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出題(求收藏推薦)

第42章 出題(求收藏推薦)

「阿恪!你一定要給我們江東爭口氣!」

諸葛恪一個人被孫權手下的僕人引進了孫權的討虜將軍府,路上遇到的幾個孫權幕府的江東士人也是紛紛向諸葛恪打氣道。

就在昨天,諸葛村夫正是覲見了孫權,經過雙方「親切友好」的交流,諸葛村夫也是加強了孫權的抵抗決心,但是真正能夠堅定孫權抵抗決心的人物周瑜還沒有來到柴桑,孫權也是沒有下定最後的決心。

結果在這個猶豫期里,孫權聽說了昨天諸葛亮舌戰群儒,還有簡傑噁心張昭、陸績的事情。

張昭雖然德高望重,但是記性好、心眼小的孫權一直都不喜歡他,歷史上當了皇帝后,沒事便把當年張昭當帶投大哥的事情揪出來噁心他。

在決定孫吳首任丞相之時,張昭可以說是眾望所歸,但是孫權卻是任命了資歷和威望都比張昭低一截的孫邵,就是不肯給張昭。

再後來因為遼東之事,張昭稱病不出,孫權又是用土封住張昭的家門,又是下令用火燒張昭的家門。雖然最終和解,但孫權肯定是非常不痛快。

至於陸績,能把陸績攆到交州這麼一片蠻荒之地去等死,渣權要是喜歡陸績才怪了。

一個小屁孩居然懟了兩個自己不怎麼喜歡的人,於是渣權也是對簡傑來了興趣,召見簡傑一見。

然後渣權的這個命令,也是一下子引起了江東眾人的激烈反應,畢竟看著簡傑不爽的人實在不少。

不過正如諸葛村夫所說的那樣,簡傑就是一隻狗,江東眾人都是些飽學宿儒,實在不好意思上去懟簡傑,這個懟贏了沒什麼值得驕傲的,懟輸了可就丟人丟大了。

正是在這種形勢下,有人提出了一個辦法,就是派出江東知名神童諸葛恪和簡傑打一個擂台。

諸葛恪素有神童之名,本身年紀比簡傑還要小上一些,他要是和簡傑鬥上一斗,任誰也說不出什麼來,輸了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畢竟對小孩來說,幾歲的差距可比成年人大上很多。

對這麼一件事,東吳的當家人孫權沒有任何的異議,一直很喜歡諸葛恪的孫權,也想看看兩家神童的比試。

而另外一個當事人,也就是諸葛恪的監護人諸葛瑾,對這件事也是樂見其成,甚至有些感激自己的弟弟,他已經讀懂了弟弟的良苦用心。

之前諸葛瑾一直在和諸葛村夫通信,信中也是不無憂慮得提到對諸葛恪未來的擔心,覺得對自己這個兒子來說,太過順利恐怕對他的心性成長不利,讓他經受一點兒挫折才倒是有益於他的成長。

橫空出世的簡傑,便是諸葛村夫帶過來,幫助自己兄長教育兒子的工具人。

「阿恪!你過來一下!」就當向這幾個士人行禮告辭之後,諸葛恪繼續前行,卻是又遇到了孫權的東曹掾張溫,而後者也是走到一個僻靜之處,朝著諸葛恪打了一個手勢。

就在昨天的那場知名辯論中,張溫和功曹駱統,因為年紀不大,得先由著前輩們上人頭。結果這倆人還沒來得及下場和諸葛村夫撕逼,後者便被孫權給叫走了,自然沒機會被諸葛村夫摁在地上摩擦。

駱統倒是沒什麼,但張溫可是自詡辯才無雙的,要不然日後也不會和秦宓辯論上一番。結果卻沒有機會下場,也是把張溫憋得難受。

「不知張公有什麼事情指教?」見張溫把自己叫到這個僻靜之處,諸葛恪這麼聰明的一個小孩子,自然知道他有什麼事情想要對自己說。

「阿恪,這次與來自荊州的簡傑考校一下才學,不知道有沒有信心?」

「自然是有信心的!一定不會讓主公失望!」而諸葛恪也是非常有信心的回答道,他就是這般狂傲。這是從小看著同齡人們都像白痴,比自己年長的長輩好像也不是很聰明的樣子,積累下來的勇氣。

「阿恪有這般信心自然是極好的,只不過這個叫做簡傑的傢伙,卻也不好對付,昨日便把張子布說得啞口無言,羞愧欲死,回去之後便再也不敢說議和之事了!」看著諸葛恪的自信,張溫卻是忍不住說道。

簡傑挖黑歷史的效果很明顯,反正被他噴了一頓之後,大概也是想起孫策託孤的事情,張昭反正不再像之前那樣跳了,這一面投降派的旗幟,直接便被簡傑給廢了。

張昭就這樣不摻和這些事,也是讓主戰派聲勢大漲,而以江東士族為主的投降派們也是有些著急。

被張溫這麼一說,諸葛恪也是有點兒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雖然表面上不說,諸葛恪心裏面也是有些沒底,因為他的對手可是叔父諸葛村夫帶來的弟子。

「阿恪!這次的事情可是事關我們江東的門面,我自己也是想了一道題目,如果到時候你比不過那個簡傑,可以把這個題目給說出來,我保證你能夠把這個簡傑給詰難住!」看著小屁孩諸葛恪默不作聲,張溫也是忍不住說道。

事關孫吳臉面,又看著簡傑不爽,張溫的老家也是吳郡,他們張家和陸家都是吳四姓之一,雖然之間少不了攀比競爭,可是面對著外人時卻能同仇敵愾。

之前簡傑噁心陸績,同樣也是讓張溫覺得簡傑非常無力,忍不住想要教訓一番簡傑,但他又不能下場欺負小孩,於是便想著讓諸葛恪替自己出這口惡氣。

看著諸葛恪似乎還有些猶豫,張溫也是退了一步說道:「阿恪你自然是非常優秀,想來應該不成問題。不過留一手也是不錯的,萬一詰難不住此子,到時候拿出來也不遲。」

「那就有勞張公了!」

思索了片刻之後,諸葛恪也是向張溫道謝道。反正就是從張溫那裡聽一道題目罷了,用不用還是自己說了算。萬一真要是非常難,到時候說出來難住自己的對手便是。

張溫也是微微點頭,趕緊俯下身子趴在諸葛恪耳邊低語起來,把諸葛恪聽得也是忍不住連連點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2章 出題(求收藏推薦)

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