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你坐你也麻

第32章 你坐你也麻

「簡傑拜見師母,拜見小師妹!」

然後諸葛村夫便真得帶著簡傑來到了自己家,若干年後他會為自己引狼入室的行為感到後悔,誰也不想辛辛苦苦養的大白菜就這樣被豬給拱掉。

而就在行完禮之後,簡傑也是偷眼看了一眼自己的師娘黃月英,和小師妹諸葛果。

其實簡傑老早便見過這兩位,但一直都怎麼注意她們,現在倒是第一次好好觀察了一下。

作為荊州地區著名的丑富美,以簡傑的眼光來看,黃月英其實長得非常不錯,唯一的缺點便是稍微有點兒黑,也不是張小三那種黑,而是類似於後世那種某些人刻意曬出來的小麥色肌膚。

至於「黃頭黑面」中的黃頭,在簡傑看來也沒什麼,師娘的頭髮是有些發黃,在這個以黑頭白面為美的時代,的確顯得有點兒另類。不過簡傑看著可沒什麼,他後世見過把頭髮染成這個顏色的姑娘,不知道有多少呢。

總體而言,師娘黃月英,是個顏值在線,就是皮膚不是很白的知性美女,諸葛村夫還是蠻性福的。

不過最讓簡傑嘖嘖稱奇得,還是黃月英面對著諸葛村夫的恭敬和溫柔,就是一個十足的家庭主婦,一點兒都不像個大戶人家的小姐,很容易讓人想起東漢著名隱士梁鴻和他老婆孟光舉案齊眉的故事來。

這諸葛村夫果然有手段啊,他一個流亡荊州的破落戶,居然能夠成了荊州名門黃家的女婿,一下子和荊州牧劉表都成了親戚,不知道能讓多少「太想進步了」的有志青年羨慕嫉妒恨。

唉!也不知道自己將來能找個什麼樣的老婆,人家劉耷和諸葛村夫能夠迎娶白黑富美,還是自身素質夠硬,自己也得好好努力了。

「阿傑哥哥好!」隨著簡傑向著諸葛村夫一家人打了招呼,諸葛村夫的獨女諸葛果也是向著簡傑問好道。

作為諸葛村夫的獨女,今年八歲的諸葛果可是享受了掌上明珠的待遇,不過之前簡傑和她還真得不是很熟。

和簡傑熟的是趙原、張苞、關興和糜威這樣的蜀漢二代們,這些人基本上都是在新野穿著開襠褲一起長大的。至於諸葛果,諸葛村夫才加入到劉耷團伙中幾個月,簡傑認識她也不久,再加上還是一個女孩子,被諸葛村夫兩口子管得也很嚴,自然交集頗少。

「阿果妹妹好!」

諸葛果雖然只有八歲,但已經是個小美人胚子,相貌長得和母親有些相似,不過皮膚卻是和父親一樣白,看骨架似乎也會遺傳父親的大高個,再就是發色微微有些發黃,也不知道是遺傳了母親的發色,還是因為年齡有些小仍處在黃毛丫頭的階段。

看著長相甜美的果兒妹子,簡傑也是笑得心花怒放,在那裡暗罵自己白痴,整天跟著張苞、趙原、關興等可愛的男孩子玩耍,也不想著找個青梅竹馬什麼的。

「阿傑啊!你阿翁不在,這功課我是絕對不能給你拉下的!」看著簡傑那副春心蕩漾的表情,諸葛村夫也是忍不住清了一下嗓子,陰測測得對簡傑說道。

「還請老師您嚴格要求!」感受到了諸葛村夫這強烈的殺氣,簡傑也是瞬間收起自己的小表情,換上一副認真嚴肅的神情。這要追班主任的女兒,也是個技術活,只要搞不死,就要繼續搞。

「你阿翁要出去很久,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你就把這裡當成你的家就行,不用客氣!」倒是黃月英在旁邊說了一句話。

「真得?」聽了黃月英的話之後,簡傑也是欣喜得問了一句。

「當然可以!」聽了簡傑的話之後,黃月英本能得覺得自己好像說了一句不該說的話,不過也沒有收回來。

而得到黃月英的允許之後,跪坐的簡傑也是趕緊從地上站起來,四仰八叉得坐在了地上。

穿越到這個時代,最讓簡傑受不了的,一是那簡陋的伙食,沒有鐵鍋無法炒菜,只有蒸煮烤三樣,實在讓他這個大吃貨受不了。另外一項就是這嚴格要求的坐姿,都是一本正經得跪在地上,跪上一會兒腿都麻了。

簡傑那合二為一的兩個靈魂,都是那種又懶又饞的主,至於這個跪坐,簡傑也是很少坐的,因為他那個老爹簡雍,就是出了名的不好好跪坐的人,從來都是自己一個人一張席子躺在那裡,當著劉耷也是如此。有這樣的一個老爹做榜樣,上樑不正下樑歪,簡傑自然很少跪坐。

看著簡傑的這幅坐姿,旁邊正襟危坐的諸葛果也是有點兒小想法,沒辦法,跪坐實在太累了,她也就在諸葛夫妻不在身邊的時候才敢像簡傑這樣做些不雅動作,雖然難看,但真得很舒服。

看著簡傑這非常不雅觀的坐姿,諸葛村夫夫妻對視了一眼,總覺得是把一個禍害給弄到了家裡來了。

最終諸葛村夫乾笑了一聲:「阿傑是個非常之人,我就不管了,但是阿果,你可得給我老老實實坐好了!」

聽了諸葛村夫的話,真不把自己當外人的簡傑卻是在旁邊說道:「老師,其實咱們的跪坐,對小孩子的身體發育不是很好,容易讓小孩子的腿長得又短又粗,小腿更會有些內八。阿果這樣的女孩子,平日里在外面時端莊一點兒沒問題,但是到了家裡,還是隨便坐吧!」

簡傑是真有些同情諸葛果,因為才坐了一小會兒,他便已經麻了,想想這麼一個漂亮可愛的小姑娘,萬一將來長個蘿蔔腿,多麼得煞風景,白瞎了她父母的優良基因,所以簡傑也是忍不住說道。

隨著簡傑說完話,那邊諸葛村夫卻是將目光投向了自己老婆,他們家裡是有明確分工的,大事諸葛村夫說了算,小事黃月英說了算,什麼事是大事什麼事是小事,由黃月英說了算。女兒在家裡需不需要跪坐一事是件小事,自然由黃月英說了算。

最終黃月英沉默了片刻,這才說道:「阿傑說的也有幾分道理,我自小比較愛動,和幾個姐妹們完全不一樣,她們跪坐的時間要比我長很多,這跪坐好像對身體發育的確有點兒影響,阿果在家裡先不用跪坐了!」

「軍師,不知道您睡了沒有!」只是就在這個時候,帳篷外面卻是突然間傳來一陣響聲,緊接著一個男聲在外面問道,簡傑也是聽出來這是劉耷的親兵隊長陳到的聲音。

「叔至,什麼事情?」聽到這個聲音,諸葛村夫也是趕忙站出來。

「主公有要事相商,還請軍師趕緊過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章 你坐你也麻

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