權軍因為步兵的劣勢不敢主動進攻劉耷,而劉耷因為水軍的劣勢無法渡過湘江進攻孫權。

在這種情況下,呂蒙為首的鷹派實力下降,以魯肅為首的鴿派又冒起頭來,開始斡旋起雙方的關係。畢竟雙方再打下去,獲得便宜的只有北方的曹操。

談判一開始,劉耷方便提出了非常嚴苛的條件,歸還桂林、長沙二郡,誅殺主戰派的呂蒙,支付戰爭賠款。

這些事情孫權是萬萬不能同意的,雙方便在那裡扯皮起來。劉耷方的伊籍和馬良,孫權方的諸葛瑾和張溫,多次往來湘江兩岸。

經過一個多月的多次談判之後,最終達成了議和的決議。劉耷方承認孫權對桂陽和長沙二郡的統治,孫權歸還劉耷在二郡手下們的家屬,並准許仍在進行抵抗的袁龍等部前往武陵。但孫權方需要在三個月之內對曹魏的東線發動一場五萬人規模以上的攻擊。

而就在今日,孫權按照約定準備在湘水之上與劉耷見上一面時,卻發現過來與自己見面的僅僅是劉耷治下的荊州刺史龐統。

在會盟之時,龐統也向孫權告罪,這番自己代替劉耷過來與渣權會盟,不是輕視渣權,而是自家主公已經返回了漢中,準備對曹操的雍涼地區進行攻擊。

到了這個時候,孫權這才如夢方醒,意識到自己被劉耷給耍了。

其實江東對荊州的滲透工作進行得非常到位,只可惜,前段時間呂蒙奪取荊州的行動中,之前埋下的暗子全部暴露,甚至於潘濬這樣劉耷軍的中高層都暴露了身份,一時間對荊州的情報獲取能力大為下降。

再加上雙方的敵對,主要的通道都被封鎖,結果等劉耷軍主力已經走了快一個月了,孫權這邊依舊沒有確切的情報,最多是有人判斷出劉耷有部分軍隊返回了益州。

在談判有條不紊,做出兩家不會大戰的判斷之後,孫權的部分軍隊也返回了江東,所以孫權也沒有太把這個情報放在心上。誰能想到劉耷竟然玩了一出空城計,直接把自己的主力部隊從荊州全都調走了呢。

面對著防衛空虛的荊州,儘管已經簽訂了新的和平條約,孫權又有些按捺不住想要捅劉耷。畢竟孫權對自己的能力還是非常清醒的,一統天下沒他的份,但是割據一方還是很有機會的,奪取荊州正是延長割據壽命的最好操作。

「主公,我們最主要的敵人是曹魏,此時更應該集中力量對付曹魏!更何況現在荊州兵力雖然空虛,但是卻收縮起來,我們很難拿下荊州的幾處堅城!」看著渣權又想背刺,魯肅差點兒都要哭出聲來,趕緊向孫權勸解道。

「子明!你有信心拿下荊州四郡嗎?」不過孫權扭頭問向了那邊的呂蒙。

這次呂蒙對荊州的背刺失敗,一度引起了一連串的喊殺聲,不只是劉耷那邊想要殺呂蒙,江東內部很多人也是覺得呂蒙喪師辱國,必須得處理一番。

喪師是實打實的,整個行動中損失了兩萬左右的兵馬(雖然其中有些魚腩部隊),損失了甘寧、朱然、董襲等大將。辱國則是因為背刺盟友非常丟人,打贏了還好說,打輸了還損失了大量兵力,那就不行了。

在敵我雙方的壓力下,呂蒙即便是不死,恐怕也得扒層皮。但孫權一力把呂蒙給保了下來,只是罰了呂蒙一些俸祿,甚至連他右都督的職位都沒有動,甚至於孫權對呂蒙的信任又上了一個新的台階。

「我們之前敢於對關羽動手,不是我們的軍隊比關羽能打,而是江陵和公安的守將靠不住,讓我有信心能夠奪取這兩座要塞,從而困死關羽。只可惜現在,劉備所任命的荊南太守,全都是心志堅定的鐵杆,能力更是不俗!像是江陵太守霍峻霍仲邈,曾經以數百人抵擋劉季玉的一萬大軍。有這樣的守將,哪怕手底下只有五千人,我們數萬大軍圍困江陵一年,恐怕也拿不下江陵城!只會重演當年公瑾都督在江陵城下的那一幕!更何況,劉備所留下的襄陽太守鄧艾鄧士載,此人雖然年輕,但更不是一個易於之輩!」

「這個鄧士載有這麼厲害嗎?」當聽到呂蒙對鄧艾如此高的評價之後,孫權也是忍不住問道。

「之前奪走公安,在武陵大敗子敬都督的劉軍主將雖然是簡傑,但簡傑只是打呆仗拖住子敬都督,用同等兵力全殲謝旌部,重創全琮部的卻是這個鄧士載!硬仗巧仗都能打,雖然年輕,但是表現出來的天賦,完全不輸於很多老將!這次劉玄德任命鄧士載為襄陽太守,獨領一軍,萬不可小覷!另外劉玄德還在江州設立了江州都督,由李嚴李正方擔任都督一職,如果荊州有事,江州恐怕也會派援軍過來!」

儘管現在比起關羽時代,荊州軍的兵力少了許多,整個荊州可能只有兩萬多守軍,但反倒是讓呂蒙不敢貿然出擊了,畢竟這兩萬人基本上都縮在各處要塞,就是防備著吳軍突襲的,不像是關羽把主力全都拉去揍曹仁去了。

現在吳軍去打荊州,他們又沒有黑火藥這種利器,僅僅是江陵和公安兩座要塞,沒有一年時間便啃不下來。

見孫權聽了呂蒙的話之後沉默不語,魯肅也是趁機建言道:「劉玄德這次出兵可能將近十萬,定可以使天下震動。雍涼地勢如此重要,曹操必然將會出全力前去迎擊,正是讓他們打個兩敗俱傷的大好時機。我們這個時候就不要再在荊州糾纏,而是應該出兵合肥,這真得是一個難得的大好機會!說到底還是還是曹操太強,即便是劉玄德能夠在雍涼打敗曹孟德,依舊改變不了現在曹孟德最為強大的局面!」

「子明!那你說劉玄德和曹孟德誰能贏呢?」

見自家主公把問題問向了自己,呂蒙斟酌了片刻,最終說道:「這一戰,主要還是看曹操中軍到達涼州的時間,如果能夠在夏侯淵兵團沒有被劉玄德打垮之前到達,那就是曹軍必勝!但是如果曹軍的行動晚了一些,讓劉玄德打贏夏侯淵,那麼局勢便要撲朔迷離許多,但應該還是曹操稍佔上風!只是這戰場是瞬息萬變的,有時候指揮官一個微不足道的失誤,便可能造成戰局的整個崩潰。如果實力強大便一定能勝,也就不會有官渡和赤壁之勝了!」

在思索了片刻之後,孫權終於做出了決定:「我本來還在考慮,是不是把劉玄德北伐雍涼的消息透露給曹孟德,但想來還是算了吧!終究是劉玄德的實力相對差一些,他要是在雍涼輸得太慘,恐怕整個益州便都是曹孟德的了!這樣吧,子明,你帶三萬人繼續守在湘水這邊,根據天下大勢伺機而動,我率領五萬大軍,詐稱十萬,到合肥那邊去看看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2章 荊州還是合肥?

8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