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小舅子

第366章 小舅子

「來人啊!給我把這個賤婢給我看管起來!」

當簡傑在那裡開會商討戰局,並且把糜芳打成叛徒的時候,其實這個時候的糜芳還沒有叛變。

雖然呂子明白衣渡江這一手玩得非常漂亮,但他先去的公安,江陵這邊還是發現了蛛絲馬跡,馬上便開始閉城自守。

只是緊接著江陵城便被數萬大軍給包圍,城內一時間風聲鶴唳,就連糜太守的床上也不得安生——糜太守新納的一個小妾,正在勸說糜芳投降呂蒙。

這是之前糜太守和江東客戶談生意的時候收的賄賂,卻沒想到竟然讓敵人把坦克給開到了床上,也就是這個小妾口下留情,要不然糜太守可能非常滑稽的死在床上。

隨著小妾被拖下去,糜芳定了一下神,馬上便在那裡呼喊道自己的手下:「來人,快點兒派人給我看好城內的曹軍戰俘,可別讓他們借著這個機會鬧事!關羽這個傢伙,弄這麼多俘虜在城裡幹什麼!」關羽素來有些看不起糜芳,糜芳也不會熱臉貼關羽的冷屁股,私下裡糜芳都是直呼其名,而不叫他的表字。

這次的襄樊之戰,關羽沒機會水淹七軍,抓到的俘虜自然沒法和歷史上比,但還是從曹仁手底下抓到了四千俘虜。想著轉化俘虜為己方所用的關羽,把這批俘虜一股腦塞進了江陵城中,現在成了城中的一個不安定因素。

「承明,這次你一定要助我守城!」只是派去看管俘虜的手下剛走,州從事潘濬卻是來到了糜芳的太守府。

潘濬是蔣琬的表弟,在劉耷入蜀之後被安排下來輔佐關羽治理荊州政務,只是潘濬卻和關羽不和,所以和糜芳走得很近,兩人私底下沒事的時候便在那裡罵關羽。

但是潘濬的才能還是很強的,現在這個危機的關頭,糜芳自然要依仗潘濬來幫助自己。

「子方,你覺得現在的江陵還能守嗎?你看看這是誰?」只是潘濬的臉上卻是露出了一個古怪的微笑,隨後朝著糜芳指了一個他帶著的隨從。

「君義!你怎麼在這裡?」當看到公安守將士仁竟然出現在江陵城中后,糜芳也是大吃一驚。

「我還能怎麼樣!呂子明帶著數萬大軍包圍了公安,還給我寫了一封信,信上把我們倒賣軍資的事情都給寫的清清楚楚,咱們防火銷賬的事情根本瞞不住!玄德公這裡我是一點兒立錐之地都沒有了!我不投降怎麼辦?我又不是你糜子方,關羽那傢伙真有可能會因為這事殺了我的!」看著糜芳,士仁也是有些氣急敗壞,倒賣軍資這事,他就是被糜芳給拉下水的。

過去了兩千多年,士仁投降的原因已經不可考,但是根據記載,士仁本來是要堅守的,但是虞翻給他寫了一封信,然後便哭著投降了,很多人猜測他是有什麼把柄落到了江東手裡。

再考慮到士仁、糜芳因管理不善焚燒了大批軍需,而被關羽責罵,很多人都猜測士仁倒賣軍需的事情被江東知曉,在這個把柄的威脅下才投降的。

畢竟士仁可不是糜芳這樣對劉耷的事業有大恩的股東,除了這種事情,糜芳可能沒什麼,但士仁的一切肯定完蛋了。

「公安投降了?」看著士仁這幅模樣,糜芳不太確定得又問了一句。

「投降了!我是想明白了!留在劉備軍我就是死路一條,還不如投降江東,至少還能混個榮華富貴!我勸子方你也降了吧!你看看你們糜家,為劉備出了多少力,到頭來究竟換來了什麼?你這個南郡太守,有以前徐州糜家的二公子過得舒坦?」

糜芳和士仁關係非常好,兩人時不時在一起喝酒,然後酒酣之時,糜芳便會忍不住抱怨現在的生活,哪怕是當了南郡太守之後,他的生活水平,也沒有趕得上他原先在徐州時的日子,所以糜芳才會想辦法撈錢,讓自己過得更加舒服一些。

「士仁,你給我閉嘴!你怎麼能夠做出這種背主之事呢?」

「糜子方,我還不是被你拉下水的,還有這次為什麼沿江的烽火台為什麼沒有燃起狼煙,TMD吳軍就是借著你走私的名義,化裝成商人白衣渡江,一個個把烽火台給拔下來的!你才是最大的叛徒!」

當聽了士仁的話之後,糜芳的腦袋嗡得一聲,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之前做生意做得太嗨,糜芳把沿江的關卡全都收買,卻沒想到呂蒙卻是利用這個把烽火台給弄得熄火。

「子方!出了這檔子事,即便是你能跑到益州,劉玄德最多也就留一條性命,但是榮華富貴是不要想了,但是你能跑的了嗎?現在江陵已經被吳軍給團團包圍,城中早已經有吳軍派來的細作,還有那幾千曹軍俘虜,一旦發作起來,就靠你那幾千人根本擋不住!城破之際,南郡太守府肯定會血海一片,呂子明或許會敬佩子方的忠義,但他同樣也會把你全家給殺個乾淨!」到了這個時候,一直不說話的潘濬突然間插了一句。

「承明……你……」

隨著潘濬一席話語,糜芳整個人身上的寒毛都豎了起來,他實在沒想到,要被自己依仗的潘濬,居然會說出這種話來。

「士可殺不可辱!關雲長數次輕慢於我,我自然找機會好好報這個仇恨!」面對著糜芳的質疑,潘濬冷冷得說道。

荊州人在蜀漢政權中是一等人,但是在東吳政權里卻是三等人,江東的世家大族們都安排過來,更何況你們這些投降的三等荊州人。

東吳政權中,耳熟能詳的重臣,基本上都是江東籍貫的人,能夠得到重用的荊州人簡直是鳳毛麟角,潘濬便是其中一個,他最後在東吳做到九卿之一的太常,並且多次率兵平叛。

有人猜測,因為和關羽不和,潘濬很有可能主動投靠了江東,並且因為能力出眾,這才在後來的東吳混到一席之地。

「我……我……」

糜芳只覺得腦子發懵,口乾舌燥的說不出話來。倒是潘濬看到糜芳那煞白的臉,知道他的心理防線快要崩潰,又緊走了幾步逼到他的面前:

「你倒賣軍資,讓呂子明借著你的名義白衣渡江來到江陵,已然是死罪!或許劉玄德會繞掉你的性命,但榮華富貴就不要想了!不過在這之前你還得有性命逃到益州,我再告訴你一遍,現在江陵城中早已經布滿了吳軍的細作,還有曹軍的俘虜,你想要守江陵,是一點兒機會都沒有的!你現在唯一的機會,便是倒戈卸甲,獻出江陵,我家主公肯定會給你一場富貴!咱們是老朋友了,我知道你也很討厭關羽,難倒這個時候你還要為關羽拚命嗎,你現在投降了,正是看他笑話的時候!」

隨著叛軍一番話說完,糜芳只覺得自己內心深處的支柱都快要崩塌了,卻是咬著牙不知道不願意答應。

「子方!你應該也知道,呂子明還派出了將近兩萬大軍北上宜都,那宜都太守樊友,更是個沒本事的人,他難倒能夠擋住這兩萬大軍?宜都一失,即便劉玄德想要救荊州也是力不從心,這荊州已經是吳侯的囊中之物。對了,這次出兵宜都的大將,乃是吳郡陸氏的一員,名作陸遜陸伯言。你也知道,陸家當年和孫家積怨頗深,陸家一族中有一半人都死在孫家手裡,可吳侯還是如此重用陸伯言,我們吳侯的心胸,那可是非常大的!連陸伯言這種仇人都能容得下,子方到了江東,何愁沒有容身之處?甚至未嘗沒有帶兵出征的機會,說不準也能建功立業,讓小覷你的人瞧瞧,糜子方也是一個英雄好漢!」

隨著潘濬甩出了大棒加蘿蔔,糜芳依舊在那裡掙扎不已。也就在這個時候,太守府外突然間傳來一陣嘈雜的喊聲,彷彿是有人在城中作亂。

一瞬之間糜芳入贅冰窟,趕緊向潘濬道:「糜芳……芳願降!」

在說完這句話后,糜芳彷彿耗盡了渾身上下的力氣,連站立都有些不穩。

許久之後,把自己從徐州到現在的點點滴滴都回憶了一遍的糜芳,喟然長嘆了一聲:「這些年,我究竟幹了些什麼?」

只是自語完這句話的糜芳,卻發現潘濬早已經不知道跑哪裡去了,只剩下自己和士仁在那裡大眼對小眼,竟無語凝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6章 小舅子

6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