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安撫

第404章 安撫

「子仲!你不要如此難過了!」

江陵城中,正在那裡巡視城牆修復工作的劉耷,遇到了一個自己特別不想見到的人,那就是他的大舅子糜竺糜子仲。

就在江陵城破打掃戰場的時候,有一個自稱士仁親隨的人找到了劉耷,獻上了叛徒士仁和糜芳的首級。據此人聲稱,就在江陵被圍之際,吳人擔心糜芳和士仁再次叛變,便痛下殺手,幹掉了他們兩人。

對於這麼一個疑點重重的結果,劉耷其實是不怎麼相信的,但這事已經無從調查,江陵城破的有些戲劇性,守軍被落雷這個封建迷信的大毒草給嚇懵了,完全失去了控制,有個中低級軍官看著糜芳和士人不順眼,借著混亂剁掉他們兩個完全有可能。

劉耷最終還是將這件事給認了下來,畢竟這個結果對自己最為有利。

說到底劉耷並不是苻堅符天王那樣的濫好人,呂布偷襲了劉耷的徐州,害得劉耷成了喪家之犬,然後在白門樓上劉耷果斷補刀,送了滅爸呂布一程。這也就決定了,劉耷必須要處理糜芳和士仁兩個人。

但劉耷從來不是一個嗜殺的人,蜀漢政權中被滅族的好像只有魏延一人,而且還是在劉耷死後,由楊儀這個魏延的死敵執行的,帶著點兒公報私仇的味道。

儘管糜芳和士仁投降,讓劉耷丟掉了公安和江陵,但經過一番波折,這兩座城市總算是有驚無險的奪了回來,劉耷軍的根基也沒怎麼受損,所以劉耷對這兩個人也不怎麼恨。

真要讓劉耷抓到這兩個人,因為糜家的大恩,劉耷不準備處理糜芳,但是士仁還是要死的,不過也不會殃及他們的家人。但這個樣子,卻又顯得對那些浴血奮戰的將士們不太公平。

現在好了,糜芳和士仁都被吳人解決了,劉耷就不用自己動手,不用面臨這個兩難的決定。

而且糜芳和士仁,是被吳人所殺,更是能夠教育劉耷手底下那些官員們,你們要是投降了吳狗做狗,說不準那一天便被吳狗給殺了,非常具有教育意義。

只是這下子卻苦了聽說江陵有變之後匆匆趕過來的糜竺,曾經財傾徐州的糜家,現在也只剩下他和小妹一個人,而偏偏小妹一直沒有誕下男孩。現在糜芳又惹出來這麼一個大的亂子,讓糜竺心裏面可是五味雜陳,自己當年投資劉耷做天使投資人的決定,到底對還是不對呢?

「子仲你莫要難過了,子方落得這麼一個結果,我也很難過!」看著因為傷心兄弟之死而流淚不已的糜竺,劉耷拍著他的肩膀安慰起來。

看著劉耷在那裡安慰糜竺,簡傑忍不住心裏面說了一句偽君子,你老二要是因為糜芳反叛而被人剁掉的話,看你還能不能如此和顏悅色的和糜竺說話。

不對啊!歷史上劉耷的老二被剁掉之後,劉耷還是寬慰了一番糜竺的,待他像之前一樣。劉耷這人果然是偽君子,自家兄弟被殺了,竟然不把糜芳的三族給滅了為自己兄弟報仇。

「我有時候在想,如果當年子方要是能夠接受曹孟德彭城相的任職,會不會就能有一個好的結果呢?」

在自家主公面前說這種話題,也就是劉耷脾氣好,要是換一個主公,可能早就把這個革命意志不堅定的手下給砍了。

糜竺如此說道,劉耷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好像說是還是不是,都不太合適。最終劉耷握住了糜竺的手:「天下大亂,人命如同草芥,說不準那一天便沒了,子仲你不要再難過了!好在子方的親眷在這場變亂之中沒有受到波及,你把他們帶回成都好好照顧,莫要讓他們受到子方的影響。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讓你們糜家為我做出的犧牲白費的!」

有了劉耷的這個保證,糜竺的情緒總算好了一些。人死不能復生,糜芳雖然死了,但是糜家還有一大家子人在劉耷手底下混,現在劉耷的聲勢如日中天,讓糜竺看到了將投資加倍賺回來的可能,他實在不想因為這事壞了自己和劉耷之間的關係,畢竟家族才是最重要的。

「唉!人都是會變的!我是真沒想到糜子方竟然會做出這種事情來,要不然我也絕對不會把他安排在江陵太守這個位子上,是我害了他!」等把糜竺安撫走了以後,劉耷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還沒等陪伴在劉耷身邊的其他人發話,卻是又有人找到了劉耷,這個人簡傑認識,是劉耷手地下的長沙太守廖立。

在這次江東的背刺行動中,廖立丟下自己負責的長沙郡,一口氣跑回自己的武陵老家,又因為武陵當時也是風聲鶴唳,江東軍隨時都可能打過來,廖立一時間沒有再露面。

隨著劉耷軍逐漸掌握了形勢,武陵郡和零陵郡沒有了被攻破的可能,廖立這才趕緊到江陵來投奔劉耷。

前段時間諸葛村夫還沒帶兵支援益州的時候,曾經和孫權通信,在信中將廖立和龐統相提並論,可見此人是有才的。不過這似乎便成了廖立此人最高光的時刻,反正自從那以後,廖立的所作所為,都不咋地。

正是因為對廖立才能的賞識,歷史上廖立從長沙逃走之後回到劉耷身邊,劉耷沒有責怪廖立,反倒是繼續給廖立了一個巴郡太守的職務,讓他繼續發光發熱。

可廖立這傢伙不但不感恩,甚至因為自己的位子在李嚴之下而悶悶不樂。等劉耷死後,廖立不但攻擊自己的同事文恭、向朗等人,更是將矛頭對準了劉耷和關羽,抨擊劉耷的政策和關羽的無能。最終廖立被忍無可忍的諸葛村夫給擼了,打發他全家到汶山郡去修理地球。

但此時此刻,廖立還是非常受劉耷的重視,劉耷拉著廖立的手,不住得安慰他,好像是廖立費了不知道多少力氣,在長沙郡對江東軍進行了艱苦卓絕的抵抗一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4章 安撫

7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