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狙擊戰術

第395章 狙擊戰術

「真沒想到,甘興霸竟然會死在這裡!」

看著甘寧的遺容,尤其是被弓箭射中了腦袋,凌統說不出是喜還是悲,自己的殺父仇人死了,但卻不是自己殺的。

隨著簡傑部從山丘頂上壓下來,在那邊混戰的吳軍再也堅持不住,直接被打崩了。簡傑部的加入,只能說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在這之前吳軍已經陷入了劣勢,尤其是吳軍大將甘寧的陣亡,更是讓吳軍的士氣崩了。

本來簡傑還是有機會拿到甘寧的首級,一開始為了追殺鄧艾,甘寧突入了鄧艾軍中,周圍還是敵軍比較大,這也是為什麼甘寧在那裡被三個不講武德的年輕人群毆了一大會兒,卻始終沒有幾個手下過來支援的原因——都在那裡戰鬥著呢。

甘寧雖然脾氣粗暴,但卻願意對人誠心相交,甘寧手下的將士都對他欽佩不已,現在看到甘寧身死,這些小弟們拼著命,總算把甘寧的屍身給搶了回來。那邊張苞等人雖然想要留下甘寧的腦袋,但剛才大戰一場的他們,其中還有受重傷的,根本擋不住已經殺紅了眼的甘寧部下,最後只能把他們給放走了。

吳軍對小山丘的進攻最終以失敗告終,在山丘前面留下了將近兩千具屍體之後這才退了下來,如果不是本來準備攻上去的預備隊接應了一下殘軍,可能死的人還要多。

就在甘寧的屍身被帶回來之後,整個吳軍指揮部中陷入了一種可怕的沉默,因為甘寧的威名實在太猛了。

就在前年,曹操號稱四十萬大軍兵發濡須口,結果卻被甘寧來了一個百騎劫魏營,打出了單獨屬於甘寧的威名,被孫權用來和曹操手下的張遼相提並論,儼然已經成了孫權手下頭號大將。

就這樣的甘寧,竟然在南郡境內一個不知名的小土丘上丟掉了自己的性命,這裡根本就沒有一個成名已久的英雄豪傑,全都是叫不出名字來的小角色。

「徐盛向子敬都督和子明都督請罪!」和甘寧一起衝鋒的徐盛活著回來了,由於甘寧脫離了指揮崗位,這一戰的總指揮就是徐盛,打成這個樣子,尤其是折了甘寧,徐盛自然要負責任。

「文向,你們人多上不少,雖然山丘上的敵軍壓了下來,但你們也不至於那麼快便崩盤,這是怎麼回事?」折了甘寧,又吃了兩場敗仗,損失了三千多人,魯肅的臉色有些不好看,徑直向徐盛問起來。

「簡傑軍中有一個非常不錯的弓手,躲在後面放冷箭,打得還是我手下的中層軍官!這一戰我損失了十四個曲軍侯,其中有四個便是被那個弓手用箭在亂軍之中給射死的!到土丘上的敵人壓下來的時候,我這邊因為中層軍官的損失,沒有有效組織起抵抗!」說起這場失敗來,徐盛也是咬牙切齒得說道。

這次突擊,徐盛部出動了總數在三千人左右的部曲,打完之後回來了一千七百來人。

按照之前的戰鬥經驗,一般都是軍官的陣亡比率要比普通士兵低,因為軍官一般武藝更高一些,身上的防具更好一些,而且身邊有著護衛,更容易在戰場生還。

但這一戰徐盛部卻是出現了倒掛,軍官的陣亡率竟然普通士兵高了。根子就是出在那四個被弓手射死的曲軍侯身上,直接把軍官的陣亡率給拉了起來。

到了最後分勝負的時候,多死了四個曲軍侯,基本上意味著有將近三百多名士兵已經完全喪失了指揮,

全軍上下六分之一的人手用不上,也不怪最後時刻,明明是徐盛人多,但還是被人給反推回來。

這次簡傑渡過長江,也是將沙摩柯給忽悠了過來,就是看中了他高超的箭術。沙摩柯從小練箭,本身便是一個非常出色的弓手,後來在劉耷手底下混了一段時間,恰好在黃忠手底下當副將。

一開始沙摩柯還是有些不服,但是見識了黃忠的實力之後,簡直成了黃吹第一人,此後也算是黃忠的半個徒弟,這箭法更加出眾起來。

這次簡傑便讓沙摩柯化身狙擊手,幹掉了甘寧部和徐盛部的多名中級軍官,甚至最終射死甘寧的那一箭也是沙摩柯射出來的。

「這群荊州人就知道暗箭傷人!」聽完了徐盛的遭遇之後,凌統惡狠狠得罵了一句。

這一戰的遭遇,讓凌統想起了自己的父親凌操,他就是在攻打江夏的戰役中被甘寧一箭射死的。劉表時代的荊州軍非常邪門,就像是配了專門的狙擊手一樣,經常能夠幹掉對方軍中大將,既有張濟、孫堅這樣的一方諸侯,又有凌操、徐琨(孫策表弟)這樣的普通將領。尤其是六年前戰死的黃祖,孫堅、凌操、徐琨全都是死在他手下的。

從這個角度來看,其實代替劉表統治大半個荊州的劉耷,手底下有個類似黃祖的陰逼,還是很有可能的,這可是繼承了荊州軍的光榮傳統。

「報!劉備軍有將近六千多人,正在朝著高陽亭行進,預計再過三個時辰便能與我軍接觸!」也就在這個時候,又有斥候跑回來向呂蒙等人通報了最新的軍情。

「三個時辰,時間有點兒不夠!」當聽了這個時間之後,魯肅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剛才簡傑軍表現出來的強大戰鬥力,恐怕不是三個時辰內能夠解決的。萬一己方打得師老兵疲之後,被簡傑的援軍給打一波又該如何,損失了甘寧這種大將之後士氣實在低落。

「不能撤軍!傳我將領,給我繼續攻打!我們的傷亡大,但是簡傑的傷亡也不小,我們人比他多,絕對能夠耗死他們,至於簡傑的援軍,大家也不用太過擔心,到時候天就黑了,我們即便是想要撤退也不會太難!」

看著魯肅有點兒想要撤軍的意思,呂蒙卻是一口否決了他的意見,要在山丘之下繼續耗著。魯肅瞥了一眼呂蒙,最終點了一下頭,沒有多說什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5章 狙擊戰術

7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