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心態崩了

第339章 心態崩了

「許靖!你避難到益州來之後,我是怎麼對你的?我任命你為巴郡太守、廣漢太守、蜀郡太守!這全都是多少人想要得到的肥差啊!可你是怎麼對我的?劉玄德兵臨成都,你居然想要翻牆去投靠他!你們都在騙我!你們都背叛了我!來人啊……」

益州牧府邸之中,望著被押過來的許靖,劉璋也是徹底得失態,對著許靖咆哮道。這段時間劉璋實在承受了太大的壓力,前面有讓劉耷入蜀引狼入室,後面有一大票的將領投降劉耷,甚至連自己的女婿都跳反,讓劉璋整個人都差點兒崩潰掉。

「主公息怒啊!許文休天下名士,殺了他恐怕成都離心啊!」隨著劉璋的一陣咆哮,接到陳祗通知的許慈等人,除了害怕勾起劉璋一點兒不好印象的張松,其他人趕緊跑到劉璋這裡來給許靖求情。

看著這滿屋子裡的人都在給許靖求情,劉璋差點兒氣哭了:「你們都在騙我!你們都在準備投降劉備!你們……」

「主公!主……公!」也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又有士兵跑了進來,也不知道因為奔跑還是因為心情激動,話都說不利索。

「什麼事?」已經聽了太多的壞消息,劉璋感覺自己已經練了出來,不再懼怕任何的壞消息。

「劉備又得到了數千援軍,是南中的蠻族!現在正駐紮在城北!」

「南中的蠻族!」當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劉璋的心臟再次收縮了一下。

原先的時候劉璋收到過南中郡縣的求援,不過劉璋其實並沒有把手伸到南中,再加上自身已經泥菩薩過河,所以也就沒有管南中的死活。

反倒是劉耷,竟然有益州之主的覺悟,向南中派出了援軍。對於這個消息,劉璋很是高興。南中可不是那麼好打的,要不然劉璋早就對南中下手了。

單純是疫病這麼一條,便讓多少英雄好漢望而卻步。劉耷貿然進去南中,只會損兵折將,有些虛名還是不要的好。

甚至劉璋心底還有了一絲小希望——劉耷的南征軍染上瘟疫,又傳給了劉耷本部,最後劉耷數萬大軍不戰自潰,只能灰溜溜跑回了荊州。

只可惜劉璋的美夢並沒有做多久,很快便傳來了劉耷的南征軍在南中大勝,斬首數萬叛軍,南中五郡望風而降的消息。

對於這個消息,劉璋是不相信的。不過當時他的情況已經非常不好了,雒城失守,諸葛村夫、張飛、趙雲的援軍開始合圍成都,劉璋根本無法證實這個消息的真假,於是便把他當成了劉耷心理戰的一部分,默認是假的。

當得到城外有大量南中蠻兵的消息后,劉璋再也坐不住,帶著自己的護衛跑到了城牆之上。

「真得是蠻人嗎?」

大漢的大黃弩能射到二百米遠的距離,再加上害怕城內守軍反擊,所以留出了相當大的空間,站在城牆上的劉璋放眼望去,隔得實在太遠,只能隱約看到這些人的穿著非常粗狂,並不能完全判斷這是蠻兵。

只是劉璋話音剛落,對面的蠻兵之中突然一陣嘈雜,赫然又出現了幾隻龐然大物。生怕不知道劉璋知道南中已經歸順劉耷,為了能夠讓劉璋能夠更加清楚得知道這條情報,簡傑還特意讓人運了幾頭大象從南中過來。

成都這邊距離南中不遠,這裡的百姓大多都是知道甚至見過大象這種動物的。隨著這幾隻聲勢驚人的巨獸出現在成都城下,劉璋的心直接便涼了下去,劉耷果然已經平定南中的叛亂,竟然還令南蠻臣服,恐怕傳言之中斬首數萬的輝煌勝利,實打實存在的。

四百年前,當項羽聽到劉三軍營裡面在唱楚歌的時候,心裡一下子崩潰掉。而現在,劉三的後人劉璋,也體驗了一把心態崩掉的感覺。

「主公!聽聞南中的蠻兵也來圍城,現在成都城內一片混亂,很多人嚷嚷著劉玄德破城之後要大掠三日!好多人都在偷偷得往城外跑!」

劉耷可以說是漢末少有的白蓮花,但這朵白蓮花也有黑化的時候,譬如說劉璋便沒想到這朵白蓮花竟然會搶奪自己的基業,現在有人說劉耷會在成都屠城,有些人也會相信的,何況只是大掠三日呢。

「主公!是劉備軍的砲機!」正當劉璋有些失神落魄的時候,突然又有手下喊了起來。

「主公!劉備的砲機非常厲害,當日泠苞將軍便是在涪城城頭上被砲機砸死的!您趕緊躲一下!」

……

經過涪城、雒城的戰鬥,劉耷軍的配重式投石機在劉璋軍中也是形成了很大的名聲,現在看到下面的劉耷軍突然間將加裝了輪子的砲機推了出來,城牆上也是一陣慌亂。

劉璋父子在益州二十年,忠心耿耿的心腹還是有的,馬上便有人想要護著劉璋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

「都別管我!我那裡也不去!就讓我死在這城牆上吧!」經歷了太多的失敗和背叛,心態崩了的劉璋在成都城牆上嚎啕大哭起來。

「不要放箭!我乃左將軍麾下庲降都督簡雍簡憲和,請劉益州與我一敘,我想他一定很想見到他的兩個兒子!」

正當手下試著把劉璋給落下城牆之時,劉耷軍卻是沒有進一步的行動,相反卻是從軍中出來一人一馬,在劉耷軍士兵的護送之下,來到成都城下,正是剛從南中趕到成都的簡雍。

簡雍的聲音不是很大,但護送著他的劉耷軍軍士們也一併呼喊,城牆上的劉璋軍士兵果然不敢有什麼反應。

到了這個地步,劉璋也是真得慘,連個說心裡話的人都沒有,他有兩個兒子,現在竟然都被劉耷給俘虜了。

劉璋長子劉循之前負責在雒城抵擋劉耷,結果雒城被打下來之後做了劉耷的俘虜。次子劉闡,之前在白水關和楊懷、高沛一起監視劉耷,然後一併被劉耷請去了鴻門宴,好在劉耷還有點兒良心,殺了楊懷、高沛,但卻留了劉闡一命。

在歷史上,劉璋投降之後,劉循被劉耷任命為奉車中郎將一直待在蜀地,而劉闡卻跟著劉璋前往公安定居,在呂蒙背刺關羽之後到了吳國,最終形成兄弟分仕兩國的結局。

現在這兩兄弟都在劉耷手上,這也是為什麼簡雍敢於做這麼一個勸降劉璋的使者,這換上一個烈性之人,弄不好便把簡雍這個使者給殺了,但劉璋暗弱,兩個兒子又被劉耷抓做人質,多半不會採取過激的行為。

想起自己落在劉耷手上的兒子,劉璋也是不免一陣悲從心來,許久之後這才喊道:「開城門,放人進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9章 心態崩了

6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