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軍師托我跟您帶個話!

第438章 軍師托我跟您帶個話!

看著出現在法正家裡的張松和孟達,簡傑莫名想起了陳佩斯經典小品《主角與配角》中的兩句台詞——「是你把八路引到這兒來的?」「這回,這回我又叛變了?」

好不容易忍不住自己想笑的衝動,簡傑卻是有些開不了口,有些事只有法正一個人關上門私底下說就是的,但現在多了張松和孟達兩個人,有些話說出來就可能會變味。

不過就在簡傑在那裡斟酌話語的時候,那邊孟達卻是主動替法正向簡傑招呼道:「我們三人正在這裡暢飲,縱論天下大勢,現在有伯起這麼一個青年才俊,定當能夠說出一些不同凡響的道理。走一起,喝上幾杯!」

本來簡傑就想傳個話就走,一時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的他便這樣跟著法正三人走了進去。當到了法正這邊喝酒的地方后,馬上又有僕役過來給簡傑也上了一張小桌和餐具,緊接著把酒菜全都端了上來。

正當僕役給簡傑添上酒,又要去給法正等人添酒的時候,簡傑卻是一把奪過來了酒壺,主動說道:「雖然我是客人,但諸公都年長於我,更是主公入主益州的大功臣,還是讓我來未諸公添酒吧!」

簡傑不敢確定自己會不會得罪法正,於是便把姿態擺得低一些,更想借著這個機會把添酒的僕役給變相趕走。有些事情,只有自己一個時沒什麼,人多了反而有些下不了台。

「伯起客氣了!我自己來就行!」張松和法正之前都享受過小嘍啰簡傑倒酒的禮遇,倒是孟達還是第一次被簡傑倒酒,當輪到他時,還站起來勸阻了一下簡傑。

隨著簡傑倒好了酒,法正主動說起來:「都說無事不登三寶殿,伯起,這次找我有什麼事?」

沒想到法正直接來了一個開門見山,本來還想著和法正喝上一段時間,把氣氛烘托起來了之後再說的簡傑只能把牙一咬,開口道:「是這樣的,近日孝直先生擔任蜀郡太守之後,曾經捉拿了一些之前對先生多有詆毀之人,甚至還鬧出了人命……」

「是孔明讓你來找我的嗎?」簡傑的話還沒有說完,法正卻是皺著眉頭冷冷朝簡傑問了一句。

簡傑也是見過不少當世大人物的,什麼孫仲謀,馬孟起什麼的,和他們談笑風生,按理說法正的地位比他們差遠了,簡傑應該不虛他才對,可法正這個簡單的反應,便讓簡傑有點兒說不出話來。

就在法正說這話的時候,整個房間里的空氣就像是凝固了一般,只有孟達攥住自己的袖子放在了自己小腹前。

孟達和簡傑隔得不近,這都能讓簡傑察覺到了他這個小動作,只能說屋子裡只有他動了這麼一下。

「這話是也不是!之所以是,那是因為的確是軍師安排我過來的!要說不是,那是因為有人拿這件事告到了軍師那裡,不過軍師卻說了,法孝直勞苦功高,像是輔翼一樣輔佐主公展翅翱翔,現在因為這點兒小事就去責備他,恐怕也不會讓主公舒心的!」

「哈哈!」當聽了簡傑的話之後,法正之前皺著的眉頭終於舒展開來,卻是笑著又向簡傑問道:「伯起這麼聰明,難倒看不出來孔明就是在警告我嗎?」

「我就是一個傳話的,有些事情我可管不了!」等把自己的話傳完之後,簡傑突然間對孟達來了興趣。

自從簡傑來到法正家中之後,就數孟達對簡傑最熱情,如果不是知道這傢伙歷史上的劣跡,簡傑準會對他大生好感。

畢竟孟達這人乾的那些事,實在讓簡傑很難信任他。如果不是孟達的第一任老闆、第二任老闆和第四任老闆都姓劉的話,他恐怕能弄個五姓家奴的榮譽稱號,這可真是敢笑呂布太忠義。

上一世簡傑玩過一個叫做三國殺的遊戲,上面會出一些某個武將分屬不同勢力時的武將卡牌,譬如說蜀關羽魏關羽,蜀孫尚香吳孫尚香。

照孟達變換門庭的勢力,可以出群孟達、蜀孟達和魏孟達,如果不是孟達的地盤上庸離東吳有些距離,沒準還能弄出來一個吳孟達來。

等看了孟達剛才的那個細小反應之後,簡傑突然間有些明白,孟達會三番四次的背叛。

依稀記得上一世上網的時候,簡傑看到過一種說法,說是人在缺乏安全感的時候,會不由自主的保護腹部這個人體最薄弱的部位。剛才孟達做的那個動作,可以看做是在保護腹部,也就是說這個人非常缺乏安全感。

其實看看孟達的身世,多少能夠理解他會有這麼一個心理問題,因為孟達這人,就是這個時代的「閹黨」餘孽。

孟達的父親孟佗孟伯郎,因為仕途不盡人意,於是傾盡家財賄賂中常侍張讓的奴僕,以至於把整個家業都給敗光。

孟佗如此巴結張讓的家奴,讓這些家奴都有些過意不去,問孟佗究竟想要什麼。而孟佗所要的也很簡單,就是讓張讓的家奴對自己當眾行禮。張讓的家奴們眾不好推辭,便一同答應了他。

過了幾日,孟佗到了張讓家。當時張讓正是炙手可熱的時候,門口停了上千輛正在排隊等候張讓接見的馬車,孟佗只能在後面排隊。而早已經和孟佗說好的張讓家奴,馬上便出來對張讓行禮,然後把孟佗的馬車抬進了張讓府。

僅僅是這麼一個舉動,馬上便把那些排隊想見張讓的達官顯貴們震驚了,以為孟佗是張讓的心腹,爭相賄賂孟佗。事後孟佗把收到的賄賂分了一半給張讓,被張讓任命為涼州刺史,從而走上了自己的人生巔峰。

至於這後面還有沒有其他的PY交易,簡傑不知道,但僅僅是這麼一件事,足以讓孟佗扣上「閹黨」的帽子,變得臭不可聞起來。

別看以張讓為首的十常侍那麼牛逼,但喊打喊殺的聲音從來沒有斷過,那可是整個士人集團的喊聲。一旦十常侍倒台,孟家自然要收到清算。

就像是之前涼州三明之一的段熲,為漢帝國立下汗馬功勞,最終依附於宦官王甫,這才兩度坐上了三公之一的太尉一職。等後來王甫倒台,段熲也只能無奈自殺。

比起段熲來,孟佗真得只是某按「坨」計量的物質,等十常侍倒台之後,孟佗還有他背後的孟家,能好得了嗎?

甚至於孟達本人,恐怕就沒少聽到某些人士人類似的話——「別看今天鬧得歡就怕將來拉清單。等將來十常侍倒台之後,一定要殺你們這些閹黨全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8章 軍師托我跟您帶個話!

8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