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劉封

第29章 劉封

「您和主公說的是什麼事情啊?」

當這麼一場簡單到不能簡單的宴會結束之後,簡傑在跟隨父親回營帳的路上,也是向簡雍問道。

「你知道劉封嗎?」簡雍語氣非常平靜得對著簡傑說道。

「知道啊!不是主公認的乾兒子嗎?」

聽到這裡簡傑還是有點兒摸不著頭腦,這劉耷一直都沒有兒子,所以之前認了長沙郡劉姓人家的外甥、羅侯寇氏之子寇封做自己的乾兒子,也就是所謂的劉封。

不過這劉封年紀比簡傑大很多,雖然同是劉耷集團的二代,但是彼此之間的往來不多,劉封和關平倒是經常有些走動。然後現在的簡傑,就更不想搭理劉封了,畢竟他這個螟蛉之子實在太尷尬了,和他走得近,豈不是讓諸葛村夫不舒服。

聽了兒子的話之後,簡雍也是長長嘆了一口氣:「你自然是不知道的,主公原先是有一個親兒子的,也叫做劉封,甚至和這個寇封年紀也是相仿!因為不想讓主公傷心,所以也就沒人提起劉封的事情來,所以你們這些小的大多數都不知道這些事。就在主公蟄居新野的時候,也是偶然見到了寇封,當時主公還沒有生下阿斗,連個繼承人也沒有,又想念丟掉的孩子,於是便把寇封認作了義子!」

「莫不是這劉封是父親您給弄丟的吧?」

涼風吹過,簡雍也是給兒子說起了劉耷的一些私事。而這事也是把簡傑聽得目瞪口呆,一下子讓他想起了上一世看過的某個記載。

在魏國郎中魚豢所寫的《魏略》中,記載劉耷在小沛的時候,被曹老闆打得拋妻棄子,把劉禪都給弄丟了,弄得劉禪都被人給賣掉為奴。後來劉耷發達了,手下的一個簡姓將軍這才把劉禪給找回來,被劉耷立為太子。

書上所記載的劉禪年齡和正史上面對不上,也和其他很多記載向抵觸,一般都被認為不可信。但是有很多人卻覺得這事弄不好是真得,只不過被那個簡姓將軍找回來的是劉禪的兄長罷了。

在正史《三國志》中,可是記載過呂布俘虜過劉耷的老婆兒子,當長坂戰神劉阿斗出生時,天下無雙的呂大孝子已經涼了有十年了。

現在當聽簡雍提起這個劉封的事情來,簡傑一下子便想起了這件事。如果劉耷之前的兒子是被簡雍給弄沒的,倒是解釋了他為什麼對劉耷的子嗣那麼在乎,當陽逃亡時拼著命也想著救回劉耷的兩個女兒,後來更是讓簡傑進入險地去幫助趙四救劉耷的兒子,心中對劉耷有愧啊!

聽兒子如此說道,簡雍張了一下嘴,本來想給簡傑講得故事全都講不下去了,簡傑猜得沒錯,劉封就是在簡雍手上弄掉的。

對於兒子能夠猜出這事來,簡雍已經見怪不怪了,自己這個兒子可是一個神童,這種小事能猜出來一點兒都不奇怪。

「的確是我弄丟的!當時候還是在小沛,我跟隨主公從許都來到徐州,本來主公打算與袁紹南北夾擊曹操,結果沒想到曹操來得如此果斷,拋下一切也要幹掉在徐州的主公!然後我們便敗了,人都被打散了,結果在亂軍之中便把劉封給丟掉了!我在徐州尋找了好久,也沒有尋到劉封的下落,只好北上鄴城尋找主公!主公也沒有怪我,依舊待我如初!我本來一切都過去了,只是沒想到,這次的長坂坡,卻是又讓我想起了這件事!為了救阿斗,子龍豁出性命不顧一切,這一切我都看在眼裡。這幾日我便在想,當時如果我也能豁出一切,能否把劉封給救出來呢?」

說到這裡,簡雍也是閉上了眼睛,一臉的痛苦。看得出來,這事已經折磨了他十幾年,而這次的長板慘敗卻是又讓他對這事無法再次迴避。

「阿翁!最為無情是皇家!有些事情過去就過去了吧!咱們別淌這攤渾水了!摻和進立儲事情的,基本上就沒有一個好結果!你可不要把我也給坑了!」看著拿趙四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以至於痛苦不堪的父親,簡傑也是無奈得說道。

簡傑已經看出來了,受了趙四的刺激之後,簡雍這是準備去把劉耷失散的兒子給找回來,而且如果《魏略》中的說法是真得,那麼還真叫簡雍給找回來這個表字可能叫做「升之」的傢伙。

到時候簡雍你讓劉耷、諸葛村夫、劉禪,還有咱們父子倆怎麼辦?這儲君的位置可是劉禪的,你倒好,千辛萬苦給他找回來一個哥哥威脅他的皇位?是嫌諸葛村夫弄死一個劉封不過癮,非得讓他再弄死一個劉封,實現doublekill的成就嗎?

簡傑真是服了自己這個老爹了,這功勞不是這麼立的,弄不好把咱們一家子都立沒了。也難怪陳壽給您老人家寫傳記的時候,其他的人結局,死亡年份都交代了一下,唯獨沒給你弄個結局,你這是犯了嚴重的政治錯誤了!

簡傑開始為劉耷感到深深的難過,自己這個老爸也實在太過缺乏政治敏感性,難怪給劉耷當了二十來年的謀主,讓劉耷空有兩大萬人敵卻只能越混越差,只能等待著命中注定的諸葛村夫前來拯救,都是你這麼一個短板在拖後腿。

「皇家?」當聽了兒子的話之後,簡雍直接便愣了,其實簡雍還真見過不少皇親國戚,他自小長大的樓桑村,一半都是皇親國戚。

「主公將來是要做天子的!這阿斗就是太子,你現在又整出一個劉封來,豈不是要讓他和劉禪爭皇位,到時候劉封肯定爭不過劉禪。主公在的時候還好說,等主公不在了,到時候我們父子都要跟著劉封倒霉!」

「你都在那裡想什麼呢?就主公現在這形勢,他不被曹操消滅就不錯了,還當皇帝!」

而聽了兒子的話之後,簡雍也是用關愛智障的表情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現在的劉耷連一片立足之地都沒有,離當皇帝這個目標離了不知道多少。

也是,就劉耷現在這局勢,恐怕簡雍根本就不覺得劉耷還有逆襲的機會,他要是有這個見識,劉耷早就在北方站穩腳跟了。

對簡雍來說,他只希望幫助自己的老哥們找回他失散多年的兒子,尤其是這個兒子還是自己弄丟的,至於爭奪皇位什麼的,只能說貧窮限制了他的想象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章 劉封

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