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老毛病又犯了

第292章 老毛病又犯了

「阿傑,主公給我寫的信我看了,你在益州做得事情很不錯,尤其是在涼州一事上,能夠領悟到士元的戰略意圖,並且做了那麼多事情,非常不錯!這次你能回來和我們一起入蜀,一定要再接再厲,和士載、興國、安國他們攜手並進,再建功勛!」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之後,那邊諸葛村夫也是也來了一句。

對於簡傑的表現,諸葛村夫也很是欣慰,簡傑在涼州所做的事情,真得非常合他的心意。如果能夠無損吃下漢中,真得是讓《隆中對》的規劃,又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老師謬讚了!不過這次我選擇做信使,其實主要是想要再回一趟荊州,把我在公安那一攤子全都拉到成都去!」

這次簡傑選擇做信使,除了教訓一下張飛外,還想著把自己在公安的那套東西搬到成都去。

畢竟簡傑曾經在公安擔任亭長的永豐亭,已經成了這個時代科技和醫學發展的最前沿。考慮到劉耷集團和江東翻臉的歷史進程,公安這地方其實相當危險,一個不好可能便會便宜了孫吳。

所以這次簡傑回荊州,還想著能夠做一次大的搬遷,把自己在荊州的瓶瓶罐罐,全都搬到成都這個大後方去。

「不錯!你在永豐的那些東西,都很重要,的確應該搬到成都去!前段時間我去過永豐,還視察過火藥的研發情況,現在的火藥被點燃后,會發出極大的聲響和強烈的閃光,只不過離阿傑你說的驚天動地,破壞力大到能炸毀城牆的情況還差一些!」

雖然現在這個時候成都還在人家劉璋手裡面,但諸葛村夫和簡傑說起來都像是在說自己家一樣。

作為一個非常關心技術發展的理工科大拿,諸葛村夫也是一直盯著簡傑在公安的火藥項目組,這個東西按照簡傑所說,基本上就是城牆終結者,能夠迅速解決掉這個年代令進攻方非常頭疼的城牆問題,可以說是劉耷軍北伐神器。

要知道號稱攻城神器的配重式投石機,之所以被歷史淘汰,便是因為火藥在軍事上的廣泛使用,火藥可比投石機厲害多了。

諸葛村夫沒有預料到孫十萬會背盟,但比起兩面臨敵的荊州來說,還是益州這裡更安全一些,所以諸葛村夫支持簡傑把自己的東西全都搬到成都去。

「已經進展到這地步了!不錯啊!說不準便能用在攻城上了!」

只不過這關心火藥項目的進度卻並不快,到現在為止也沒有達到簡傑所描述的水平。但聽諸葛村夫的描述,比起簡傑離開荊州前已經進步了不少。

雖然這種程度的火藥比起後世火藥來可能差很多,但是估計像是太平軍一樣放在棺材下面挖地洞引爆,應該也能夠起到破壞城牆的效果,可以在接下來攻打成都或是長安這樣的重鎮時用得上。

「這次的江州之戰打得真是……暢快……」

正當簡傑和諸葛村夫在那邊交流著接下來的火藥使用心得時,那筆卻是突然間傳來一聲含糊不輕的低吼。

不用看,簡傑便知道這是張飛喝醉了的聲音,自小到大,簡傑已經見過不知道多少次張飛喝醉酒的模樣,現在只聽這聲音便知道這傢伙又喝醉了。

小的時候,張飛一度是簡傑的夢魘,他什麼時候不聽話,簡雍便拿張飛來嚇唬簡傑。雖然不知道張遼是怎麼下得江東小兒不敢啼哭,但簡傑卻是被喝醉了酒的張飛給嚇得不敢哭的。

張飛的酒品非常不好,喝醉了酒便喜歡哇哇亂叫,有時候還會嚎啕大哭,當然最經常做的事情便是打人,經常把人打得鮮血淋漓。有那麼幾次,如果不是劉耷和關羽拉著,估計都能打出人命來。簡傑就是目睹了一場張飛打人的場景,而落下心理陰影的。

不過這張飛打人還比較有分寸,他只打身邊的小兵,對於自家的媳婦兒子,還有簡傑這樣的子侄們,最多就是嚷嚷幾嗓子,沒有真得揍過,但這依舊非常嚇人。

自從簡傑穿越過來之後,這張飛撒酒瘋變得更加變本加厲起來,因為蒸餾酒的出現,讓張飛更加容易喝醉酒。

本來得醞釀下感情,喝上十幾碗酒才醉,現在好了,高酒精的蒸餾酒讓張飛直接便幾口便陷入醉酒狀態。

「三叔喝醉了!」在看到這一幕後,簡傑馬上站起身來,向著周圍的小夥伴們使了一個眼色,這是要開始行動了。

「誰說我喝醉了呢!?我沒醉!再來,再給我喝!」據說喝醉了的人都不會承認自己會喝醉,覺得自己還能再來點兒的張飛也是嚷嚷著要再喝上一頓。

「益德醉了!」看著張飛開始發起酒瘋,諸葛村夫也是馬上讓人把這個酒鬼給拖下去。

隨著諸葛村夫一聲令下,張飛邊上的兩名親兵馬上便一臉生無可戀的站起身來,準備扶著張飛下去休息。

「老子沒喝醉!」只是當這兩個親兵想要扶著張飛下去的時候,張飛卻是一把抓住了其中一人的胳膊,將他一把推翻在地,另外一隻手卻是一拳將另外一人打翻在地。這一拳的力量如此之大,讓離著老遠距離的簡傑都覺得有些疼。

「老子喝酒喝得正痛快!你們這些下人在這裡幹什麼!?掃我的興嗎?」馬上張飛便拳打腳踢得朝著這兩個倒霉蛋打去,看得簡傑都有些過意不去。

「益德!咱們再喝幾杯!」就在張飛在那裡打人的時候,趙雲從座位上站起來,從旁邊架住了打人的張飛。

就張飛這一身的腱子肉,恐怕趙雲不出手,其他人根本阻止不了他。便看著張苞關興這樣的小年輕似乎也很有力氣,但是他們上去,恐怕張飛一嗓子便能讓他們損失大半的戰鬥力。

甚至可能趙雲也阻止不了張飛,但趙雲說的話,卻是讓張飛消了不少怒氣,又踢了一腳躺在地上的一名親兵之後,這才坐到了那裡繼續喝起酒來。

看著在那裡喝得熱火朝天的張飛,簡傑卻是離開了座位,走到那兩個被揍得鼻青臉腫,還淌著鮮血的親兵面前,給他們了一張布條,讓他們擦擦臉上的血,因為今天晚上還需要他們的配合,所以簡傑也是非常親切得向他們問道:「你們兩個叫做什麼?」

可能是整天被張飛暴力虐待,這兩個親兵都有些怯生生得,許久之後才接過了簡傑的布塊,然後一邊擦著臉上的鮮血,一邊向簡傑稟報道:

「小的名叫范強!」

「小的名叫張達!」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2章 老毛病又犯了

5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