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人質

第332章 人質

「見過都督!」

新設立的建寧郡建伶縣衙之中,曾經在益州郡中跺一跺腳便讓益州郡不得安寧的雍氏、爨氏還有李氏的族長,以及其他一些部落頭領,全都躬身朝著到建伶來視察的庲降都督簡雍行禮道。

簡傑聽到「都督」這麼一個稱呼,首先想到的便是大名鼎鼎的東吳四英將,現在自家老爸因為庲降都督一職被人稱作「都督」,總是有一種莫名的違和感,就像是一群鶴中突然跑進去了一隻雞一樣,好生怪異。

不過簡雍倒是挺享受現在的這個狀態,官腔十足得喝道:「我今日得到密報,左將軍已經攻下雒城,不日便要向成都進發。與此同時諸葛孔明、張益德還有趙子龍三路大軍,一路上攻克州郡,馬上便可以配合左將軍合圍成都!左將軍今年之內便可以拿下成都,成為荊益二州的主人!誰贊成?誰反對?」

之前商討軍事之時,簡雍聽自家兒子說了一句後世電影中的台詞,覺得頗有氣勢的他把這句台詞用到了這裡,聽得簡傑一臉尷尬。堂堂大漢朝廷欽封的左將軍,到你嘴裡怎麼透著一股有活力社會組織的味道——唉,劉耷一伙人一開始就是混社會的,只不過劉關張都轉型了,就剩下簡雍還是原先那股腔調。

「我等恭迎左將軍統領益州!」

隨著簡雍一句話,這些漢人豪強和部落頭人趕緊表態道。不服劉耷的那些人,全都葬身在朱提郡的一把大火之中,剩下的自然都非常支持劉耷。

不過這支持也是有區別的,像是李氏家族,家中的李恢被劉耷任命為太守,自然非常支持劉耷。而雍氏家族,族中將近四分之三的人全都葬身於朱提的一把大火,依附於雍氏的漢蠻百姓也都紛紛背叛。雍高只能向劉耷投降,要不然整個家族就要被連根拔起。

「雍高何在?」看著都沒有人該反對劉耷,簡雍也是直接點名道

「小人在此!」新任雍氏家族的首領雍高趕緊答道。

「你們雍氏身為漢室開國功臣什邡侯雍齒之後,為何不死報效漢室,反倒起兵反叛呢?」

「全都是雍闓父子狼子野心,將整個家族給向了這條不歸路!雍高一定以此為戒,絕對不重蹈覆轍!」雍高心說我們老祖宗的爵位都被削了有三百年了,不過這怨言自然不敢說出來,把鍋都推到了雍闓這對死鬼父子頭上。

「我看你們完全都忘了什邡侯當日對大漢的忠心了!」雖然簡雍表面上一聲暴喝,但這話他心裡都不信,當年雍齒背刺劉三,差點兒便搞死劉三,能有多忠誠。

「小人知錯了!定當洗心革面,以什邡侯為榮,以雍闓父子為恥!」

「算了!左將軍發話了,讓你們雍氏一家返回什邡故里,好好反思一下你們之前的錯誤!」

聽了簡雍的話之後,雍高的心卻是直沉了下去。作為大漢開國功臣之後,雍高自然了解劉家那層數不窮的手段。

像是在前漢時,歷代漢天子都大修陵墓,然後從各地遷移豪強給他們守靈,這個手段非常陰險,不動聲色得便把豪強從老家搬遷到一個陌生的地方,讓他們從頭再來。

這下子雖然讓雍家回到什邡老家,但是他們在南中奮鬥了近三百年的一切都將放棄,而且就在成都的眼皮子底下,再也沒法像在南中一樣作威作福。

只是現在形勢比人強,劉耷的刀把子已經舉了起來,為了活命,雍高只能答應道:「雍氏回到什邡,定當好好反思錯誤,為大漢忠心效勞!」

等安排完雍氏之後,簡雍又瞄向了爨氏的家主爨習。隨著被簡雍瞪上,爨習也是有種被毒蛇看上的感覺。這讓爨習也莫名其妙,他娶了李恢的姑姑,所以這次和李氏一樣,非常支持劉耷,應該不至於被名聲非常好的劉耷給過河拆橋吧!

「李爨二族,在這次左將軍平定南中的戰鬥中,勞苦功高,公忠體國,實在是大漢忠良的表率!」

隨著簡雍定了這麼一個調子,爨習怎麼聽著,簡雍這番話都有些笑裡藏刀的味道,甚至都有點兒讓他難為情。

爨習原先在建伶縣當縣令,多有不法的行為,這豪強嘛,尤其是在南中這種地方,天高皇帝遠的,自然會弄些小動作為自家謀福利。

因為這事,爨習的縣令都被擼了,還連累外甥李恢差點兒丟掉職位。也就是益州太守董和實在器重李恢,這才保住了李恢的督郵一職。

「這是我們應該做的!」而李家的族長要坦然許多,因為李恢搭上劉耷,李家全力支持南征軍,這份讚譽是應得的。

「為表示對兩家的酬謝,左將軍準備從兩家之中精選一些青年才俊到左將軍府中擔任書令史,不知道諸位有什麼好的人選沒有?」

原來只是要幾個人質啊!

當聽完簡雍這番話后,爨習也就徹底放下心來:「正所謂內舉不避親,爨習願意舉薦自己的長子爨石到左將軍府中任職!另外次子爨明頗有勇力,願意派遣他到左將軍軍中效力!」

大漢三公級別可以開府的高官,都可以自行招募一些吏員,這書令史便是其中最低級的,由高官自己出錢聘用,根本沒有編製。現在劉耷只是開府的左將軍,他要是稱帝,就可以授予這些書令史郎官的職位。

爨習比較害怕的是劉耷像收拾雍氏一樣,把爨氏搬到北方去,現在只是找幾個人質,馬上便非常大方的將自己兩個兒子交了出去。

至於給劉耷送人質這事,爨習竟然非常樂意。能夠把兒子送給劉耷這樣的一方諸侯,漢室堂堂的左將軍,還是爨習高攀了。

說到底,南中人的政治地位實在太低,攀上劉耷這麼一條大腿都非常不容易。李恢通過劉耷成了一任兩千石,他們爨氏未必沒有機會改變家族的階級屬性。

看著爨習這幅樂不可支的模樣,簡傑也是微微笑了一下。誰能夠想得到,歷史上爨習的後人,竟然能夠趁著晉朝滅亡后的混亂,統治了南中多達四百年呢?

不過眼下的爨氏,依舊不成氣候,甚至再也成不了歷史上的那種氣候。只要簡傑還有能力影響劉耷集團,爨石和爨明就別想再回南中,他們可能也會有非常不錯的仕途,但卻將會一直漂泊在外,再也沒有回到南中的機會。

本來按照簡傑的打算,要將爨氏和雍氏一樣搬離南中的,不過之前爨氏比較配合南征軍,現在要是過河拆橋,實在有些不地道。

於是簡傑便選擇了一個折中的方案,將爨氏的優秀子弟弄到成都去,也為後來對付世家大族的士族中央化提供一些經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2章 人質

6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