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江陵城龐統祭雷

第400章 江陵城龐統祭雷

「吳狗!你們背信棄義,將來一定是要遭到天譴的!」

「老天一定會懲罰你們的!你們等著天打雷劈吧!」

「我們從未見過有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江陵城下,一群大嗓門的劉耷軍士兵,在那裡扯著嗓子朝著江陵城中大聲的謾罵著。

就在數日前,劉耷軍又有一萬人進入到武陵郡,然後馬上作勢要進攻長沙和桂陽,迫不得已之下,本身戰鬥力孱弱,並且經過連場大戰後損失慘重的魯肅部馬上進行回援,捎帶還分走了呂蒙的數千人,不這個樣子擔心守不住。

緊接著劉耷軍先鋒趙雲,藉助著之前奔襲呂蒙軍小勝一場的聲勢,一路跑到江陵城下。守衛江陵城的朱然想要趁著趙雲立足不穩反殺一波,不過劉耷軍的素質遠超朱然的想象,沒有取得什麼戰果的朱然只好退回江陵,固守待援。

隨後回合了張飛部的劉耷軍的本部又到了江陵城下,已經是總數多達四萬的大軍,如此聲勢,讓整個荊州的吳軍都有些震動。而吳主孫權發動的五萬大軍,還在趕來的路上,荊州的形勢已經成了劉耷優勢的一方。

不過正當江陵城中的吳軍準備一場大戰的時候,劉耷軍卻並沒有派出士兵強攻,而是派出了一部分大嗓門的士兵,在江陵城下大聲咒罵著,把背信棄義的江東罵得是狗血淋頭。

「劉玄德也號稱是一世梟雄,難倒只能如此的無能狂怒嗎?」江陵城牆之上,望著在下面罵罵咧咧不停口的劉耷軍,江陵守將朱然帶著點兒輕蔑的說道。

朱然也是江東的一個官二代,他的養父和舅舅朱治,是孫堅起家的元老重臣,朱然一直在打山越,鍛鍊出來了不俗的軍事能力,於是這次便被委任為江陵守將。

對於江陵城,朱然是抱著人在城在的打算來堅守的。歷史上朱然也曾經守衛過江陵城,不過面對的是曹魏的軍隊,然後朱然在沒有援軍的情況下,利用五千殘軍在江陵堅守了半年之久,抵抗了數萬曹軍的進攻,威震敵國。

現在面對著劉耷的數萬大軍,朱然沒有任何的膽怯,甚至於呂蒙敢於派出去大軍防禦長沙和桂陽,就是對江陵城防的信心。

關羽加固的江陵城,算是天下一等一的要塞,甚至於呂蒙想著利用江陵堅城消耗劉耷軍的兵力,等著他回軍聚殲劉耷軍於江陵城下。

「這又是一處什麼戲?!」隨著劉耷的手下們罵了一陣子之後,朱然發現下面似乎又多了一幫子人。

只見這幫子人舉著二十八星宿的旗子,分成了東西南北四個方陣,再裡面則是四名童子,一人拿著掛著雞羽的長竿,一人拿著系七星號帶的長竿,一人捧著一柄寶劍,還有一人捧著一個古色古香的香爐。

而在這四人中間,則是一個身披道衣,跣足散發的道人,只見這個道人在人群之中做著莫名其妙的施法動作。

在這漫長的施法動作結束之後,這個道人又在那裡念叨著什麼,本來因為離得遠,朱然是聽不見的,但是這個道人身邊的那些人跟著道人一起喊,匯聚成一股強大的聲音,讓城牆上的朱然,還有其他的江東士兵,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江東鼠輩,背信棄義,遺臭萬年。吳郡孫氏,俾墜其命,無克遺育。皇天后土,祖宗明靈,寶皆鑒之。神人共憤,雷霆必至,群醜伏誅。急急如律令!」

聽著披頭散髮的龐統念出這段尷尬的台詞,扭動著身子做出各種尷尬的動作,在他背後給他拿著劍的簡傑,尷尬癌都快出來了。

你能想象一個醜八怪,穿著非主流的衣服,留著非主流的髮型,帶著一幫葬愛家族,念著一口中二的台詞,再在那裡尬舞,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嗎?

可是人家龐統卻沒有一點兒尷尬的感覺,充分說明了那句話——只要你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

為了能夠更好的掩飾火藥的秘密,同時對江陵守軍產生精神上的打擊,龐統便勇敢得站出來裝了一次神棍。可是簡傑始終覺得,龐統這是在像諸葛村夫隔空叫板,也要當一次神棍爽一把。

可恨現在張魯此時在成都,正在諸葛村夫的指導之下進行宗教改革,要是讓他來江陵,效果肯定非常好。

要知道現在「急急如律令」這麼一句話,其實是漢代詔書或檄文等常用語,「律令」是指法令,一般在公文結尾處用這句話,催促交辦人員要按照法令火速辦理。

這句話之所以會用在咒語上,完全是因為張魯的爺爺張道陵。估計張天師覺得這句公文中催促官員幹活的這句話比較霸氣,就把這句公文的慣用語傳承下來,用到了道教的咒語和符籙上,從而流傳了兩千年。

人家張天師才是專業的,你龐士元湊這個熱鬧幹什麼?

「劉玄德這是瘋了嗎?竟然想要靠老天來幫他打下江陵城嗎?當年王莽窮途末路之時,可是發動文武百官舉行了一場哭天大典,但這也沒能阻止他被人砍下腦袋。劉玄德現在面臨江陵城,不想著厲兵秣馬打一場硬仗,卻想著裝神弄鬼,他這一仗是絕對不會贏的!」

當看到眼前這一幕滑稽戲之後,朱然只覺得劉耷腦子有問題,不過人家老劉家本來就有著不問蒼生問鬼神的習慣,像是老劉家名聲超好的漢文帝,霸氣無雙的漢武帝,可都對這些神鬼之事關心異常。

隨著朱然的一番嘲弄,馬上引來了手下們符合似的笑聲,整個江陵城牆上充滿了快活的氣氛。

就在朱然又巡視了一會兒城牆之後,有手下軍士跑過來向朱然稟報道:「將軍,西城門和北城門附近,監聽到劉備軍在挖掘地道!」

當聽了手下的彙報之後,朱然重重的點了一下頭,原來劉耷用的是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之策,表面上裝神弄鬼麻痹自己,其實把重心放在了穴攻之上。

只可惜他朱然不是糜芳,早已經對穴攻進行了針對性的布防,註定要讓劉耷撞個頭破血流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0章 江陵城龐統祭雷

7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