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雖遠必誅

第330章 雖遠必誅

「我告訴你們!知不知道什麼叫做『犯強漢者雖遠必誅!』」

當呂凱和王伉攜手從永昌郡郡治不韋縣的城門走出來的時候,一個城中的小吏正在城門口,吐沫橫飛得向圍觀的漢蠻百姓宣講著朝廷的政策。

「……傅介子在加上自己和只有三個人的情況,當著眾多貴族和樓蘭王室的面前殺死了樓蘭王。然後傅介子也是無所畏懼,直接對當場的貴族說道:『你們的國王背叛了,所以我把他砍了。我殺了國王,這與你們無關。現在你們都不準動,誰敢輕舉妄動,漢軍便會把整個樓蘭給滅掉!』在場的樓蘭貴族全都被嚇得渾身發抖,沒有一個人敢上來給樓蘭王收屍……」

「……班超順風縱火,一時間三十六人前後鼓噪,聲勢喧天。匈奴人亂作一團,逃遁無門。班超親手擊殺了三個匈奴人,他的部下也殺死了三十多人,其餘匈奴人都葬身火海……」

「……陳湯斬殺匈奴單于郅支、閼氏、太子、名王以下一千五百人一十八,然後向大漢天子奏摺寫道『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

「……幾個月後,漢軍糧食耗盡,便用水煮鎧甲弓弩,吃上面的獸筋皮革。耿恭和士兵以誠相待,同生共死,但死者日漸增多,只剩下了數十人。北匈奴單于知道耿恭已身陷絕境,定要讓他投降,便派使者去招降耿恭說:『你如果投降,單于就封你做白屋王,給你女子為妻。』耿恭引誘使者登城,親手將他殺死,在城頭用火炙烤北匈奴使者屍體。北匈奴單于大為憤怒,又增派援兵圍困耿恭,但仍不能攻破城池。……」

聽著郡吏的這番言語,呂凱和王伉相視一笑,又想起了幾日前的那一幕,當時整個永昌郡的軍民,可不像現在這樣囂張。

和其他四郡不同,永昌郡是在一百多年前才成為漢地的,漢民在永昌郡的力量,是南中四郡之中最弱的。

所以當永昌郡鬧起來之後,因為太守調動,永昌沒有主心骨,永昌郡像是孤懸海外的一葉扁舟,隨時都可能被大海擊沉。

最終在永昌軍民中頗有威望的本地人呂凱,還有郡丞王伉二人被推了出來,在兩人的努力下,永昌郡的吏員們緊急遷移幾處漢民聚集點裡的百姓到各處縣城之中,關閉城門,利用縣城這個大的漢民聚居點進行抵抗,固守待援。

在呂凱和王伉二人的共同決定之下,永昌人準備尋找一個值得他們效忠,能夠給永昌帶來和平和安全的主公,成都方向自顧不暇,永昌郡便向作亂益州的左將軍劉耷發生了求救信。

對於劉耷能否會派兵來救援永昌,呂凱和王伉也不敢確定,畢竟比起成都那片富庶之地來,永昌實在太偏遠,有這份精力,去打成都那片花花世界多好,來救援永昌,只能說是一件事倍功半的事情。

然後在漫長的等待之中,某天清晨,睡在永昌郡治不韋縣城牆上的呂凱,驚訝得發現,圍困不韋縣的蠻兵突然間撤退了。

發現這個情況的呂凱不敢大意,因為在和漢人的交戰之中,蠻人的謀略水平也在直線上升,也能玩出一些計策來,讓小瞧他們的漢人吃大虧。

不過隨著派出的探子出去調查,總算是得來了最新的戰報,劉耷派出來解救永昌的援軍,在朱提兩場大戰,斬首三萬,幹掉了包括朱褒、雍良、高定在內的三家叛軍首領,收降朱提叛軍首領孟獲,一時間威震南中。

這個輝煌的戰果,不說南中大大小小的漢人豪強和蠻人頭領,就連呂凱和王伉這樣的官吏都大吃一驚,基本上一戰便把南中大大小小的叛賊們給消滅一個乾淨。以後雖然南中不會多太平,但讓整個南中全面動蕩的叛亂,應該是不會有了。

隨後,又有兩百漢軍從朱提經越巂郡來到了永昌,看著這群精銳的威武之師,永昌百姓也是簞食壺漿,以迎王師。永昌的百姓們可是因為這段時間的叛亂鬧得人心惶惶,隨著漢軍的到來,他們還怕什麼。

伴隨著這支漢軍到來的,還有三顆首級一併送了過來,分別是這次南中叛亂罪魁禍首朱褒、高定和雍良的首級,其中雍良已經燒成了焦炭,然後簡傑又不願意承認雍闓是被己方暗殺,隨便找了一個雍家人的首級,用來頂替了雍良。

不過這種事情,誰還敢有什麼異議。反正是永昌郡的百姓長長得出了一口惡氣,而永昌的各路蠻民,都老實了不少。

緊接著,呂凱和過來平叛的新任越巂郡丞鄧芝合力,又剿滅了一支之前在叛亂中比較鬧騰的南蠻部落,將這麼一支之前鬧事鬧得最凶的部落給殺了個乾淨。

然後,這個只有二百來人的小部落頭領,便有幸和朱褒、高定、雍良這些名震南中的大豪們的首級一併掛在不韋縣的城頭上,警示著那些試圖叛亂,挑戰大漢權威的逆賊們。

隨著小吏講完了一段傅介子、班超、陳湯、耿恭等人的英雄事迹之後,來往聽講的漢民們也是一陣熱烈的鼓掌。雖然其中有些人壓根不知道這些英雄早已經作古,但他們揚威異域的故事,讓這些永昌人有一種安心的感覺,當遇到危難之時,必然會有這樣的英雄站出來保護他們。

而路過的蠻人中能夠聽懂漢話之人,則是趕緊低著頭匆匆而過。有這麼多英雄人物的民族,是如何能夠戰勝的了的呢?還是不要自取滅亡,然後讓自己的腦袋掛在城牆上示眾的比較好。

「你們幾個,快點兒把朱褒、高定,還有雍良這三個賊子的首級給摘下來,一會兒給呂府君帶上去!」

正當小吏想要再吹捧一下大漢勇士的威名時,那邊新上任的永昌太守王伉卻是對著這名小吏吼了一聲。

小吏嘆了一口氣,他早知道朱高雍三人的首級要在南中諸郡巡迴展示一遍的,但到了這個時候卻是對這些噁心的東西有些依依不捨。

城頭上掛著這麼幾個玩意,雖然有礙市容,但真得讓人心裏面非常有安全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0章 雖遠必誅

6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