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到南中去3

第309章 到南中去3

「你們兩人就是張嶷張伯歧和狐篤狐德信?」

當劉耷安排李恢到南征軍中效力之時,張飛所部藉助著在江州的大勝,一路上所向披靡,已經直搗巴西重鎮閬中,也就是歷史上張飛被手下親兵幹掉的地方。

閬中這個地方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北可支援漢中,東可守衛江州,往西則能進攻成都,是益州一等一的戰略要地。歷史上劉耷沒有把張飛安排在漢中太守位上,而是讓他駐兵閬中,就是把張飛部當成了手裡的機動王牌。

閬中既然如此重要,張飛也得在閬中多多布置,將這塊戰略要地牢牢握在手中。空閑之餘,張飛則是命令手下將士,開始尋找簡傑從南中發來信件中提到的兩個人來。很快,簡傑心中提到的兩個青年英才,便被帶到了張飛這裡。

從茫茫人海中找人,本來是很麻煩的。不過狐篤這人還好說些,他這個姓比較少見。在這個時代,大部分人都是聚族而居的,打下巴西來的張飛派人在郡中一打聽,便找到了好幾處狐姓人家聚居的地方,很快便在閬中找到了這個父親姓馬,自小被養在外祖父家的狐篤。

至於張嶷,本來是要很難找的,畢竟張姓可是一個頂級大姓,張姓人在漢末更是影響著天下大勢。

從張角三兄弟這樣的神棍,到張飛、張遼、張頜這樣的猛將,再到張昭、張紘、張既這樣的名臣,還有張綉、張魯、張燕、張楊這樣的割據軍閥,應有盡有。

甚至於光榮公司的《三國志14》中做了一個姓氏爭霸的劇本,把一個姓氏的人聚集在一起成為一個勢力,而張姓勢力是公認最強的。

想要在偌大的巴西尋找一個姓張的人,哪怕他的字有些生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過正在這個尷尬的時候,張嶷卻是自己冒了出來。

劉耷進攻蜀地,嚴重動搖了蜀地的統治。不只是上南中鬧了起來,就連南充的強盜們也蠢蠢欲動,趁著這個機會下山發財,南充縣的縣令就被一夥強盜給瞄上了。

面對著殺上門來的強盜,沒有留下姓名,但估計是姓劉的南充縣令,在這一刻他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他不是一個人,他繼承了劉三、劉耷的光榮傳統,拋下自己的老婆自己跑路了。

正當即將上演一幕限制級的人人都在履行縣令職責的大戲時,剛剛成年,在南充縣擔任功曹的張嶷勇敢得站了出來,背起縣令夫人,冒著山賊的刀槍劍戟,殺出了一條血路,救出了縣令夫人(也不知道縣令高興還是不高興)。

經過這事之後,張嶷聲名大振,連閬中的官吏都知道巴西有這樣一個勇士。於是張飛一找人之後,張嶷也是很快便帶到了閬中。

「正是!」隨著張飛一聲詢問,張嶷和狐篤也是馬上答應道。

「好!不錯!張伯歧,我聽說過你的事迹,是個好漢子!狐德信,你也不差,前幾日有幾個小吏過來辦事,看到我便嚇得直哆嗦,你卻還有閑心觀察我。左將軍現在兵發蜀地,整個巴西已經投降我家主公,不日整個蜀地便會被我們拿下來。怎麼樣,有沒有想法跟著我家主公打天下!?」按照張飛的性格,他是一般不會和張狐這兩個嘴上都沒長毛的小屁孩多說的,不過簡傑說這兩個人是大才,便耐著性子和他們多說了幾句。

「張嶷對左將軍神往已久!願意為左將軍驅馳!萬死不辭!」隨著張飛拋出了橄欖枝,張嶷首先便接下來。

張嶷這個人慷慨豪烈,四十年後,當姜維第七次揮師北伐之際,已經因為風濕而只能靠著拐杖站立的張嶷依舊執意參加了這場戰鬥,帶領手下的無當飛軍與魏軍交戰,最終因為寡不敵眾,在擊殺數倍敵軍之後全軍覆沒。

張嶷其人,頗有些燕趙遊俠的豪邁之氣,讓張飛也是非常喜歡,忍不住站起來在張嶷胸口上錘了幾下:「真是不錯!如果不是有人執意要你去南中,我就把你留在我身邊!」

「南中?」當聽了張飛的話之後,張嶷愣了片刻。

「不錯!怎麼樣?還想去嗎?去了以後肯定不會讓你們當大頭兵,至少是縣令、郡尉之類的官職起步!」

「我願意!」只是還沒等張嶷開口,另外一邊的狐篤卻是搶先答應下來張飛的邀請。

「你倒是很乾脆啊!南中那地方疫病橫生,德信為何答應得如此乾脆?」張飛其實眼睛里一直都只有張嶷,對狐篤這麼一個平平無奇的年輕人並沒怎麼關注,也是有些好奇他為什麼如此乾脆答應下來。

「小人的父親其實是姓馬,還給小人起了一個馬忠的名字。只是因為父親早逝,家中貧苦,這才被寄養在外祖父家中,並隨外祖父的姓氏,起了狐篤這麼一個名字。我希望能夠闖出一番功名來,將來能夠堂堂整張改回自己本來的姓氏!」

古代人對血親非常看重,很多被收養的人發達之後都會改回自己本來的姓氏。三國之中東吳大將朱然,本姓「施」的他,在養父和舅舅朱治去世后,便想要改回自己本來的姓氏。還有明朝的首輔申時行,不論他是一個尼姑的私生子,還是被舅舅收養了。總之,當他高中狀元之後,也把姓氏從徐改成了申。很多人,都是對自己的血緣非常看重的。

「好!祝你早日能夠堂堂正正的用出馬忠馬德信這個名字!」張飛可不知道自己歷史上會對「馬忠」這麼一個名字恨之入骨,還開口勉勵了一番狐篤。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邊的張嶷也做出了自己最後的決定:「我父親因為常年在潮濕的環境生活,老年之時得過風濕,痛不欲生。我曾經聽說南中那地方氣候濕熱,故此才有些猶豫,生怕自己會像父親一樣病倒!但是左將軍既然肯給我這麼一個機會,我自然要報答左將軍的賞識,即便是粉身碎骨也幹了!」

張嶷出身也很貧寒,現在左將軍劉耷賞識他,願意給他一個階級飛躍的機會,就像是一個基層公務員,一躍成為副市長或是縣長,實現自己的階級跨越,張嶷如何能不把握住呢。

「死什麼的少說!我大哥教育過,只要能活著便好好的活著,這樣才能有無限的未來!伯歧你也好好乾,未嘗會讓你在南中待一輩子的,只要你幹得好,到時候我大哥,說不準還會掉你去參加北伐呢!」說著張飛那蒲扇般的大手,在張嶷的肩膀上,又重重得拍了一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9章 到南中去3

5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