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生子當如

第349章 生子當如

「呂定公是怎麼搞的,不是說劉玄德拿不下益州嗎?怎麼現在劉玄德拿下了益州!」建業城中,孫權那個缺了一角的案子旁邊,越發威嚴的江東之主,臉上露出了一絲惱怒的神情。

就在三年前,孫權聽從謀臣張紘的建議,將治所遷至秣陵。治所遷移的第二年,孫權又修築石頭城,改秣陵名為建業。

與此同時,劉耷也開始向益州進軍,當時孫權向劉耷集團派出了一個軍事觀察員呂岱呂定公。只可惜這仗打了一半,呂岱這麼一個稱得上能臣的人,居然判斷劉耷奪取不了益州,從而返回了建業。

然後孫吳集團一直都以為劉耷在益州待不長,直到劉耷取得益州的消息傳來之後,全都大吃一驚。

「呂岱罪該萬死!當日劉玄德在涪城之外已經斷糧,我以為他完全沒有機會了,這才返回江東,懇請主公責罰!」呂岱知道自家這位主公在某種意義上心眼小、記性好,趕緊把責任攬了下來。

「這事也不能全怪你!劉玄德這個偽君子實在欺人太甚!當日我派仲異率水軍入蜀,大耳賊竟然派人封鎖江面,不讓我們度過,還說什麼劉季玉是他的同宗,不忍我們奪取劉季玉的基業。如果我們奪取蜀地,他寧願披髮入山,做一個野人。鬧了半天,這個大耳賊是自己把劉季玉的基業給奪了!」說起劉耷來,渣權也是一肚子的怨氣。

「蜀地先不管,我們的手夠不到,眼下江東想要長治久安,有兩個城市是絕對過不去的!一個是合肥,另外一個就是江陵了!」渣權抱怨了一番后,他的心腹愛將呂蒙也是接茬說道。

東吳四英將中,呂蒙絕對不是能力最強的那一個,但他絕對是孫十萬最信任的那一個。呂蒙是孫權一手提拔起來的,和孫策的好基友、江東的貴公子不一樣,屬於孫權夾帶里的人物。

因為信任,孫權也是一直在努力培養呂蒙,而呂蒙也沒讓領導失望,通過刻苦學習,水平飛速進步,甚至到了讓大都督魯肅都驚嘆的水平。呂蒙的改變,也讓孫權倍有面子,對他更加信重起來。

雖然「守江必守淮」這條後世戰略家總結起來的格言還沒有形成,但這個時期的牛人們,在南方割據勢力的鼻祖孫十萬帶動下,已經思考守衛南方半壁江山的戰略。

有魯肅這樣的戰略大事指導,呂蒙很快也形成了自己的戰略思維,只是卻和亦師亦友的魯肅有很大的差別。

呂蒙的想法基於魯肅的二分天下,也就是佔據一條完整的長江防線,同時努力向北建立一道緩衝線,已經和後世的守江必守淮很是接近。

那麼想要守淮,就必須奪取合肥,進可攻退可守。而想要全據長江,則要拿回被魯肅借給劉耷的南郡。有了這兩座戰略要地,渣權才能舒舒服服得割據東南半壁江山。

「子明,你是想要和劉玄德開戰嗎?」一聽呂蒙提起江陵,魯肅便有些頭大。

借江陵這事並不是魯肅一個人的事,死去的周瑜也是認可這個方案。只可惜事物都是發展變化的,隨著劉耷勢力的擴張,佔據著上游的劉耷勢力,成了對江東威脅更大的存在。

曹魏打江東,必須要經過水網密集的江淮,那裡正是江東的主場,江東有著勝利的信心。但是劉耷集團想要打江東,卻可以順流而下,水陸並進。

佔據長江上游的劉耷集團,已經成了懸挂在江東頭上達摩克斯之劍,讓江東的很多人處於一種坐立不安的感覺。

「可是……」

正當魯肅想要說幾句維護孫劉聯盟的話時,呂蒙卻是打斷了他:「子敬都督!難倒您忘了南硤戍城下的慘敗了嗎?我們根本沒有爭霸天下的資本!」

隨著呂蒙的一聲質問,被問的魯肅還沒有什麼反應,寶座上的孫權,額頭上卻是冒起了汗珠,他又想起半年前的那場惡戰。

半年前,孫權像歷史上那樣進攻皖城,虜獲廬江太守朱光,獲取人口數萬。本來到了這裡可以稱作完美。

可能是劉耷在益州的順利進軍刺激了渣權,然後孫權繼續向北進軍,結果碰到了歷史上軍功章上有孫權一半的張遼張文遠。

在得到孫權親征皖城的消息后,張遼從合肥向皖城馳援,在增援途中得知皖城失守。張遼在硤石的南面迅速築起了一座被稱為「南硤戍」的堡壘,作為合肥的前哨。然後孫十萬的第一次合肥之旅,還沒有到站,便停在了南硤戍。

一場惡戰打下來,渣權提前享受了本該在一年後享受的那場慘敗,也讓張遼的大名響徹江東,嚇得小兒止啼。

「即便是我們能夠奪下合肥,然後呢?想要爭奪天下就必須要北上青徐,合肥都如此難打,更何況青徐這樣已經沒有水系的支撐,碰上曹魏的騎兵,我軍只有大敗一個可能!曾幾何時,我們需要藉助劉玄德的力量來抵抗曹操,但現在他吞掉了益州,實力已經隱約在我們之上,佔據著長江上游的他,對我們的威脅更加勝過曹操!還請主公三思!」呂蒙還不知道自己剛才一番話,讓孫十萬想起了很多不願意回憶的事情,繼續向孫權陳述起他的想法來。

「好了!先不要爭論了!劉玄德借了我的南郡,至少也要把長沙和桂陽兩郡還回來,甚至應該把整個荊南都還給我!子瑜,你替我走一趟,和劉玄德交涉一下,看看能不能把南郡要回來!我們看看劉玄德的反應再說!我給他面子,希望他也能給我面子!」

隨著孫權拍板定下了「借荊州」的處理意見,這次的會議也基本結束,魯肅和呂蒙等人也紛紛告退。

就在走出孫權的宮殿之後,呂蒙卻是一下子叫住了魯肅:「子敬,我知道您是心懷天下,渴望幫助主公成就一番霸業。可惜有些事情我們得現實一些,南方的人力物力根本沒法和北方比,而我們的軍隊比起北方的騎兵來太弱了,離開了江河,我們只不過是一群待宰的羔羊。或許公瑾大都督在的時候,還有機會試著爭霸天下,但是換成你我,真得沒有這個能力,擔負起一統天下的責任。我也常常怨恨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弱,無法成為主公的韓信!可有時候人就是該認命!對主公來說,最好的結果便是全據長江二分天下!」

而聽了呂蒙這段可以說是掏心窩子的話,魯肅張了一下嘴,卻是沒能說出一句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9章 生子當如

6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