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將軍,快跑

第387章 將軍,快跑

「陸將軍,我們就這樣走了!?」

猇亭的山道附近,之前固守猇亭的陸遜軍,在聽聞呂蒙和關羽一戰的結果后,只能無奈得進行撤退。

和其他人不一樣,陸遜做事從來都不拖泥帶水,猇亭這地方雖然易守難攻,但卻擋不住當世兩大猛男的前後夾攻,陸遜的兵不如呂蒙多,手下將士也不如呂蒙精銳,更重要的是,和真刀真槍打過不少硬仗,深受將士們愛戴的呂蒙不一樣,陸遜這個空降兵並不能令手下的軍頭們信服,指揮起來阻力不少。

隨著枝江的戰報傳了過來,陸遜便知道猇亭是守不住了,馬上開始準備撤退。陸遜這邊撤退的路線和呂蒙一樣,都是走水路。擁有制江權的吳軍,就是如此豪橫。

撤退當然是不能一下子一鬨而散的,越是在被敵軍纏住的時候撤退越顯出水平來。甚至有說法,能夠乾淨利落的撤退,那才能稱得上名將的標準。像是諸葛村夫那種撤退的時候,還能反殺追擊將領的,那統軍水平都是相當高的。

因為擔心劉耷軍會趁著這個機會追擊,陸遜自然是格外小心,親自帶隊為隊伍斷後,以防止劉耷軍的追擊,尤其是他知道對面的將領,可是號稱萬人敵的張飛,即便是吳軍之中也是大名鼎鼎的人間兇器。

不過隊伍還算走得比較順利,劉耷軍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什麼過火的行動,就在陸遜帶人走出猇亭山區,準備朝港口前進的時候,他手底下的校尉文布策馬走了過來。

局勢的演變,也超過了文布這麼一個小人物的想象。本來佔據優勢的吳軍,怎麼著一下子就陷入了劣勢,甚至急匆匆得開始撤退呢?他文布又做了什麼?好像成了一個大笑話。

此時的文布,心情就像是陳佩斯小品《主角與配角》里說的那樣——「我要是再咬咬牙,不就挺過來了!」

作為宜都大姓,文布本來是支持劉耷的,結果感覺江東勢大,便被陸遜給收編了。前段時間陸遜攻打夷道城,覺得飛龍騎臉的文布,覺得這是一個立功的機會,然後主動請戰,率領自己的部曲攻打夷道城。

只可惜文布優勢很大,文布沖了上去,文布打出了GG。夷道城的守軍還沒有力竭,一場大戰下來,文布的部曲傷亡慘重。這可都是文家的子弟兵,都是沾親帶故的,夠文布肉疼的。

這還不是最慘的,緊接著劉耷又打回來了,文布新投靠的陸遜要帶人撤回江東。這下子可把文布給愁壞了,背井離鄉的事情,可沒有人願意去干,尤其是文布這種豪強,離開了家鄉那就成了無源之水,還能如何長久。

這不,文布又跑過來找陸遜,想要勸說陸遜在猇亭繼續堅守,說不準能夠打退劉耷的進攻,從而守住宜都,也就保住他們文家的根本。

「張飛果然追擊了!來的好快!」正當陸遜想要勸說文布放開心情,接受現在這個情況時,遠處卻是產生了一陣騷動,陸遜只是看了一眼,便確認是張飛趁著這個機會開始追擊了。

雖然陸遜的撤退非常有節奏,而且虛實相間,但終究還是有跡可循的,陸遜部的撤退,都被張飛看在眼中。

張飛的動作非常快,就在陸遜的人剛一離開,他的人馬上便補上,當陸遜離開猇亭山區之後,張飛部已經馬上填了上來,並且由張飛親自帶著精銳,開始銜尾追殺起陸遜來。

「怎麼可能!」

當陸遜正準備組織手下絞殺劉備軍的時候,劉耷軍突出來的一隊騎士,卻是已經殺穿了陸遜的後衛部隊,直接朝著陸遜的大旗之下殺來。

南船北馬,這個時候的很多南方人,根本想象不出來北方的頂級騎將的實力來。

就像是孫十萬在自己的成名之戰中,孫十萬親自帶隊殿後,結果沒想到張遼居然敢出來,還差點兒把十萬給永遠得留在合肥,就是對張遼的實力估計不足——明明前幾天已經被張八百給修理過了,還不吸取教訓,真不知道大帝腦子是怎麼想的。

孫十萬要是因此死在了合肥,亦或者曹老闆死在宛城張綉手下,那簡直成了三國最大的笑話。

儘管陸遜對劉備軍的追擊做出了各種預案,但當追擊時機發生的時候,卻完全出乎了陸遜所做的任何預案。

一隊百人的騎兵,在一個恍如天神下凡的黑大個統領之下,一下子便鑿穿了陸遜的後衛部隊,然後朝著陸遜的大旗便殺了過來。

儘管陸遜布置了多少道防線,還有邊上的援軍去進行補位,但是他們統統擋不住這個沖在最前面的黑大個,吳軍中的驍將,往往根本不是他的一合之敵。如同一股憤怒的黑色火焰一般,轉眼便燒到了陸遜眼前。

那股可怕的衝擊力,就想要吞食天地一樣,竟然讓陸遜的身體都抖了一下,在這一刻,陸遜突然間想起了萬軍之中取敵將首級如同探囊取物這麼一句話。

經過片刻的失神,敵將已經殺到了陸遜近前,雖然前面還隔著數道護衛,但是陸遜心裏面卻是一下子喪失了全部的安全感。

陸遜已經感受到了這個黑大個身上那濃郁的殺氣,在這生死攸關的緊要關頭,陸遜突然間對著身旁的文布大喊了一聲:「將軍快跑!」

還沒等文布反應過來陸遜這一嗓子是什麼意思,對面那個黑臉的魔王,已經策馬撞飛了陸遜身前的護衛,來到了陸遜和文布跟前。

雖然陸遜之前一直在平定山越,沒有參加過赤壁之戰,沒能見過張飛和關羽。在這一刻,陸遜卻是一下子便認定了這人便是張飛。

在得知關羽受傷的消息后,張飛便把滿腔的怒火壓抑起來,瞅准了時機,在吳軍從猇亭之中撤退的時機,準備來一場斬首行動。而老天似乎也很照顧張飛,竟然讓他一眼看到了陸遜的大旗。

不過正如陸遜沒見過張飛一樣,張飛也沒見過陸遜。當老遠看到陸字旗下的陸遜和文布之時,張飛的第一反應是將這兩個人統統乾死。

只是隨著陸遜的一聲大喊,並且作勢要上來找張飛拚命,然後張飛的目光一下子便瞄向了文布。

若干年前,張飛曾經聽說過呂布在濮陽城中曾經將曹操放跑,而是將一個騎黃馬的普通士兵當成曹操殺死的事情,這個讓張飛笑了許久。

不過在這個生死關頭,張飛卻沒有想起這個故事來,看到陸遜並肩而騎的文布,讓他莫名其妙想起了自己最討厭的那個三姓家奴呂布,這兩人不止名字像,連氣質也像。

這文布在三旬左右,再看文布身旁的那個,則長著一副娃娃臉,看上去就像個二十齣頭的年輕人一樣。陸遜已經三十多歲了,這麼個小年輕肯定不是陸遜。

「這個小年輕真是一個忠義之士,竟然還想掩護陸遜去跑,不過我絕對不會放過陸遜的!」

電光火石之間,文布被張飛一矛戳死在馬下,然後張飛又示威似的朝著陸遜揮舞了一下自己手裡的長矛,騎著馬又從隊伍之中殺了出去。

而看著張飛揚長而去的背影,陸遜許久才從被支配的恐懼之中恢復過來,馬上繼續聚集後衛部隊撤退,馬上就要到港口邊上的防禦工事中,張飛應該無法再組織一場突擊了。

陸遜從來沒有小覷過劉耷手底下的關羽張飛,一直把他們當成最可怕的敵人來看待。可是真打起來之後,陸遜發現自己的確小瞧了他們,完全沒想到他們竟然有這麼可怕的破壞力。

就在來到港口邊上的營壘之中后,劫後餘生的陸遜依舊有些后怕,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后,忍不住自嘲道:「我還是太年輕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7章 將軍,快跑

7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