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到南中去1

第307章 到南中去1

「老哥好!不知道雒城那邊什麼情況啊?」郫城城門處,不知道自己已經多了一個兄弟的小吏鄧芝,遇到了一個郫城城中的熟人,忍不住向他打聽起雒城的情況來。

郫城和雒城離得說近不近,說遠不遠,本身也不是什麼戰略要地,所以雒城的激烈戰事,並沒有影響到這邊的情況,城中居民還是像往常一樣生活,甚至有人像是看戲一般眉飛色舞得談論著雒城的戰事。

郫城地方不大,城中百姓不多,在郫城幹了數年小吏的鄧芝,基本上已經把全城的百姓都認識了遍,像是這次被他攔住的這位老哥,前幾日便出發到雒城那邊做生意,這是剛從雒城那邊回來。

自古以來,華夏百姓參政議政的熱情便很高,地命海心之輩多如牛毛,即便只是身為小吏,但鄧芝也是非常關心雒城那邊的情況。

隨著漢末天下大亂,鄧芝為了躲避戰亂,來到蜀地已經十餘年,入蜀之時才二十歲出頭,現在已經成了一個三十六歲的中年人,可以說是大半輩子便過去了,依舊一事無成。

新野鄧氏雖然出名,但是鄧芝來到益州之後,卻是無人賞識了解他。為了生活,鄧芝也只能去依附巴西太守龐毅,這才勉強在郫城混了一個小吏的位置,一晃一蹉跎又是數年過去了。

現在的鄧芝,依舊一事無成,回想一下之前一名相士對自己的評語,說自己年過七十會位至大將並且封侯,鄧芝只想著苦笑一聲。

當時聽到這個相士話時,鄧芝心裏面還非常高興,覺得前途是光明的,勝利是必然的。不過在蹉跎了十幾年之後,鄧芝只覺得這是一個笑話,這相士的話十個有九個是忽悠人的,剩下一個是瞎貓碰上死耗子。

即便是真得准,那麼也不要高興,很有可能意味著鄧芝還要再蹉跎二十來年,年過七十了才有機會一飛衝天。

當然現在鄧芝不知道,再過幾年,他命中的貴人,那個有著一對大耳朵的男人,便會路過郫城,偶爾和鄧芝談了幾句,便馬上把鄧芝提拔成郫令,然後又做火箭般提拔成廣漢太守、尚書,建功立業,最後五十歲的時候封侯,六十歲的時候成為車騎將軍,提前實現了相士的預言。

《出師表》中「蓋追先帝之殊遇」這句話,可不是說著玩的,有多少人,因為劉耷,實現了自己的階級飛躍,打破了頭頂上的玻璃天花板,成就了自己的人生嗎?

「伯苗好!雒城那邊打得非常激烈,左公不知道請什麼人弄出了砲機,能夠打出上萬斤的巨石,一砲糜爛數里,把雒城城牆打得慘不忍睹,聽說前幾日雒城便有一員大將被巨石砸死,被裹著白布從城牆上抬了下去!以我看啊!這雒城守不了幾日了!」

鄧芝雖然只是一個小吏,但小吏想要摟錢也很容易,但鄧芝性格正直。從未經營過私產,都當了車騎將軍了,妻兒偶爾還有忍飢挨餓的時候。

這個商販,還是很喜歡鄧芝這個不貪錢的正直小吏,笑著向鄧芝講述起他在雒城的見聞來。

「萬斤的巨石?一砲糜爛數里?算了!左公的軍隊軍紀如何?」

當聽了這個商販那眉飛色舞的話之後,鄧芝一臉得詫異,總覺得這話裡面水分有些多。但有一點兒可以確認,那就是劉耷在這場戰鬥中處於絕對優勢,雒城這座堅城恐怕支撐不了多久,很快便會被劉耷拿下,等打下了雒城,下一步便是成都,這益州的天終究還是要變了!

不過比起這個來,鄧芝有些好奇劉耷軍的軍紀如何,畢竟鄧芝也希望統治益州的新主人,是一個仁德之人。

「左公的軍隊軍紀非常好,而且還在雒城附近開了一個集市,售賣精鹽,那精鹽的價格可便宜了!我這次回來,也買了不少,要不然伯苗,送你一包?」

「不用了!」聽了這個熟人的好意之後,鄧芝連連擺手,他要是收了這包鹽,他就不是鄧芝了。

等送別了熟人之後,鄧芝也是若有所思。之前鄧芝有所耳聞,劉耷在打雒城時,還派兵把江陽縣等地給打了下來,在江陽縣實行鹽鐵專營,把之前的私人鹽場全都收歸國有,然後劉耷不知道採用了什麼新技術,益州的鹽價便直線下跌,而且質量好上了許多,現在連郫城這邊,都吃上了劉耷售賣的左公鹽,因為太便宜了。

「或許左公真是一個能夠平定亂世的明主吧!」

說起劉耷來,鄧芝也是一臉的佩服,作為新野人,雖然離開老家已經十餘年,但鄧芝還是非常關心老家的情況,沒事便打聽一番,倒是知道劉耷在新野之中的美名。

只可惜,這麼一個優質主公,鄧芝卻是沒有機會和他認識,想想自己可能籍籍無名過完這一輩子,鄧芝心裏面也是有些苦楚。

作為一個正兒八經的士人,誰不想著建功立業呢?可現在鄧芝馬上便要四十歲了。

「你就是鄧芝鄧伯苗!」也就在送別完這個熟人之後,卻是有人驚訝得向鄧芝打起了招呼。

「是啊!您也是新野人?」鄧芝看了一眼這個和自己打招呼的陌生人,一臉的風塵僕僕,他並不認識。但這人一口的新野鄉音,卻是讓鄧芝倍感親切,他已經許久沒有見到過老家的人了。

鄧芝的老鄉左右看了一眼,發現周圍沒有什麼外人在場,低聲向鄧芝問道:「沒錯!我現在在左將軍麾下任職!」

一聽這句話,鄧芝突然間有些激動,莫不是能夠通過這個人搭上劉耷的關係,只是還沒等鄧芝說話,這邊的老鄉卻是繼續開口道:「左將軍舊聞伯苗大才,這次他平定蜀地,想要對伯苗委以重任!不知道伯苗願意到南中去任職嗎?保底從縣令開始干起,太守一般當不上,但郡丞還郡尉還是可以的,不知道伯苗你意下如何?」

雖然南中那地方非常偏遠,疫病橫生,但是已經三十六歲的鄧芝不知道自己一年後會遇到貴人,這麼一個難得的機會,他怎麼捨得放棄,馬上便躬身向這個老鄉施禮道:「鄧芝願為左將軍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7章 到南中去1

5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