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我關羽,打錢

第310章 我關羽,打錢

「原來『簞食壺漿,以迎王師。』這句話是真得!主公在益州的號召力果然強大!」

當簡傑根據自己的歷史知識拉攏過來的強大外援們,正朝著南中進發之時,簡傑從江州出發的五千大軍,也來到犍為郡的最南端僰道縣。

就在簡傑來到僰道縣之前,這裡已經被趙雲的大軍過了一遍,現在已經被納入了劉耷集團的統治之下。

這一日簡傑來到僰道縣的一處村鎮之後,竟然遇到有鄉賢帶著禮物過來勞軍,讓簡傑也是心生感慨,原來「簞食壺漿,以迎王師」這句話是真得,這在封建時代可真不是一個很容易達成的成就。

「更有可能是因為害怕我們騷擾地方,過來送點兒東西花錢買平安的!」只是見多識廣的鄧方卻是搖了一下頭,否定了簡傑的這個判斷。

「孔山將軍,注意一下你的立場!我們又不像曹操一樣亂殺人,是益州的解放者,這些百姓就是來歡迎我們的!」

劉耷軍的軍紀在這個時代還算不錯的,但這種軍隊還是少。人妻曹和孫十萬都有過屠城記錄,而董卓的西涼軍更是野蠻至極,這才讓劉耷軍成了亂世中的一股清流。

被簡傑說了一句之後,鄧方也是用眼白瞥了一眼簡傑,簡氏父子都是那種不拘小節的人,開個玩笑用白眼懟回去倒是他們的日常。

「不知這次帶兵的是左將軍麾下何人,是否認識漢壽亭侯關羽關雲長!?」正當簡傑等人在這裡說笑的時候,卻是有軍士帶著一名衣著不俗的老者走了過來,後者老遠便得意洋洋得向簡傑等人問道。

我去,劉耷這麼一個小團伙,竟然在犍為這麼偏遠的地方還有熟人嗎?聽了這個鄉賢模樣的老人的話后,簡傑一愣,不得不佩服起劉耷集團的人脈來。

考慮到這人可能是關羽的熟人,簡傑一行人趕緊從馬背上下來,全都變得恭敬起來。

要知道,關老二這人雖然非常傲慢,但並非沒有朋友的人,劉耷、張飛、張遼、徐晃,都是他的朋友,想要給關老二做朋友,你得夠強才可以。

「關將軍的二子關興關安國此時便在我軍中,我這便喚他過來與長者相見。對了,不知道長者如何稱呼,與關將軍是何關係?」

收穫名為「關羽之友」的神級在野武將,然後在他的幫助之下順利平定南中。越想越美的簡傑,也是與這個看上去相貌不凡的老者攀談起來。

只是聽了簡傑的話之後,老者卻是一愣:「關將軍還有第二個兒子嗎?」

「什麼?關將軍有兩個兒子,長子喚做關平,次子名叫關興,此時在我軍中的便是關興關安國!」

隨著老頭這段話說完,簡傑突然間覺得不對勁,莫不是這個老頭被人給忽悠了吧?關羽有兩個兒子,《三國演義》上把關平這個親兒子寫成了義子,但其實是親兒子,再加上關興,可不是有兩個兒子。

被簡傑這麼一說,老頭臉色變得有些潮紅,焦急得問道:「不是當年劉關張三人立志干一番大事業,為了去牽挂,絕回心,分頭殺了對方的家小。就在張益德滅關雲長全家時,關雲長之妻胡氏乘亂逃走。後來胡氏回到娘家,生一子關……」

「TMD!是誰這麼說我阿翁的!我阿翁什麼時候會對手無寸鐵的婦孺下手,還是我二爺的親眷!」隨著老頭話剛一說完,遠處卻是傳來一聲炸雷般的吼聲,赫然是張苞跑來了。

其他人不知道,張苞肯定是張飛的種。長得一樣得黑,嗓門也是一般得大,有次被張苞吼了一嗓子之後,簡傑甚至相信了當陽虎膽將是真實存在的。

而隨著張苞到場,關興也是姍姍來遲,當他聽簡傑把這個故事又重複了一遍之後,本來頗為白凈的關興一下子也上了頭,整張臉漲得通紅,連身上的佩劍都拔了出來:「老伯,您這是遇到騙子了!我家阿翁只有我和兄長兩個兒子,再也沒有第三個兒子。即便是有,他不去荊州找我阿翁,跑到僰道這個窮鄉僻壤之處幹什麼?這事和老伯你沒有關係,待我找到這個毀壞我阿翁清譽的騙子,宰了他以正視聽!」

「是啊!絕對不能放過這個騙子!」與此同時,眾人唯馬首是瞻的簡傑也發話了。

在聽了這個騙子的故事之後,簡傑也非常火大,怎麼自家老爹,一直都是個透明人般的存在呢?明明是最早追隨劉耷的人,結果弄得好像許久之後才入伙的。

譬如一百二十回的《三國演義》,劉關張第一回就出場了,但是簡雍卻在第十八回才出場,這時候都已經到二失徐州劇情,離第一回桃園三結義已經整整過去了十年。陳佩斯的配角尚可以露半張臉,簡雍這個配角,直接成了透明人,存在感實在太低。

結果現在倒好,這個騙子編造的劇情之中,又沒有簡雍的存在。這個騙子但凡編個簡雍提刀把劉關張的家屬給一鍋端了的故事,簡傑也不會這麼生氣。

「閹了這……這個騙子!」也就在這個時候,跟在簡傑身旁的鄧艾突然間吼了一聲。

「對!我要閹了他,讓他以後如何再去騙人!這人既然編出這種謊話來,自然不是一個心善之輩,免得他再去禍害其他婦孺,今日便給他去了勢!」鄧艾的話也是引起了關興的響應,他對這個冒充自己兄弟,敗壞父親名譽的騙子可是深惡痛絕,自然想著要好好懲罰下這個騙子。

「俺也一樣!」可能受張飛的影響,當別人說了什麼讓他贊同的話之後,總喜歡說個「俺也一樣」,哪怕你說個「METOO」之類的,也能顯得有文化一些。

看著眼前這幾個凶神惡煞的年輕人,之前過來攀交情的這個小老頭,已經有些嚇得瑟瑟發抖起來。

他本來就是一個偏遠地區的小鄉紳,偶爾和名震天下的萬人敵關羽結了親家,這次聽聞有關羽的手下路過僰道,忍不住招呼一下想要顯擺一下人脈,卻沒想到會惹上這麼一個麻煩。

至於那個所謂是關羽之子的女婿,老頭已經恨得牙根都癢了,這次可真是丟大人了。

「我說士載,你生什麼氣啊?」看著鄧艾把現場的氣氛炒了起來,簡傑忍不住低聲向鄧艾問道。

關興生氣是因為有人冒充他的兄弟,張苞生氣是因為有人說他父親亂殺人,簡傑生氣是因為這個騙子把自己父親給無視了。

你鄧艾跟著生哪門子氣啊?好像跟這個騙子有什麼不共戴天之仇似的。說到底,你一個臭放牛的,能和我們幾個二代比嗎?

「我看著生……生氣不行嘛!這老丈雖然腦袋不……不太靈光,但長得儀錶堂堂,想來年輕的時候是個美男子,估計他家的細君也很漂亮。一想想……想一個漂亮的小細君,竟然被這麼一個騙子給糟蹋掉,我……我心裡難受啊!」被簡傑一問,鄧艾也是痛心疾首得說道。

得了,估計鄧艾這個放牛娃平時沒少YY地主家的漂亮小姐,現在看到某地主家的小姐被一個騙子給睡了,心裡那個恨,就像自己被NTR了一個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0章 我關羽,打錢

5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