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

第297章 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

「永昌!這地方夠遠了!」當聽了哨騎的通報之後,又從劉耷手裡拿過求救文書看了一下后,法正忍不住嘟囔道。

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漢武帝拜唐蒙都尉,開牂柯郡。同年,漢武帝開邛都國置越嶲郡。

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漢武帝屬以滇池為益州郡,分牂柯郡部分併入益州郡,並置朱提郡。

永平十二年(公元69年),漢明帝置永昌郡。

牂柯、越嶲、朱提、益州、永昌五郡,便是漢末南中五郡。其中益州有個益州郡,大概類似於後世的吉林有個吉林市吧。

歷史上,蜀漢建興三年(公元225年)諸葛亮平南中,改益州為建寧,分建寧、越嶲置雲南郡。又分建寧、牂柯置興古郡。三國時期的南中則有七郡,是為牂柯、越嶲、朱提、建寧、永昌、雲南、興古。

而在這南中五郡之中,永昌郡是最偏遠的一個郡,想要夠得著這個郡,得先從其他郡跑過去。

南中五郡,是大漢過去三百年新開闢的地盤,所以其中的各種蠻族非常多,想想日後的雲南省是少數民族最多的省份,便能知道這一番篳路藍縷的開拓有多麼困難。

現在的南中五郡,本來便是益州派遣的流官,勉強與當地的漢人豪強和部落頭領共治的局面。但是隨著劉耷入侵益州,劉璋在益州的統治岌岌可危,南中五郡三足鼎立的平衡局面開始打破。

漢人豪強和部落頭領蠢蠢欲動,開始不鳥劉璋的官員,有的是各人搞各人的事,有的則是聯合起來一起搞事,弄得整個南中五郡叛亂不止。

「怎麼?孝直你覺得不該救嗎?」當聽了法正的話之後,劉耷反問了一句。

「從付出和收益上來看,我真是覺得沒什麼用處!南中五郡遊離於漢地之外,兼之窮山惡水,生存環境非常惡劣。當年世宗武皇帝時,益州郡太守想要擴大轄區,逼迫一些部落編戶齊民,結果造成南中地區二十四邑造反。當時朝廷派遣水衡都尉呂破胡帶領犍為、蜀郡士兵去益州郡平叛,結果叛軍們躲入深山老林,漢軍卻是鬧了疫病。最終被叛軍殺了一個回馬槍,士卒戰死及溺死者四千餘人,根據一些非官方的說法,病死的人是此數的兩倍!直到始元四年,朝廷派出的援軍才再次抵達,這次倒是打了大勝仗。但算起來,漢兵死傷萬餘,朝廷耗費了三十萬萬錢帛的才打贏這一仗。南中的叛軍只不過是疥癬之疾,根本影響不了主公的大業,倒是北方的曹操勢力,才是主公的心腹大患,必須集中全部力量與之戰鬥,還請主公三思!」

益州地盤非常大,涵蓋了後世的雲貴川三省的地盤,而在當下,南中五郡和北面的七郡郡簡直是兩個世界。南中地區在三百年前還是屬於夜郎和滇國兩個獨立的國家,即便是大漢帝國的胃口再好,到現在也沒有徹底消化下來。

過去三百年的時間裡,南中地區一直叛亂不斷,朝廷耗費在上面的力氣可是非常大。

現在的南中,有點兒像一塊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本身南中多山,地形非常複雜,而且氣候炎熱,充斥著熱帶雨林,派大兵前去鎮壓,稍微不留神便有可能翻車。

第一不好尋找敵軍主力決戰,這幫子叛軍躲到深山裡面去了以後,朝廷派遣的大軍只能幹耗在那裡。第二氣候炎熱,疫病叢生,有時候非戰鬥減員比戰鬥減員還要厲害,常常打了大勝仗也會損兵折將。

而且南中的叛軍,也只能在南中行動,一旦北上益州腹地,失去了地利的加持之後,自然是被益州郡兵吊打。也就是說南中那邊鬧得再厲害,一時半會是影響不到劉耷這邊的。

法正的考慮也很簡單,那就是把握住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以和曹魏爭奪天下為主要任務,無關大局的南中叛亂,暫且先放一下。

「當年我在平原做平原相的時候,北海郡被黃巾軍圍攻,受孔文舉厚恩的太史字義殺出重圍來到平原向我求救。當時有人建議我不要前去救北海,說這亂世之中,軍隊才是一個人安身立命的本錢,現在孔文舉四處求援,沒有人會去救他的。我如果不想著奪取孔文舉的北海,去了之後便是帶人受過,只會弄個損兵折將的下場,折損在這個亂世的本錢。我當時只是覺得孔文舉這樣的天下名士,居然找到了我頭上,肯定是被逼得沒有辦法了。孔文舉既然如此禮遇於我,為了還他這個人情,為了北海的百姓,我自然該去救援!」

「再後來,曹孟德在徐州屠殺,陶公也向我求助,當時陳長文還在我手下,他也不建議我去救援徐州,認為我去救徐州未必會有所得,即便能夠得到徐州,將會被袁公路和呂奉先前後夾擊而迅速丟掉徐州。其實我當時根本沒想那麼多,只是覺得曹孟德做得太過分了,他一家人被張闓所殺,他卻找張闓報仇便是了,把張闓凌遲處死也不為過,可是朝著無辜的徐州百姓撒氣算什麼英雄,我氣不過便帶著手底下的將士過去幫忙而已!當時我手下的兵大都是公孫伯圭的,我只帶走了一千自己的本部士兵,又招募了一些饑民這才到了徐州!」

看著劉耷在那裡追憶自己的崢嶸歲月,龐統和法正也是對視了一眼,自家這位主公還真是一個活**,誰找他幫忙他就去,打了那麼多敗仗,居然還能活到現在,也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現在永昌郡找我求援,我如何能硬著心腸不去管他們?我是要做益州之主的,現在益州百姓需要我,如何能置之不理?劉季玉因為暗弱,才被益州從上到下的放棄,我如果不能給益州父老表現出自己能夠保護他們的能力來,如何能夠讓益州百姓心安?如果我現在手上沒有力量也到罷了,但是孔明正帶著數萬援軍向成都進發,如何不能分出一部分人來去南中?永昌的事情,必須要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7章 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

5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