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進退

第368章 進退

「君侯,呂蒙拿下江陵之後,君侯府庫中的財物,呂蒙一毫不取,全部封存。雖然將諸位將軍的家屬全部抓獲,但並沒有有害民之舉,而是厚加撫慰,並下令軍中,不得騷擾百姓,不得擅人民家有所索取。當時呂蒙手下有一個軍士,與呂蒙一樣是從淮河以北的汝南郡南渡而來。他拿了民家一斗笠,來覆蓋官府的鎧甲。呂蒙認為,鎧甲雖是公家器物,但擅取民家斗笠還是犯了軍令。揮淚將他斬首。於是軍中震慄,以致路不拾遺。呂蒙還派人早晚慰問年長之人,關心他們的生活,補給不足。若有人生病,就送去醫藥,有人饑寒,就送去糧食和衣服,整個江陵的人心已經安定下來……」

關羽營帳之中,派出去面見呂蒙的使者,一五一十得將自己在江陵的所見所聞全都說了出來。

就在數日之前,關羽接到了簡傑的警示信,只是幾萬大軍,豈是說走便能走的,尤其是樊城旦日可下,而簡傑的示警信其實沒有多少根據,很多都是自己的揣測。

關羽也不覺得糜芳會投降,哪怕就是他向江東倒賣了一些軍資,關羽也只能把這件事報告給劉耷。

出兵前關羽對糜芳說的那句「還當治之」,也只是無奈之下對糜芳放的狠話。關羽作為主管大半個荊州軍政的一把手,糜芳沒有履行好自己的職責,出現重大工作問題,難倒作為他的上級,關羽連說他幾句的權力都沒有嗎?這樣子關羽以後還如何服眾?

沒有當場治罪,而是說回來之後再收拾他,已經是給了糜芳很大的台階,趁著大戰的機會好好表現,將功補過。要是關羽真得像治糜芳的罪,直接便收拾他了。

所以關羽也不覺得糜芳會因為這事便投降,於是關羽便像歷史上那樣在樊城附近多盤桓了數日,看是否能夠打下來樊城,同時派出斥候和使者返回江陵,只是沒想到,得到的結果卻和簡傑的警告信一樣,這下子關羽徹底傻眼了。

「好了!呂蒙是不是還熱情得接待你,帶你到城中周遊,讓你到將士們家中去慰問,甚至還讓你帶回一些家人寫給將士們的信?」隨著使者說完自己在江陵城中的見聞,關羽卻是有些不耐煩得打斷了使者的話。

使者張了下嘴,最終說道:「的確是的!還請君侯過目!」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委屈你幾天,這些日子就不要露面了,不要讓任何人知道你回來的消息!你手裡的信暫時也不要送給當事人!」

關羽都發話了,使者猶豫了片刻,還是趕緊下去了。關羽的親兵頭子周倉,也是趕緊追了上去,準備看住這個使者。

「阿翁,沒想到呂子明居然玩這一手,如果要不是您識破了他的詭計,讓江陵的消息傳到軍營之中,恐怕我們的軍心就完了!」侍立在關羽身旁的長子關平,也是有些后怕道,他完全沒有想到呂蒙會在使者身上做手段,要是不加註意就把這個使者放掉,整個大軍就完蛋了。

「我也沒想到……是阿傑又給我寫了一封信……」

關羽渾身上下都是一股難以言傳的疲倦,話也沒有說完,便將桌子上的一封信遞給了兒子。

歷史上的關羽,也沒有提防呂蒙的攻心戰法,由著使者把江陵的事情散布到全軍之中,然後整個軍心都散了。再加上老巢江陵被奪失去了補給,然後關羽的數萬大軍便在一個月的時間裡土崩瓦解,關羽父子的項上人頭也成了呂蒙的戰利品。

現在雖然注意到了使者的問題,但也只能延緩一段時間,軍中將士早晚會知道江陵的情況。但最重要的是,失去了江陵城,關羽軍的糧食恐怕支撐不了半月,吃糧當兵,糧食都沒有了,還當個什麼兵。

跟隨劉耷三十多年,關羽經歷過的絕境實在太多,但這一次卻讓關羽特別神傷,因為他現在的困境,並不是因為敵人的強大,完全是因為自己人的背叛才造成的。

看到在自己心目中一向如同天神一樣的父親臉上竟然露出這麼一種疲態,關平一陣心疼,但還是趕緊接過了父親的信。

自從聽到江陵出事的消息之後,關羽軍便軍心不穩,關平也是一直在各營之中安撫將士,剛才聽說派到江陵的使者回來,這才過來找父親,想來這封信應該是在這個空隙之中送過來的。

「公安已經被阿傑奪回來了!」當讀了幾句后,關平忍不住便叫了出來。

在關平的記憶力,簡傑似乎鼻子下面總是掛著一條鼻涕,像個跟屁蟲一樣跟著他的小夥伴們,沒有什麼特別顯眼的地方。

不過就在六年前,簡傑突然間成熟起來,為劉耷屢立功勛,成了劉耷集團不可或缺的一員。

這次不但預見到江東對荊州的攻擊,提前向關羽示警,更是帶著自己的一千手下,不遠千里前來助戰,並且還奇迹般得奪回了公安城,讓關羽軍擁有了一線生機,也讓關平感受到了親人的溫暖。

「按照阿傑的說法,這次江東是鐵了心要背盟,置我們父子於死地!主公的話,至少還要有一個月才能帶著援軍過來。我本來是不屑於隔絕將士們與江陵之間的聯繫,人心都是肉長的,他們肯定非常挂念他們在江陵的家人,但是主公一個月之後便要過來支援我了,我必須要把這支軍隊給穩住,然後配合主公把江陵給奪回來!現在只希望宜都能夠沒有事吧!」

歷史上關羽在丟失江陵之後陷入完全的戰爭迷霧之中,對整個大局完全不清楚,甚至想著和呂蒙交涉,還想著把江陵奪回來,最終讓陸遜拿下宜都之後,連跑路的機會都沒有。

但是現在,簡傑的這封信卻是一下子讓關羽撥開了戰爭迷霧,對自己所處的處境有了一個清晰的認識,呂蒙取江陵,魯肅取荊南四郡,陸遜取宜都,是想要把關羽徹底包圍絞殺。

唯一的好消息是簡傑硬生生把公安給奪了回來,讓關羽多少有了一絲迴旋的餘地,再就是簡傑還送來了劉耷援軍即將到來的消息。雖然這只是簡傑的估計,而且還是在一個月之後,但能夠讓關羽更清晰的認識自己的處境。

「我想在這裡堅持一下,等待著主公的援軍!這段時間還是想辦法和公安取得聯繫,阿傑那邊有物資但是沒人,咱們這邊有人卻沒物資,吳軍的水師在厲害,也不可能把漫長的長江面面俱到,我們可以運一部分人過江支援阿傑,既減輕了我們的負擔,還能支援一下阿傑。只要堅持一個月,主公的援兵就要到了,到時候我們再和吳狗算賬!」

等把一切都弄明白之後,關羽還是選擇在江北堅持住,等待這劉耷的援軍到來。

在把信粗略得看了一遍之後,關平這才道:「只是如此的話,宜都便成了重中之重,現在吳人已經派出重兵前去攻打宜都,倘若宜都有失,主公的援軍也來不了!樊太守這個人……不太行啊!」

關羽則是點了一下頭:「這次我選擇相信阿傑,樊友靠不住,但是廖元儉卻是可靠的,他一定能夠守住宜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8章 進退

6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