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忽悠

第290章 忽悠

「阿傑你也長高了不少啊!」

「我阿翁說了,阿傑你是我們中最有出息的,讓我多向你學習一下!」

「聽說興國(編的張苞表字)在涪城陣斬了一名益州中郎將啊?」

「照這麼說來,興國的武藝應該比原先更加厲害才對,不知道我還能不能打得過你!」

……

當簡傑和張苞一起前往江州城區拜會諸葛村夫和張飛時,首先便碰到了關興和趙原。四個童年好友聚在一起,有著說不完的話,而比起張苞來,簡傑自然更加受矚目一些。

畢竟現在張苞還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將,而簡傑的大名卻已經被曹魏和孫吳兩大集團所熟知,即便是劉耷和諸葛村夫對簡傑也是多有依仗,簡傑已經擠到了張苞他們的父輩之列,自然讓這些小夥伴羨慕嫉妒恨。

「不知道安國和阿原你們兩個武藝有沒有進步呢?」

面對著紅臉膛的關興,還有小白臉般的趙原,簡傑心裏面也是有些感慨。雖然都是季漢的二代人物,但是關興和趙原兩人卻完全不同。

關興是帶著一支兩百人的部曲入蜀的,這都是關羽為兒子精挑細選的精兵猛將,和張苞手底下那二百人的部曲戰鬥力有的一拼。

而趙原則是一個實打實的大頭兵,趙雲的兩百部曲都在鄧艾手底下,趙原也只是鄧艾手底下的一個大頭兵。

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不只是因為關羽和趙雲在季漢政權中的地位不同,也和兩人的處事風格有關聯。趙雲就是這麼一個不太顯山露水,同時對自己要求非常嚴格的人,幾乎沒人能挑出毛病來。

另外就是關興這次的入蜀之行,在簡傑看來,還有著點兒做人質的味道。當然,這個可能是簡傑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歷史上孫權派人到荊州為自己的兒子求關羽的女兒做媳婦,從這個事情上來看,關羽的親屬應該是帶在身邊的。

這可是件非常了不得的事情,因為這個年代的統兵大將,一般都是有人質被扣在自家老闆那裡的。

像是歷史上諸葛恪打合肥新城,眼看就要打下了,守將張特故意向諸葛恪假降,用的借口便是魏國法律規定,被圍攻超過百日而救兵不到的守將,即便是投降了,也不會被朝廷治他們親屬的罪,然後諸葛恪竟然相信了張特的話。

由此可見,這條法律應該是存在於魏國的,弄不好吳國也有,兩國對統兵大將都是有人質扣在手裡的。所以諸葛恪將心比心了一下,同意給張特幾天的時間。

至於劉耷集團,可能壓根就沒有人質一說,劉耷集團很少搞連坐,唯一一個被滅了三族的魏延,更接近於被楊儀泄私憤而遭到的滅族。

反正劉耷集團的叛將糜芳(糜竺一系沒受影響,兒子、孫子都被安排了職位)、孟達(兒子孟興在蜀漢擔任議督軍,蜀亡之後被司馬晉遷徙回扶風老家)、黃權(兒子黃崇做到尚書郎,為保衛蜀漢政權陣亡)、郄揖(這個人不太出名,身為孟達的營都督而跟隨孟達降魏,他兒子是樂不思蜀的配角郄正,這麼一個叛徒的兒子最後做到了劉禪的近臣秘書郎),他們的家屬大都沒有受到株連。

甚至於黃權和孟達,在聽到劉耷和諸葛村夫把他們的家屬殺了泄憤的流言之後,都給劉耷和諸葛村夫辯解,聲稱他們不是那樣的人。

只能說蜀漢政權的人質,留與不留,也沒有太大的差別。一般來說,即便是出了什麼意外,劉耷也不會殺當事人的親屬來泄憤的。

這一次隨著諸葛村夫和張飛、趙雲一併入蜀,讓關羽成了荊州的實際統治者,但對自己兄弟非常信任的劉耷,依舊沒有讓關羽留下人質。

但是關羽卻將關興派出來參加這次的入蜀作戰,在簡傑以小人之心看來,很有可能是變向的給劉耷人質。

都說關羽傲慢目中無人,但是對於劉耷的忠心卻是無可指責的。兩個人的關係從來都不是由一個人做決定的,就像是劉邦和他的發小盧綰,親如兄弟的兩個人最後雖不至於反目成仇,但最終也是各奔東西。

這裡面有劉邦的不是,但盧綰自己做得不對的地方也很多,如果他肯開誠布公得和劉邦談一下,未必會有最終叛逃的結果。

在這一點上,如果關興是被關羽主動送到劉耷這裡來的,倒是能夠看出關羽的政治智慧來,時刻保持與劉耷一致,用送質子的形勢來表達自己的忠誠。

但是簡傑仔細想了一下,自己可能真得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關老二要是能夠有這個政治智慧,何至於弄得眾叛親離,最後身首異處。

所以簡傑覺得是自己想多了,關興帶著自己的部曲來到益州,純粹是過來建功立業的。

「興國,你這次來到江州,怎麼不去與三叔相見呢?他肯定很想你的!」

幾個好友說笑了一陣之後,簡傑便想著把礙眼的張苞趕緊給踢走,便提醒起他趕緊與一年多沒有見面的父親打個招呼。

「哥幾個先聊,我先找我們家老頭子打個招呼!改天咱們好好聚聚,不醉不歸!」聽了簡傑的話之後,張苞不虞有詐,馬上便轉身離開,他的確已經有一年半的時間沒有見過父親了,長這麼大還沒有如此久的與父親分離。

而隨著張苞從眾人的視線之中消失,簡傑則是故作神秘的對著眾人說道:「你們知道嗎?我這次來江州,主公交給我一個特殊的使命……」

隨著簡傑這裝腔作勢的一陣賣弄,在座的幾個小夥伴們全都被簡傑給忽悠住了,豎起耳朵仔細的聽著——這幫渴望建功立業的小夥子們,可是時刻準備著完成劉耷交給他們的任務,不怕有任何的艱難險阻。

只是當聽完了簡傑的使命之後,卻是男人聽了全沉默,竟然一個敢做聲的都沒有。

「我去!你們就這麼一點兒膽子嗎?還想不想建功立業了?」看著男默,簡傑無奈之下只好用出了激將法。

「這有什麼可怕的!我就把這個當做成自己的考驗了!想要做天下第一的武將,益德將軍是繞不過去的一個坎,我要勇敢得面對他,克服心中的恐懼,這樣我才能成為最強的!這種機會,可不是每個人都有的!」

就當一幫人在那裡噤若寒蟬的時候,倒是這個小團隊中最後加入,存在感最低的鄧艾忍不住發了一句。

而聽完這一句,簡傑也是忍不住給鄧艾點了一個贊,看看其他幾個蜀漢二代廢柴們的那副德行,還真遠遠比不上鄧艾來。

「算我一個!這是主公吩咐的事情,自然是沒錯的!我阿翁說了,如果他不在的話,一切都聽主公的!」隨著鄧艾這麼一鼓動,那邊關興也是點頭道。在關老二的熏陶之下,關興可是把劉耷當成了神一般的存在,隨時準備赴湯蹈火,這事既然是劉耷的吩咐,他沒理由拒絕。

隨著眾人將目光瞄向了趙原,這個乖寶寶又猶豫了片刻,這才一咬牙道:「咱們是兄弟,我跟著你們幹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0章 忽悠

5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