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雞頭牛後

第303章 雞頭牛後

「子龍叔叔,您說士載這傢伙能行嗎?您也知道,我不太懂打仗的事情,我想找士載替我主持軍務,不知道他能不能承擔起這個責任來!」

大漢當然是有人才的,至少簡傑便知道一個潛力驚人的大才,等開完會之後,簡傑馬上便想著去找鄧艾。這可是簡傑用來平定南中的王牌,不過剛剛邁出一步,簡傑突然間又猶豫起來。

雖然鄧艾是這個時代最頂尖的將軍,但那是歷史上幾十年後的鄧艾,現在的鄧艾雖然比起歷史上同齡的自己,所受到的教育好了許多,但能不能達到歷史上滅蜀時的指揮能力,還是個未知數。

思前想後,簡傑決心還是問問趙雲的意見,畢竟作為鄧艾的上級,趙雲對鄧艾的了解最全面。而且趙雲這人,能力和眼力都有,更重要的是絕對不會坑簡傑。

「可以!完全可以!士載就是天生的將種,大概出生便是要在戰場之上建功立業的!你知道嗎?士載這傢伙沒事的時候就喜歡看山川大澤,說這裡適合紮營,那裡適合埋伏,說的都頭頭是道!士載把握佔據的機會也是非常出色,在這次的江州之戰中,嚴老將軍被益德包圍之後,曾經差點兒打破一個缺口突圍出去,我還沒有命令什麼,士載便已經搶先堵了上去,他這份閱讀戰場的能力,絕對是一流的!」而聽了簡傑的問話之後,趙雲也是充滿了驕傲得說道,這可是他一手帶出來的兵,自然對他寄予厚望。

「士載,跟我去南中吧!」有了趙雲的背書,簡傑馬上便興高采烈得找到了鄧艾。

「不……不去!」只是面對著簡傑拋出的橄欖枝,鄧艾卻是非常乾脆得拒絕掉。

「我們還是不是兄弟啊?」本來以為自己一招手,鄧艾便納頭便拜,為自己鞍前馬後的效勞,為自己立下平定南中的大功,只是沒想到鄧艾這傢伙竟然一點兒都不給自己面子。

「兄……弟!?前幾日教訓益……德將軍時,是誰用手指指著我,栽贓嫁……嫁禍來?等一會兒……益德將軍打人的時候,是誰告訴……訴益德將軍,我曾經提議在鞭子上沾水,這樣子打起人……來畢竟疼,害得我被多打……了幾下!益德將軍的巴掌,多打一下,多一天下不了床!啊!?這還算是兄弟嗎?」簡傑的表面兄弟鄧艾,馬上便反駁起簡傑來。

一時之間,簡傑也是被鄧艾噎得說不出話來,這傢伙看著不像是這麼記仇的人啊!

「阿傑!我現在能夠站在這裡和……你說話,我很感謝你對我的幫助。如果你要是不去南中,換隨便其他一路,我都跟你去……了!但是南中那地方鳥不拉屎,疫病橫生,一個不慎可能便客死他鄉,我是來建功立業的,不是……去送死的!我家裡還有老母要養活,實在不想冒著這麼大的危……險去南中。而且走其他三路,很有可能會遇到主公!阿傑,我和你不一樣,你父親是主公的元從,你自小便長在主公身邊,一直……被主公視作子侄。我承認阿傑,你的確有著過人的才能,但是沒有你父親的關係,你能夠如……此被主公信任,如此被主公委以重任嗎?而我鄧艾,只是一個窮苦人家的孩子,我沒……有可以拼的爹!」

比起張苞、關興、趙原來,簡傑基本上從來都不拼爹,誰讓他老子不成器呢。但是簡雍就不一樣了,他就喜歡和別人比兒子,就差口出狂言:「我不是針對誰,而是指在坐的(劉耷、諸葛村夫、關羽、張飛、趙雲、龐統、法正)都是垃圾!」

只是簡傑這個有些拿不出手的老爹,在鄧艾眼中卻也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哪怕只是一個一無是處的男人,也能夠令自小便失去父親的鄧艾感到慰藉。

在與簡傑等這幫子季漢二代們交流的過程中,雖然簡傑這些二代們都不是那種盛氣凌人的二世祖,但交往之中還是讓鄧艾感受到了一絲壓抑,畢竟他沒有一個英雄蓋世的父親,甚至連父親都沒有了。

於是乎現在的鄧艾,便想著找機會往上爬。如果是一個有心機的人,可能早就想著如何把簡傑這幫二代們給伺候后,但鄧艾卻只想著通過戰功來引起劉耷的注意,畢竟作為趙雲的親兵隊長,他還是比較容易接觸劉耷的。所以鄧艾不想到南中,只想在靠近成都的地方。

「我明白了!士載,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壓力,你肯定能夠混出頭來的!將來肯定是我們大漢新一代的軍神」

既然鄧艾如此拒絕了自己,簡傑也沒有強求,又和鄧艾客套了幾句之後便轉身告辭,只是就在轉過身的那一刻,簡傑卻是故意又嘟囔了一句:「除了士載,還有人能夠獨領一軍呢?」

當簡傑這句話輕飄飄得說出口后,他背後的鄧艾耳朵卻是一下子豎了起來,趕緊拉住了就要離開的簡傑,換上了一副笑臉:「怎麼著,我有……機會能夠獨領一軍?」

「南中那麼大,到時候多半要分兵,我準備分出一個兩千人的軍團,獨立作戰。我看了一下整個江州的年輕將領,沒有一個人能夠比得上士載,本來是想著讓你統領這兩千人的,可是士載卻想要在主公面前表現,所以只好作罷!」

一時間鄧艾被簡傑攪得心亂如麻,他自然想要能夠接近劉耷,但簡傑給他開出的條件卻讓他難以拒絕,留在趙雲身邊,鄧艾一時間只能擔任他的親兵,擔任衝鋒陷陣的斗將。

本來這也沒有什麼,但獨領一軍的誘惑實在太大了,真要能夠做到他就成了一個真正的將軍,整個人的層次都不一樣了,這對鄧艾以後的發展有很大的幫助。

「說實話,主公對這次的平南之戰非常關注,如果士載能夠有所表現,未嘗不能引起主公的注意。而在這種情況下,士載你在主公眼中的形象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阿傑!咱倆……是不是最好的朋友?」

「是嗎?當時誰在益德將軍面前,一下子就把我給賣了?又是誰嫌棄我把他給鞭子沾水的事情說了出來?」看著鄧艾已經上了勾,簡傑也不在舔著臉求他,而是換上了一副表情。

「是誰?作為阿傑的鐵哥……們,誰讓阿傑不開心,就是和我鄧艾……艾作對!」

「行了!行了別裝了,趕緊去收拾一下,這次平南之戰,我可全指著你了!」

「行!有我鄧艾……艾在,保管馬到成功!對了阿傑,你……你得想辦法把興國、安國他們都拉進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3章 雞頭牛後

5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