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偷家

第358章 偷家

「江東這些鼠輩是幹什麼?我們是盟友啊!」由於時間倉促,下船的張苞也喝了幾口江水,當踏到地面之後,心裏面踏實了的他,繼續用他那大嗓門吼道。

雖然跟著簡傑到了江陵,但張苞只是單純得信任簡傑,對將要發生的大事其實沒有什麼深刻的認識。就像他爹一樣,其實一開始也沒什麼大的志向,也沒有什麼明確的想法,就是跟著劉耷走。

「他們這是北上奪取宜都!只要奪取了宜都郡之後,益州和荊州就完全分割開,我們的荊州軍將會成為瓮中之鱉,面臨曹……操和孫權兩方的合力絞殺!而主公的益州援軍,則只能被堵在夷道之上,無法到荊州救援!阿傑,現在江東敢大搖大擺得逆流而上,恐怕江陵和公安已經不保,我建議我們立刻回援宜都,你自己都說了宜都太守樊友靠不住,現在這種情況下更應該坐鎮宜都,保住……益州和荊州的通道才對!想要拿下江陵和公安,江東至少出了五萬人,我們這一千人恐怕做不了什麼事情!還不如返回宜都組織抵抗!」現在鄧艾總算是確定了局勢非常危急了,反而覺得簡傑跑到荊州來有些不智。

「我也沒想到局勢會惡化到這個地步!」

簡傑也是一臉得無可奈何,之前在巫縣的時候,簡傑只覺得風平浪靜,甚至本人心裡也充滿了希望,覺得自己應該能夠在江東動手之前到達江陵和公安,直接利用自己手上的一千人馬執行斬首行動,控制住糜芳和士仁,然後由自己和鄧艾守衛著兩座堅城,直接崩掉江東的一顆大牙。

只可惜現在江東水軍逆流而上,可能江東已經拿下江陵和公安,這個時候反倒是保護宜都郡這個連接益州和荊州的通道比較重要。

「不能亂!」

在抱怨了一句之後,簡傑也是迅速靜下心來,過去六年時間,他走南闖北,已經經歷過許多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都被簡傑闖了過來,這也是劉耷看好簡傑的一個原因——不是那種身為主將,看著情勢不好,丟下軍隊屁滾尿流逃回成都的性子。

「樊友雖然不靠譜,但是宜都郡丞廖元儉是個可信之人!他有心防備之下,江東水軍不一定那麼容易得手!畢竟他們的攻城能力可是很弱的!而另外一方面,公安和江陵即便有失,城中的守軍也不見得就完全放棄了抵抗。主公在公安經營多年,民心肯定是向著我們的,我們再試一下!」

一旦冷靜下來之後,簡傑馬上決定先看看江陵和公安的局勢再做打算,畢竟根據虞翻的傳記,呂蒙奪取江陵和公安,也不是一帆風順的。

一開始虞翻勸降士仁,士仁是拒絕的,你不能讓我投降我就投降。最後虞翻給士仁寫了一封信,士仁看了之後這才選擇開門。不過虞翻並不信任士仁,建議呂蒙扣押士仁。呂蒙果然把士仁帶到江陵,還在公安城中留下了守軍。

等到了江陵,根據虞翻的判斷,江陵城中只有糜芳想投降,城中可能有人會伏擊,本來還想慶功的呂蒙接納了虞翻的建議,迅速控制下江陵,這才粉碎了這次伏擊行動。

也就是說,江陵和公安城中應該存在著一定程度的抵抗力量,只是看著吳軍勢大,沒有發動或者被鎮壓了下去。

「得令!」而在簡傑做出決斷之後,鄧艾也是馬上應道,他對簡傑還是很有信心的。

「阿傑,吳軍分兵了,大部繼續逆流而上,分出來大概一千人準備上岸!」也就在這個時候,張苞也是對著簡傑通報軍情。

「士載!你看看他們能打嗎?」簡傑的軍事素養遠遠及不上鄧艾,現在便藉助這位大神的眼睛做一下判斷。

「還行!但是也就能在水上欺負一下我們,在陸上絕對打不過我們!最重要的是,他們沒馬!」

此時此刻,吳軍也在登陸,不過因為沒有追兵追擊,他們的登陸要從容很多。雖然還沒有開始打仗,只是在鄧艾這種大行家眼中,僅僅是走個隊列,馬上便通過這些細節,判斷出敵方的戰鬥力來。

對面這支水軍的訓練還算比較強的,但卻比不上簡傑手下的這一千人。雖然簡傑只有一千人,但這戰鬥力真得非常強,兩百人是通過張苞的關係從張飛那裡要來精銳部曲,剩下八百人則經過了鄧艾半年多的調教,可以說是兩大軍神都在伺候簡傑一個人。

但最讓鄧艾信心十足的便是,對面這支水軍是沒有馬的,但是簡傑這邊卻有二百全副武裝的騎兵,在地面上打起來,對手絕對沒有任何機會。

「MD!一會兒把他們從水邊勾引走,別讓他們有機會跑了!剛才下船走得實在匆忙,褲襠都濕了一片,知道的知道這是被江水打濕的,不知道的還因為是被嚇得呢!」狼狽不堪的簡傑也是氣呼呼得下達命令。

隨著簡傑一聲令下,張苞馬上便跨上了戰馬,之前已經說好了,他指揮騎兵,鄧艾指揮步兵,至於簡傑,在旁邊看著便行。

「要不要抓幾個舌頭?」就在跨上戰馬之後,張苞向簡傑問道。

「當然!我們現在一頭黑,什麼都不知道,自然得抓幾個舌頭了解一下情況!」

「興國,盡量多繳獲一些旗幟!弄點兒江東士兵的戰袍那就更好了!」就在張苞出發的那一刻,鄧艾也是提醒道。

在聽完鄧艾的話之後,簡傑也是瞥了他一眼,後者則是正色說道:「主公在公安經營數載,我相信城中的軍民都是心向主公的!如果我們能夠出其不意得殺進公安城中,恐怕攻守之勢定能馬上轉化!」

鄧艾的這個想法有些冒險,衝進公安城中一個不好就是送貨上門。但鄧艾就是這麼一個冒險的人,就像是偷渡陰平終結蜀國那一戰,中間鄧艾有幾次全軍覆沒的機會,但就是被鄧艾給賭贏了。

現在聽了這句話后,簡傑才知道,鄧艾也不能完全說是賭,就像這次他也分析了公安城中的人心向背。

偷渡陰平之時,蜀漢小朝廷已經和本地豪強離心離德,只要打掉忠於蜀漢成都附近最後的兵力,蜀漢就組織不起有效的防禦。而諸葛瞻又不肯死守險關,把最後的兵力送掉之後,劉禪也就只能投降。

鄧艾就是那種非常聰明的賭徒,從形勢上分析好了再下注。既然鄧艾這種偷家大師做判斷,一瞬之間,簡傑便做出了決定:「行!我跟了!興國你去嗎?」

張苞看了一眼簡傑和鄧艾,最後這才點頭道:「說實話,我覺得有些冒險。但是我阿翁說了,阿傑你是一個聰明人,讓我多多聽聽你的意見。還有士載,我也很佩服他的本事!既然你們兩個都說去了,我自然也沒問題!咱么哥幾個,被人說起來的時候,都會被人說誰誰是關雲長的兒子,誰誰是張益德的兒子,唯獨阿傑,別人說起憲和叔叔,都說他是簡傑你的阿翁,我可不想一輩子生活在父親的陰影之下,我也想讓人稱呼我阿翁,叫他張苞的阿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8章 偷家

6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