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本位

第345章 本位

比起漢武帝來,穿越者王莽,死後還在那裡發光發熱的董先生,其實都是老實人。

漢武帝在元狩四年時,拿上林苑的白鹿皮做貨幣。然後一尺見方不到的白鹿皮,直接便價值四十萬錢,相當於當時一百畝良田的價格。

緊接著劉徹又規定諸侯朝覲必須進貢白鹿幣,也就是說,他先把白鹿幣按40萬文一張的價格賣給諸侯,再讓這些諸侯把白鹿幣原物奉還,等於白訛人家一大筆錢。

雖然有些無恥,但在漢武帝時,白鹿幣的確曾經流通過一段時間,只不過只有大漢的頂級權貴們才能夠使用,畢竟普通人的身家可能也沒有一張白鹿幣值錢。

「白鹿幣之所以能夠被權貴們承認,就是因為它們能夠在覲見天子時使用,我們想要讓直百能夠使用並被認可,一定要能夠讓它們能夠買到東西,官市便是用來給直百錢消費的,從而讓他們能夠得到百姓的認可!」

隨著張飛說出這一番話后,劉巴驚得目瞪口呆,他是完全沒有想到,自己費盡心思想出來的這個貨幣改革政策,竟然一下子便被張飛這個看不起的武夫給說中了關鍵。

而偷眼瞄了一眼劉巴,張飛心中突然間有了一種報復的快感,便繼續把簡傑信中所寫的內容繼續賣弄一番:

「自從主公奪取江陽以來,採用阿傑提供的新技術,讓江陽縣的精鹽產量提升了至少十倍。主公拿下益州之後,準備實行鹽鐵國營之策。而這鹽,可是百姓生活所需的必需品,在官市之中售賣精鹽,使直百錢可以與精鹽掛鉤,直百便有了信譽,何愁會形成王莽和董卓那樣的膨脹?甚至於不用鑄直百,直接弄一些紙票,只要能讓他們換成等價值的精鹽,一樣能在成都流通!」

其實簡傑寫給諸葛村夫的建議,根本毫無新意,就是抄襲了歷史上劉巴的方法。通過鑄造大錢創造財富,然後利用官市,保證大錢的價值。

劉耷鑄直百,和王莽鑄大泉五十沒有什麼不同,甚至劉耷的一枚直百能頂兩個大泉五十。但並沒有發現益州地區由於虛值貨幣大量增發,從而引起物價飛漲的記載。實際上直百錢直到蜀漢滅亡前,都一直在鑄造,並大量流通與使用。

後世的考古學家,在魏國和吳國的土地上都挖掘出直百來,但是卻很少在蜀國的地盤上挖出魏國和吳國的錢幣來。

甚至於吳國名將朱然的墓中挖出來了六千多枚錢幣,其中便含有不少蜀國的錢幣。像朱然這樣的大將,竟然也花蜀國的錢,實在讓人大跌眼鏡。

上一世簡傑曾經看過一個仿造人類瑰寶蘇聯政治笑話的三國笑話,一個蜀國百姓花了三十錢買了一斗酒,結果魏國百姓聽說了,詫異得問道:「什麼是錢?」而一個吳國百姓聽說了,則詫異得問道:「什麼是三十?」

曹魏很早就想建立自己的貨幣體系了,但很可惜,他們的基礎太差,東漢末年,董卓毀五銖錢而鑄小錢,使得物價飛漲,「谷一斛至數十萬,自是后錢貨不行」。到最後,中原戰亂之地只得重新開啟了以物易物模式,曹操甚至還發明了「戶調製」,廢棄貨幣,用實物谷帛來徵收賦稅。

在這期間,曹操和曹丕都曾努力復行五銖錢,但每次都沒堅持幾個月,就因谷貴而「罷五銖錢,使百姓以谷帛為市」。直到公元227年魏明帝時,中原經濟有所恢復,曹魏才終於實現了魏五銖的重新鑄造流通。但這個時候,已經離曹魏帝國咽下最後一口氣不遠了。

至於咱們孫十萬大帝,眼瞅著隔壁的劉耷和諸葛村夫使用直百收割著百姓的財富,也跟這拷貝了一把,在嘉禾五年(公元236年)春首鑄「大泉五百」,一枚抵五百錢來用。渣權在嘗到甜頭后,又在兩年後鑄造「大泉當千」,進一步掠奪民間財富。

只可惜,東吳政府的控制力遠不如蜀漢,導致地方大族與投機商販趁機大規模私鑄仿製劣幣,甚至出現了「大泉二千」和「大泉五千」這種高面值的貨幣,將東吳市場攪得一塌糊塗,造成了嚴重的通貨膨脹。最後渣權只能在赤烏九年(公元246年)下詔收回大泉,回爐重鑄為器物。

這個笑話就是諷刺魏國退化到以物易物,和孫吳通貨膨脹超級厲害的。

甚至有學者猜測,蜀漢的大錢很可能有某種國家大宗商品儲備作為背書。以蜀漢末年府庫中天量的錦緞觀之,這一儲備應當便是蜀錦。畢竟在漢末三國甚至其後更漫長的歷史階段,錦緞始終扮演著一般等價物的角色。

只是在這種情況之下,幣值相對穩定的蜀國直百,因為蜀國和吳國之間的盟友關係,能夠大量流通到吳國去。

可能有錦緞做背書的直百,簡直是公元三世紀的美金,而大泉五千的孫吳錢幣,都TM快成辛巴威幣了。像朱然這種孫吳權貴,弄點兒直百備上,似乎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再加上蜀國產的蜀錦暢銷魏吳兩國,蜀漢發行的大額貨幣通過貿易大規模輸入東吳,活脫脫一場三國版的通脹輸出。

諸葛村夫能夠在和魏國連年交戰的情況下,依舊把蜀國治理的井井有條,百姓安居樂業,恐怕也是用這種貨幣戰爭的手段,從孫吳掠奪了不少財富的緣故。

不能因為孫十萬每次都在合肥城下吃癟,就否定他對蜀漢北伐的支持,渣權可是拿出真金白銀來支持丞相了!

聽了張飛鹽本位制的想法之後,劉巴也是目瞪口呆,越發不敢小瞧起張飛來。隨著張飛發表完自己的演講,劉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向張飛行了一個禮:「益德將軍果然不凡,之前劉巴多有怠慢,還請將軍贖罪。將軍所講之事,劉巴也是心有戚戚。只是支票這種東西實在有些匪夷所思,恐怕想讓百姓接受有些難度,還是不要邁太大的步子。至於益德將軍選擇用精鹽來錨定直百,也是一個非常好的注意,不過在這裡我個人有點兒小小的建議,精鹽固然是生活的必需品,能夠讓益州百姓接受。但是卻不利於直百的輸出,畢竟曹孟德有河東鹽池,江東也有海鹽之利,我們在這方面沒啥太大的優勢。但蜀地自古為『蠶叢之國』,家家戶戶都有桑梓園,家家戶戶都織布紡織,產出的蜀錦更是名揚天下。我建議實行蜀錦和精鹽的雙重錨定,有這兩種等價物錨定,直百定能夠保持穩定的幣值,甚至還能夠向外輸出!」

隨著張飛和劉巴兩人的一席話語說完,在座的帝國精英們也是紛紛點頭,按照他們兩人的這個架構,直百錢應該是能夠保持非常穩定的幣值,從而讓劉耷大發一筆橫財。

而有錢了的劉耷,也是喜不自勝,從座位上面站了起來,一把握住了劉巴的手:「子初先生果然了得,劉備只恨未能早日與君相識,只希望接下來先生能夠助劉備成就一番事業,劉備絕對不會虧待了先生的!」

本來劉巴非常不喜歡劉耷,但現在人家劉耷把姿勢擺得這麼低,心下感動,也是馬上表態道:「臣定當為主公效力!」

等向劉耷行完禮之後,劉巴又向張飛行了一個禮:「劉巴粗鄙,昨日之事還請將軍見諒!」

而看著自己竟然折服了劉巴,張飛也是選擇見好就收,趕緊也向劉巴回了一個禮:「張飛才是一個粗人,今日所說的事情也只不過是偶有所得,說起其他事情來,恐怕還是要讓先生見笑的!」

看著張飛和劉巴搞在了一起,似乎冰釋前嫌,劉耷悄悄得利用他那超級長的胳膊,將張飛前面那封簡傑寫的信拿了過來,悄無聲息得給撕掉了——

自家兄弟就是一個帶經濟學家!誰贊成!誰反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5章 本位

6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