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友軍有難不動如山

第322章 友軍有難不動如山

「雍大哥,求求你出兵救一下朱提吧!」

益州郡勝休縣的一處大宅之中,從朱提郡趕過來的孟獲,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在那裡向益州大豪雍闓求援。

在西漢開國之初,雍闓的老祖宗雍齒便被劉三分封在益州,在三百年前,雍闓的祖宗雍桓因為不肯從軍攻擊南越,再加上酎金案的牽扯,被漢武帝削去爵位。

但虎死不倒架,在被削掉爵位之前,雍家已經在益州傳承了九十年,積累下不少實力。又過去了三百年,雍姓在益州更加厲害,「恩信著於南土」,成為顯赫的益州大姓。

而在益州郡的雍闓,則是雍氏的族長,一直以來對漢武帝借著酎金案搞掉他家爵位的事情耿耿於懷。看著益州因為二劉相爭而亂作一團,早就有反心的雍闓便趁著鬧一下。

當然,雍闓的鬧不是想著改朝換代,只不過是想要擴大雍氏在益州郡的地盤。在過去幾十年間,他們雍家可是經常搞事情。

當劉焉入主益州,平定任岐賈龍之亂時,雍闓的父親便鬧過;後來劉璋平定趙韙之亂時,雍闓也鬧過;現在劉耷和劉璋相爭,雍闓自然要鬧;按照原本歷史的進程,等劉耷死的時候,雍闓還會鬧。

雍家的策略很簡單,就是日拱一卒,每當益州動亂,成都無暇顧及南中的時候,他們便起來搞事,接近撈上一筆,擴大家族的影響力,等益州安穩下來之後,雍家再當順民。

益州的政權,往往無暇將統治深入到南中,也就對雍家的情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由著他們擴張。

現在雍闓再次鬧了起來,不過益州郡太守董和,還有臨近的永昌郡郡吏呂凱,都不是簡單角色,一定程度上阻止了雍闓的擴張。

而就在這個時候,在朱提吃了敗仗,全軍覆沒的孟獲,跑到了朱提,向雍闓搬救兵了。

「孟獲啊孟獲!是你自己腦子進水了,為什麼與漢軍正面作戰?就憑你那一萬茹毛飲血的野人,如何是大漢天兵的對手!」

說起雍闓這人,其實也有些精神分裂,他其實非常以自己漢人的身份自豪,提起大漢來充滿了自豪,畢竟這個偉大帝國的建立,他的祖先也是出了力的,雖然他祖先一度差點兒讓這個偉大的帝國胎死腹中。

正是因為這份自豪,讓雍闓非常瞧不起孟獲、高定這樣的蠻王,如果不是雙方早有密約,雍闓都不想讓孟獲進自己家門。

其實孟獲自己也覺得自己當時腦子是進水了,竟然想著跟漢軍野地浪戰,這是嫌自己輸得不夠慘嘛,不過孟獲卻是死鴨子嘴硬,繼續狡辯道:

「漢軍的確強大,但我手下的兒郎也不差,朱提一戰,殺傷了八百漢軍有餘!這次進入南中的漢軍只有五千餘人,因為南中的疫病傷亡一千多人,現在只剩下三千人,我已經聯絡高定和朱褒,他們兩人均已答應出兵,再加上雍大哥,我們四家湊上四萬大軍,何愁不能全殲這三千漢軍?」

「八百!?」當聽了孟獲的話之後,雍闓卻是冷笑一聲,「你要是能夠老老實實窩在深山老林里,時不時偷襲一下漢軍,我相信你能殺傷八百多人,你這樣牛逼哄哄得擺開陣勢和人打,就你手底下那群烏合之眾,能打死一百人都算你厲害!」

被雍闓一陣嘲弄,換成以前的孟獲,早就惱羞成怒,但此時此刻,孟獲卻沒敢吱聲,因為根據他所知的信息,朱提一戰,漢軍的傷亡的確不到一百,其中還有幾個人是在追擊之中跑得太快摔傷的。

孟獲為什麼會覺得膝蓋疼,還不是被漢軍的強大給鎮住了!要不然自己做個土皇帝,何等的逍遙自在,非得給自己戴個緊箍咒才爽嗎?

「雍闓!沒想到你竟然這樣不顧大局,你難倒不懂唇亡齒寒的道理嗎?朱提在南中的正中心,一旦朱提有失,你們剩下的三家只能各自為戰,無法聯合起來,只能被漢軍逐個擊破!」被雍闓說中了心中的痛楚,孟獲也是直呼其名起來。

朱提的位置真得很重要,之前孟獲派人向高定和朱褒尋求援軍,兩個土皇帝二話不說便答應下來。只有雍闓,似乎不肯答應出兵,只好讓孟獲自己走了這麼一趟。

「你們真是一群蠢豬!南中地盤廣袤,甚至比內地的一州都要大,你們老老實實守在自己的地盤,漢軍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平定下來。你們在自己地盤上守住要害之地,擁有主場之利,即便是漢軍戰力強大,也奈何不了你們。南中氣候潮濕,只要僵持一段時間,漢軍必然疫病橫生,到時候你們反殺一波,說不準還能大勝一場!可現在倒好,你孟獲竟然把高定和朱褒都叫到朱提去與漢軍決戰。到時候一場大戰下來,漢軍直接便把三郡的義軍給一網打盡了!」

和孟獲、高定這樣的蠻王,朱褒這樣的土包子不一樣,雍闓家學淵源,自家老祖宗,可是和張良、韓信、蕭何並肩戰鬥過的,見多識廣。

平日里雍闓也沒少讀書,《史記》之中的《西南夷列傳》,更是被雍闓翻爛了。雍闓已經從漢武帝平定滇國和夜郎的整個過程之中,找到了對抗精銳漢軍的策略,就是利用南中廣袤的地域、濕熱的環境,來和漢軍打持久戰。

現在孟獲居然想要把各路叛軍聚集到一起與漢軍進行決戰,有那麼一會兒,雍闓都懷疑孟獲已經被劉耷給收編了。

「我孟獲瞧不起你!你雍闓就是一個天字型大小的膽小鬼!」已經和雍闓說了好多話,口乾舌燥的孟獲最後用出了激將法。

「你說我是膽小鬼就是膽小鬼吧!但你在我眼中,也只不過是個無腦莽夫而已,等你們在朱提全軍覆沒,而我還可以繼續在益州逍遙快活!」只是雍闓完全沒有被孟獲激怒,甚至還有點兒唾面自乾的味道在裡面。

孟獲最終點了一下頭,快步離開了雍闓的莊園,他得趕快把這個消息送出去,後面還有一個乙計劃要執行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2章 友軍有難不動如山

5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