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第389章

「這個叫做簡傑的小子,果然不簡單啊!」長江邊上,望著岸邊的礁石,蔣欽對著呂蒙說道。

由於這個時代那落後的信息傳遞,當從枝江撤退之後,呂蒙也無法知道簡傑部所在的位置,只能坐船往下遊走,選擇一個可能的位置進行阻擊。

等到了阻擊地點之後,呂蒙總算是得到了最新的軍情通報,打援完畢的簡傑部沒有沿著長江沿岸往枝江去,而是走了一個大大彎路,途徑江陵西北的高陽亭前往枝江。

對於簡傑的敏銳嗅覺,蔣欽不得不表示了自己的佩服,他竟然預判出了呂蒙的想法,直接繞開了這麼一個陷阱。

打仗不是玩遊戲,即便是那些高端遊戲中,也有著戰爭迷霧的概念。在這種情況下,很多軍情不能第一時間得知,有很多軍事部署只能靠統帥本人對戰場的直覺。在蔣欽看來,簡傑的嗅覺非常靈敏,比自己要強了不少。

而那邊聽了斥候彙報的呂蒙依舊皺著眉頭,對荊州地圖倒背如流的他自然知道高陽亭在那裡,這地方離得長江稍微有點兒遠了。

如果呂蒙繼續追擊簡傑,勢必要下船上岸,這樣子吳軍水軍的機動性就無用武之地。而且吳軍的步軍比起劉耷軍的步兵要弱上不少。

之前在枝江的大戰,呂蒙兩倍於關羽軍,卻一時間拿不下關羽,等趙雲部投入到戰場之後,呂蒙軍便被趕下了水。

現在捨棄水軍,跑到離江邊幾十里的地方,讓呂蒙有些蛋疼。

要知道,孫十萬雖然在合肥吃了不少癟,但卻一直孜孜不倦得過去找茬,就是因為合肥在水邊,打輸了就跑,不會傷筋動骨。

但是等滿寵守衛合肥的時候,他直接在距離河邊三十里的地方修築了合肥新城,吳軍再想打合肥新城,就要走上三十里。

這麼長的距離,撤退起來,很容易會被曹魏的騎兵給糾纏住,從而造成大敗。所以才會出現蔣一封、臧傳說、劉亡靈等人,稍微放出風聲便能夠把大帝給嚇得趕緊跑路。

孫十萬要是跑慢了,很有可能便會和他看好的諸葛恪那樣,在合肥新城之下吃上一場慘敗。

「你們沿途有沒有看到過簡傑軍丟下的傷員嗎?」在沉吟了片刻之後,呂蒙繼續向斥候問道。

「沒有!」

在聽到斥候的回答之後,估算了一下簡傑部行軍速度的呂蒙最終也是做出了決定:「我不信他們打了那麼久的仗,就沒有一點兒損失,帶著傷員速度肯定快不了!我們應該有機會把他堵在高陽亭外面!」

——

「就你這個速度,怎麼能夠走得脫,魯肅的人還在後面吊著,到現在我們也沒能進入高陽亭,萬一呂蒙在斜插過來,我們就要被合圍了!當陽大潰敗的時候你也在,還勸說主公早點兒逃跑,怎麼到了你這裡,竟然如此不智!你至少要加快行軍,佔據高陽亭吧!那邊多少還有些建築可以當做依靠,能有不少百姓給我們當輔兵,還有一些物質能夠補給!要是被圍在這片平地上,到時候想要打也不好打!」

南郡的官道之上,騎馬追上簡傑的鄧艾,望著速度始終不快的大隊人馬,鄧艾也是氣呼呼得說道。

被鄧艾這麼一說,簡傑也是有些尷尬,突然間就想起了六年前自己在當陽苦勸劉耷丟下跟隨的百姓,自己先跑時的情景。

只有當自己肩上也扛著一些負擔的時候,簡傑才體會到了劉耷當時的心情:「這些傷員都跟著我出生入死,我實在不忍心丟下他們!」

「那你等著瞧吧,我派出去的斥候,很快便會傳來消息,呂蒙堵在我們前面的消息!我們這弄不好便是一個當陽之敗!」見簡傑不願意聽自己丟下傷員的想法,鄧艾多少有點兒意見。

「這不一樣,當陽的時候主公根本毫無還手的力量,只能被曹孟德像狗……」

「阿傑!?」當聽了簡傑竟然說了這麼一句政治不正確的話之後,趙原也是趕緊在旁邊踢了簡傑一腳。

「……利國家生死以!」被趙原這一提醒,簡傑也意識到自己差點兒犯了大不敬之罪,趕緊吟了一首詩來岔開話題。

「你這是詩嗎?下面還有嗎?」感覺簡傑像是吟了一首詩,幾人之中最文藝的關興忍不住插了一句。

「下面沒有了!別跑題了!樓都歪那裡去了!」總感覺說這話的時候下面涼颼颼的簡傑暴喝一聲,把話題又拉了回來:「咱們和那個時候是不一樣的,咱們還有一戰之力,更何況枝江便有我們的援軍,呂蒙未必敢過來找我們的麻煩,到時候說不准我們便能夠來個中心開花……」

只是說到這裡后,簡傑又閉嘴了怎麼自己最近的嘴巴老是不著調呢?中心開花可不是個好FLAG。不過簡傑還真有點兒有恃無恐,畢竟自己的友軍,可不是那種撤退轉進其疾如風,迂迴包抄其徐如林,劫掠錢財侵略如火,友軍有難不動如山的隊伍。

「報!呂蒙軍一千騎兵已經到達高陽亭外圍,另有數千步兵正在朝我們這邊迂迴!」

「得了!」聽了斥候報告的軍情之後,鄧艾痛苦得拍了一下腦袋,果然被吳軍給兜住了。對打這一場仗鄧艾還是有點兒心理準備的,只不過他想跑到高陽亭再打,利用亭中百姓的房屋當做防禦工事,還可以從亭中弄些物資和人力的補給,總比現在在野地里什麼都沒有的要好。

「既然這個樣子,咱們也就不走了!打一場吧!前面有個小土丘,我們先佔住那裡!大家把所有的乾糧都拿出來吃了,受傷的馬也殺了吃肉!飽餐一頓準備戰鬥!」

隨著簡傑在那裡吼了一聲,鄧艾突然間又問了一句:「你是不是不想在高陽亭打仗啊?」

「有那麼一點兒!我的確不想讓這些普通人經歷一場兵災!放心吧,士載,咱們的援軍很快便來的!」在說完這句話后,簡傑意味深長得看了一眼身旁的張苞、關興還有趙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9章

7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