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分裂

第324章 分裂

「這肯定是劉玄德的手下乾的!」

幾日不見,雍家莊園之中已經變了一個模樣,罩上了一層白色的輕紗。就在幾日之前,雍家的族長,名震益州的雍闓,在外出打獵的時候遇到突然襲擊。

雍闓本人,還有他的貼身護衛全都被殺,沒有留下一個活口。其中雍闓的死法最慘,身上兩箭,然後被人割掉了首級。

雍家到現在也沒能找到雍闓的首級,喪期臨近,無奈之下,雍家只能用木頭雕刻了一個雍闓的首級,這才給雍闓發喪——因為戰爭頻繁,很多人都死無全屍,曹老闆起兵時的貴人鮑信,還有威震華夏的關羽,最後都是靠木頭才保全了最後的尊嚴。

隨著雍闓這個雍家的家主暴卒,整個雍家突然間陷入了四分五裂的狀態之中。雍闓頗有恩信,在雍家威望很高,是一個說一不二的人。

當一個政治強人離開之後,總會有一段空白期,在南中這麼一個偏遠地區,雍闓勉強能算一個政治強人。

一時間,雍氏家族的一些重要人物,依附於雍氏的漢蠻各族的代表,都聚在雍家莊園進行議事。

而一個一身重孝的少年,當著全場眾人的面,在那裡指責起劉耷一伙人是殺害雍闓的兇手來。

這個人便是雍闓的長子雍良,大漢朝歷來以孝治天下,這死了父親,雍良自然非常難過,一對眼睛已經哭得全都是血絲,讓人覺得他隨時會哭出鮮血來。雍良嚷嚷著要報仇,自然是非常正常的反應。

「阿良,你不要如此衝動,這事情是什麼人做的還不好說!」隨著雍良發話,另外一名老者卻是接過了話茬,是雍闓的族兄雍高。

這家族大了,家長里短的事情就多,尤其是雍氏這麼一個在益州繁衍了四百年的家族,早已經分家了好多次,現在生活在南中的其實也是一個支脈。而在南中雍氏之中,也分成了好幾房。

就像是現在說話的雍高,雖然已經和雍闓出了五服,但他們這一系一直都是雍氏家族中比較大的一個山頭。現在雍闓去世,雍高也是活躍起來,想要當雍家的話事人。

「如何不是劉備這個大耳賊所為!?大耳賊圖謀西川,又對南中用兵,我阿翁名震南中,自然是大耳賊的眼中釘肉中刺,他是最有動機動手之人!更不用說大耳賊手底下能人有著關張那樣的萬人敵,也只有他手下的高手們,才能這樣把我阿翁殺得無聲無息!」

「話不能這麼說啊!劉玄德素來有仁義之名,從來沒見過他搞這些小動作,更何況之前孟獲過來找阿闓搬救兵,阿闓可沒有同意出兵相助!劉玄德何苦來暗殺阿闓?咱們雍氏在南中紮根數百年,期間得罪的人可不少,被咱們滅掉的漢民村子和蠻族部落也不少,有些漏網之魚報仇也不是不可能!郡守董公,雖然號稱是個君子,但這位君子可也是綿里藏針的主,之前好幾任郡守都被我們給趕走了,可這位董太守卻把這個郡守之位做得如此穩當,絕對不是一個善茬。更不用說還有李氏和爨氏這樣的大族,他們也有動手的嫌疑!這事怪就怪阿闓平日里太不穩重,但凡要是多帶一些護衛,也不至於身首異處,最差也能留下一些活口,提供一些敵人的線索!」

雍氏在南中樹大招風,細算起來,似乎誰都有動機幹掉雍闓,根據動機來反推兇手,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阿翁他們都是被勁弩偷襲而死,這種精良的裝備,在我們南中能有多少?那些漢蠻百姓能弄到如此之多的強弩?我去問過李家和爨家的家主,他們都指天罵誓,沒有對我阿翁動手,至於董府君,自從我們起事以來,他便一直守在滇池縣,關閉了與我們勝休縣的通道。最關鍵的是,兇手留下的痕迹並沒有完全抹除,他們就是往北方逃跑的!這不明白著是北方的大耳賊所為!我阿翁平日里是怎麼對你們的!?現在他死了,你們竟然不想為他報仇嗎?」說到最後,雍良對著場中的眾人咆哮道。

「亂叫什麼啊!」只是雍良的這一聲咆哮,卻是被雍高一下子打斷,「阿良,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打算,你就想著出兵去打劉玄德的南征軍,然後接著這個機會把咱們雍家的部曲給掌握在手中罷了!我告訴你,這雍家可不是你一個人說了算,而且阿良你阿翁生前早就做了決定,不派一兵一卒到朱提去!你給我記好了!」

「我只想給我阿翁報仇雪恨!」被雍高當頭棒喝了一句后,雍良也是爭辯道。

雍良當然也想著給父親報仇,但在報仇的同時,把雍家的部曲掌握在手中,那自然是更好的,雍良想要握住父親死後的權利真空,要不然整個家族便可能四分五裂,或者控制權從雍良手裡落到別人手中。

這兩種情況都不是雍良想要看到的,所以他便想趁著為父報仇的機會藉機攬權。

「我雍良今日便要出兵前往朱提為父報仇,族中長輩,還有我阿翁生前的朋友,願意出兵跟隨我前往朱提的,請往前一步走!我雍良便是戰死沙場,也會銘記著各位的好!至於那些不願意隨我前去報仇的縮頭烏龜,我雍良再也沒有這樣的親戚和朋友!」

雍良也知道固守老家是父親制定的策略,可是現在這種情況,年少的他想要抓住權柄,只能藉助著出征的機會控制家族部曲,於是不等雍高說話,便半威脅半道德綁架得要求與會人員跟隨自己出征。

隨著雍良拿出這種決絕的態度來,首先便是和雍良有默契的幾個近親站了出來,有這麼幾個挑頭,受過雍闓恩惠,還有一些頗重義氣之人,紛紛跟著雍良站了出來。

不一會兒,現場竟然有三分之二的人選擇了跟隨雍良出征朱提,整個雍家已經開始對立起來。

而那邊雍高則是氣得渾身發抖,一是因為雍良不顧雍闓的策略主動出擊,二則是因為雍良這麼一個小毛頭,竟然藉助著雍闓的遺澤,一下子拉出去這麼多人。

「你們出征朱提絕對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這一仗絕對會輸的!」

雍高已經隱約覺得雍良這一仗會讓雍家元氣大傷,失敗了的雍良固然無法再與雍高爭位,但雍家實力受損卻也不是雍高想要看到的。但雍高其人也不是一個有決斷之人,他要真有決心,就該找機會幹掉雍良,但他完全沒有這份決心。

於是在雍高的怒吼之中,已經拉到足夠支持的雍良,馬上帶著手下的人離開了開會的雍氏祠堂。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4章 分裂

6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