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沒條件誰投降啊!

第351章 沒條件誰投降啊!

「簡公到!」

隨著門外僕人的一聲呼喊,姍姍來遲的簡雍出現在了漢中治所南鄭縣的漢寧太守府中。

此時的簡雍一派躊躇滿志的模樣,充滿了成功男性的魅力。就在這短短六年時間裡,簡雍也是交了好運。

首先便是他的老闆劉耷一日千里,橫跨荊益兩州,成了天下數得著的一方勢力,第二便是簡雍的兒子也爭氣,整個劉耷集團中,從劉耷到諸葛村夫,可是紛紛給簡傑點贊。

前幾天一起吃飯的時候,劉耷還張羅著給簡雍續弦的事情,爭取讓簡雍那優良的基因,能夠尋找更多的機會傳下去。

這次出使漢中,然後簡雍又當仁不讓得把這個任務給領了過來。畢竟簡雍的本質工作就是做使節,之前出使過各大勢力,公孫瓚、孔融、陶謙、曹操、袁紹這些風雲人物,簡雍都曾經和他們談笑風生過,更不用說前段時間還說降了劉璋,讓劉耷的入蜀之戰以一個皆大歡喜的結果收場。

另外一個重要原因,便是簡雍曾經見過張魯,並且和張魯在一起吃過一頓飯,算是熟人,展開工作比較方便。

而聽到邊上人在那裡稱呼自己為「簡公」,簡雍更是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他一個破落戶出生的普通人,能混到現在這個地步已經是夠對得起祖宗了。

隨著快步走進了張魯的房間,簡雍也是笑道:「張天師,別來無恙啊!」

「憲和老弟,一年不見,風采更勝往昔啊!聽說憲和在南中一戰剿滅數萬叛軍,名震南中啊!」而咱們的張天師,也是拍了一下簡雍的馬屁。

張魯年輕的時候曾經在成都生活過一段時間,後來雖然到了漢中,但依舊在成都補了很多棋子,簡雍平南中、降劉璋的事情全都傳到了他這裡,可是令張魯大跌眼鏡。

張天師是真沒看出來,平平無奇的簡雍,竟然還有這個本事。可就這種牛逼人物,竟然在劉耷集團之中默默無聞,常年得不到帶兵的機會。

說起來劉耷集團的人也真是慘,因為實力太弱,在這之前,即便是強如張飛也很少有獨立帶兵作戰的機會。

再看看自己手底下那群酒囊飯袋,張魯也是感受到深深的挫敗感。張魯最信任的大將,自然是自己的親弟弟,陽平關戰神張衛。

這位陽平關戰神,在歷史上曾經帶兵抵抗曹操,結果卻是一連出了兩個大洋相。憑藉著漢中那陽平關複雜的地形,張衛本來已經擋住了曹操。

因為軍糧不濟,曹操準備撤退的時候,當夜有幾千頭野生麋鹿破壞掉張衛的軍營,擾亂張魯軍隊的軍勢。恰好曹操部將高祚因為迷路,在山上遇到驚慌的張衛,高祚擊鼓招合山上的其他軍隊,張衛於是便投降了曹操。

本位面,曹老闆脫不開身過來找張魯的麻煩,可是劉耷卻是來了。張魯兄弟可不想輕易便結束張家在漢中的土皇帝生活,要不然歷史上也會在陽平關抵抗曹操,自然進行了抵抗——這劉耷要是不堪一擊,張魯絕對不會介意去做成都之主。

雖然沒有拿到成都田宅,但劉耷還算夠意思,給手下將士們發了不少福利,一個個嗷嗷叫,士氣高的嚇人。

沒有了陽平關的天險,張衛只能硬著頭皮和劉耷打了一仗,然後就被劉耷的全明星陣容給教做人了,本人也被抓了俘虜。現在簡雍作為使節來到南鄭,自然談得是張魯投降的事情。

張衛的失敗,讓張魯看清楚了,自己根本無力在這個亂世爭霸,還是找一條大腿抱上。只是歷史上張魯看好的大粗腿曹老闆無暇過來,讓張魯投降無門。

張魯自然可以一人孤身北上投降,只可惜他漢中經營了二十年的勢力卻無法帶到北方去。而失去了漢中的實力,他張魯還能從曹操那裡得到什麼好處?

所以儘管更加看好曹操,但張魯也沒有選擇離開,在南鄭靜靜得等待著簡雍的到來,繼續商討一下投降的條件——張魯固然帶不走漢中,但他在漢中經營二十年,整個漢中遍布五斗米教徒,還有三巴的巴人與張魯交好,當時張魯投降曹操,可是連三巴的巴人也一併帶走了。真要是和劉耷鬧翻了,張魯絕對可以讓劉耷用一個很慘的代價才能拿下漢中。

「張天師也是風采依舊!這才簡雍過來拜會張天師,還是為了漢室大業而來。現在曹孟德逼迫天子冊封他為魏公,儼然已經有了不臣之心,這是要走王莽安漢公的老路子!張天師身為留侯後裔,怎麼能夠忍心看著大漢江山就此落入逆賊之後?我主玄德公,乃高皇帝苗裔,此時正扛起匡扶漢室的大旗,仿效光武舊事,正需要張天師的相助!」

「憲和,曹孟德還是曹參的後人呢!場面上的話不用多說,還是談點兒實際的東西吧!」簡雍上來便舉起了匡扶漢室的大義,也算是給張魯一個很大的台階,不過張魯還是更加關心自己投降劉耷之後的待遇。

就像是陳佩斯演的小品《主角與配角》上面的那句台詞一樣——「沒好處誰投降!」

「還記得上次見面咱們談的條件嗎?我家主公願意上奏天子,冊封公祺為天師,但是張天師必須配合我家主公進行宗教改革,方可進行傳教!」

這個便是上次見面談的,考慮到天師道頑強的生命力,甚至成為後世道教主要流派,一巴掌拍死他是不現實的,說不準還會出來什麼邪教,諸葛村夫也是同意收編天師道,當然各種各樣的宗教改革是必須的,必須要符合劉耷這個封建統治者的利益。

聽了這話之後,張魯點了一下頭,答應下這個條件,天師道的教義固然會被閹割,但卻有了官方背景,更加方便傳播,得失並不能一下子說清楚。

「另外就是左將軍準備將青城山授予張天師做到場!我去過一趟青城山,那裡可真是一塊風水寶地。想來定能讓張天師修道有成!」

龍虎山是沒有了,但可以有青城山張天師。而且這青城山和天師道非常有緣分,張魯的爺爺張道陵,也曾經在青城山定居過一段時間。另外四年後才出生的另一名天師道領袖范長生,也是長居青城山。

張魯青年時期曾經在成都生活過一段時間,到過爺爺曾經修道的青城山,當真是一塊風水寶地,而且離成都也不算很遠,的確是個好地方。

「還有,左將軍準備封張天師為漢豐縣侯!」為了吃下漢中還有居住在上面的百姓,劉耷也是拿出了足夠的誠意,直接給張魯一個縣侯做做。

「這漢豐縣在哪裡?」雖然大漢的縣侯早就沒有了封國的治理權,但封國的賦稅可是還有權使用的。

可偏偏張魯沒聽書過這漢豐縣,忍不住便向簡雍問道,劉耷要是封個曹操或是孫權地盤上的縣,那就是實在太不厚道了。

「這漢豐縣是我家主公新設的,划朐忍縣西部地置漢豐縣(重慶市開州區),寓意『漢土豐盛』!」簡雍也是笑道。

咱們的劉耷特別喜歡改地名,像是改孱陵為公安,該魚復為永安,在歷史上建安二十一年(公元216年),劉耷便划朐忍縣西部地置漢豐縣。現在為了要安置張魯,劉耷提前把這件事給做了,就是討個好口彩。

劉耷開出的條件誠意十足,讓張魯很是感動,當然,他要是知道投降曹操之後,自己的五個兒子,還有手下閻圃,都被曹操封為列侯,便知道劉耷開出的價碼,也不是特別高。

但誰讓劉耷家底比曹老闆薄那麼多呢!一個縣侯已經是劉耷大吐血拿出來的好處了。

現在劉耷兵臨城下,張魯要是北上投奔曹操,漢中的一切很有可能會打個稀巴爛,早已經對這片土地很有感情的張魯,並不希望有這麼一個結果,他希望自己日後還有機會能夠來到這片土地上。

雖然劉耷現在比起曹操來還很弱小,但他佔據了漢中后便有了割據的資本,能給張魯提供一個穩定的傳教環境。更不用說劉耷還有能臣猛將,爭奪天下也未嘗沒有機會,真要有那麼一天,天師道就要傳遍整個中華大地了。

「張公祺身為留侯之後,自然要竭心儘力,匡扶漢室,現在願意向左將軍投誠,為左將軍的大業貢獻……」

只是就在這個時候,有個不長眼的侍者跑了進來,對著張魯喊道:「曹丞相的使者指名要見天師!」

雖然曹操現在完全無力干涉漢中,但還是派出了使者來見張魯。現在曹操的使者聽說劉耷的使者也來了,自然有些坐不住了,拚命想要見一下張魯,做最後的一份努力。

這句話讓現場的氣氛非常尷尬,張魯也是非常生氣得大罵了一句:「曹操名為漢相實為漢賊,我張魯身為留侯之後,絕對不會與這種逆賊同流合污!我張魯,寧為左公奴,不為曹操上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1章 沒條件誰投降啊!

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