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人事

第406章 人事

「公淵!到了汶山之後,你好好保重!」江陵城外,劉耷的軍事中郎將龐統,對著自己的同事、前長沙太守廖立勸勉道。

而此時的廖立,則是一副苦瓜臉,愁眉不展。這也難怪,昨天見到劉耷的時候,劉耷還一直安慰他,並許諾不追究他逃離職守的責任,另有重任安排,但只一晚上這風向怎麼完全變了樣呢?

廖立因為不戰而逃放棄長沙的責任,被貶為庶民,流放汶山郡。聽到這個消息的廖立想要去見劉耷,結果連劉耷都沒有見到便被軟禁起來,馬上便被安排前往汶山流放地。

看著前來送行的龐統,廖立張了一下嘴,對龐統說道:「士元,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讓主公一夜改變了心思?」

「昨天晚上有人向主公諫言,說是主公太過仁慈,這次荊州六郡,只有郝子太一人堅守,其他太守或逃或降,如果主公不重罰你們,下次再出了事情,恐怕還會這個樣子。在宜都不戰而逃的樊文廣,這次也跟著吃了掛落,被發配到了巴郡!」

聽龐統說完這事之後,廖立頓時也勃然大怒:「我手底下沒兵,而且長沙可不如宜都重要,我能和樊文廣那傢伙相提並論嘛!還有那個郝子太,不是我看不起他,再來十次這種事情,他能投降九次,這次也不知道瞎貓碰到了死耗子,竟然堅持了下來!」

「好了!公淵!你也不要太過難過,主公其實還是很好看你的,這次處理你和樊文廣,也是不得已而為之,要不然如何服眾?下次吳人再進攻荊州,恐怕會有不少人有樣學樣了!你看看主公這次對荊州的人事調整,新上任的太守幾乎全都是這次荊州之戰的有功之臣。過段時間,主公便會找個機會赦免你,對你另外安排重任!」

劉耷控制的荊州本來有六郡,但是現在丟掉了長沙和桂陽,因為隔著湘水,想要奪回來非常困難,基本只剩下武陵、零陵、南郡和宜都四郡。

這段時間也是對這四郡的人事進行了安排,守衛零陵有功的郝普被提拔為左將軍掾,算是進入了劉耷的幕府之中,同時守衛零陵有功,協助鄧艾擊破全琮的北部都尉習珍被轉正為零陵太守。

守衛夷道城有功的宜都郡丞廖化成為宜都太守,關羽手下的都督趙累,因為協助簡傑抵禦魯肅軍,被提拔為了武陵太守。

這次劉耷處理了廖立和樊友兩個長腿太守,並沒有引起太大的異議,第一是這兩個人實在太過分,另外就是上去的這些人也都是荊州人,肉都爛在鍋里。

龐統一陣勸慰,廖立的臉色稍微好了一點兒,朝著龐統行了一個禮道:「士元,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我們後會有期!」

然後龐統便目送著廖立在幾名士兵的護送之下向著他的流放地汶山前行。等送走了廖立之後,龐統則是前往江陵城中的左將軍府,還有著許多的事情等著龐統處理。

當龐統來到左將軍府門口時,又見到了自己的一個老熟人,剛剛從益州趕過來的霍峻。

「見過軍師!」歷史上霍峻這個時候只有兩年的壽命,但因為簡傑推行了體檢制度,在華佗那裡進行過一段時間的治療,現在身體還很好,哪怕是經過了長期的旅途,依舊神采奕奕。在見到龐統之後,霍峻向自己這個荊北老鄉打了一個招呼。

「仲邈!這次可是我點的你的將,可不要讓我失望啊!」在見到霍峻之後,龐統也是向他打趣道。

「主公在信中都說他了,他準備任命我為南郡太守,要在軍師,應該稱呼您為龐荊州才對,還請方伯您多多關照!」

就在近日,劉耷向許都的漢天子上表,舉薦龐統為荊州刺史,所以霍峻便稱呼起龐統龐荊州來。

龐統雖然一直主張放棄荊州,全力攻取雍涼。在這次的摩擦,卻是讓龐統看到守住荊州的希望,至少短時間荊州應該沒問題。

這次的戰鬥,證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吳軍的陸戰能力實在薄弱,簡傑在武陵,關羽在枝江,都曾經以劣勢兵力打贏過吳軍,再加上吳軍那孱弱的攻城能力,僅僅是守住幾個據點的話,吳軍是半點兒機會都沒有的。

整個荊州之變,前前後後吳軍損失了能有兩萬五千多人(武陵城損失四千,謝旌部五千全軍覆沒,魯肅部損失六千人,呂蒙部在枝江以及追擊簡傑中損失了五千人,守衛江陵的朱然部五千盡沒)。

雖然這兩萬五千人中,有一些是戰鬥力不高的二線部隊,但呂蒙部和朱然部,卻是實打實的吳軍精銳。一下子損失了一萬人,足以讓吳軍肉疼。

更不用說這次的戰鬥還損失了朱然、甘寧和董襲三員大將,和無數的中層軍官,吳軍可以說是損失慘重。現在孫權想要奪取荊州,得先問問他的實力夠不夠,有沒有這個胃口。

既然荊州能夠有機會守下來,那為什麼不去守一守呢?畢竟劉耷集團現在的主力便是荊州人,劉耷實在不能輕易放棄掉荊州,能守自然要守一下的。

於是這次被劉耷表為荊州刺史的龐統,馬上便選了自己的江陵太守,便是之前在入蜀作戰中,靠著數百人擋下劉璋過萬大軍的霍峻。

有霍峻這樣的防守悍將坐鎮江陵,江東想要再搞小動作,只會碰個頭破血流,畢竟因為劉耷方技術保密的緣故,配重式投石機和火藥,還沒有進入大部分人的視線之中,這個年代堅城幾乎是無解的存在。

隨著龐統和霍峻一前一後走進了江陵的左將軍府,很快便來到了劉耷正在召開會議的地點,而在這裡已經聚集了很多人,但都是劉耷集團的核心人物。

在見到龐統和霍峻之後,劉耷微微點了一下頭:「疾風知勁草,這次的荊州事變,讓我認清了很多人,我錯看了廖公淵等人,但這沒什麼,我同樣知曉了那些是真正的忠義之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6章 人事

7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