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冀城之亂

第286章 冀城之亂

「馬超已經帶軍隊到了離冀城五十里遠的華亭!」

冀城城牆上的一處隱秘角落,被許多親兵隔開的一處空地上聚集了三個人,分別是馬超引為冀城守將的趙衢、梁寬,還有身為涼州從事的尹奉。其中尹奉是剛從城外回來,他向趙梁二將傳達了馬超的行程。

「干不幹?」趙衢惡狠狠得看了一眼梁寬和尹奉。

「為什麼不幹呢?韋方伯對我恩重如山,定當讓馬賊血債血償!」說起馬超來,之前在馬超面前一副忠心耿耿模樣的梁寬也變了樣子。

「馬超現在離冀城有五十里遠!最快半天,最遲一天便能趕回來!我們必須要在半日之內拿下城門,封死馬超回來的路!」尹奉很快便布置起任務來。

「沒問題!東門和西門的守軍都是我的人,南門和北門的防守就薄弱許多,一個衝鋒便能拿下來!」聽了尹奉的話后,趙衢也是冷笑道。

「行!老趙你去奪城門!老尹你去控制城中的姚瓊等人,念在之前的舊情分,他要是願意跟我們反馬就給他們一條生路,要是不願意就把他們統統殺了!我去抓馬賊的家屬,一定要讓他血債血償!」

「沒問題!」聽了梁寬的布置之後,尹奉和趙衢全都點頭道。

「一刻之後開始行動!為韋方伯報仇!」

「為韋方伯報仇!」

隨著三人又一遍低聲呼喊了為韋康報仇的口號之後,便帶著自己的手下,開始準備這場叛亂。

於是一刻之後,歷史上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奪取冀城控制權的叛亂再一次展開。

「從馬者死!反馬者生!」

三人之中對馬超對最為痛恨的梁寬,馬上帶著自己的幾百親兵朝著馬超在冀城的府邸殺去,到了馬府門口更是喊出了這個響亮的口號。

這個年代像劉耷那麼富有人道主義精神的人,終究還是少數,得了勢殺人全家才是正常的操作,這個梁寬又沒有一個叫做黃飛鴻的老師教導他做人的道理,這次沖著馬超的府邸殺去,自然是為了殺馬超全家,送他們去九泉之下與先行一步的族人們回合。

只是就在梁寬想要衝進馬府殺個痛快的時候,卻是從馬府之中射出來一支利箭,恰好射在了梁寬的馬頭上,一箭將這匹西涼寶馬給當場射死。

死去的戰馬重重砸在地上,巨大的慣性將梁寬一併摔在地上。儘管也是自小在馬背上長大,梁寬的馬術非常好,但這個猝不及防的下馬威還是讓梁寬摔得很慘。

摔得灰頭土臉的梁寬馬上便想著站起來,但一陣錐心的疼痛卻是從右腳傳到大腦,他半條腿都被戰馬壓在下面,明顯是剛才那一下連摔帶砸斷掉了。

正當梁寬的親兵想要把梁寬從戰馬屍體下面扯出來的時候,從馬府以及周圍竟然一下子鑽出來一百多全副武裝的騎士,而領頭的人梁寬也認識,赫然是馬超手底下的親信龐柔。

龐柔是龐德的兄長,武藝雖然有些不如弟弟,但箭法卻是不相上下,龐德在襄樊一戰中射中關羽的額頭,這龐柔一箭射死梁寬的戰馬,也不是什麼難事。

而在看到龐柔的同時,梁寬心中突然湧起一種不祥的預感。歷史上馬超窮途末路投奔劉耷,龐柔便跟隨在馬超身旁,一起投降了蜀漢,由此可見這龐柔絕對是馬超的心腹。

雖然過去一百年羌亂不斷,但涼州的民族融合還是非常厲害,很多胡人也是被漢化,更是有不少馬超這樣的漢胡混血。所以在董卓、張綉、馬超等西涼軍閥手底下,都有不少胡人。

現在跟隨龐柔殺出來的便有不少羌人,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梁寬很快便認出龐柔的手下是馬超的親兵。

統帥著馬超本部親兵的龐柔,此時應該已經跟隨馬超來到五十裡外的華亭才對,可為什麼會帶著馬超的親兵出現在冀城之中?

歷史上樑寬做到過曹魏的黃門侍郎,還給涼州著名的俠女趙娥做了一個傳記,自然不是一個頭腦簡單之人。在發現馬超的親信龐柔依舊躲在冀城之中的時候,他便意識到這次可能是一個引蛇出洞的陷阱。

而就在這個時候,龐柔已經帶著馬超的精銳親兵殺了過來,雖然同是西涼人,但人和人並不是一樣的。

梁寬手下的兵,平日里最多也就打打作亂的羌人。可龐柔手下的馬超親兵,可是百戰精銳,馬超在羌人之中的神威將軍之名,多少也是靠了他們。

更不用說他們還曾經在潼關,和曹老闆手底下的精銳過過招,甚至一度有機會取得曹老闆的人頭,戰鬥力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

歷史上,梁寬等人奪取了冀城之後,面對殺回來的馬超,也只能關閉城門據城自守,壓根不敢和已經失去了根據地的馬超進行野戰,就是因為戰鬥力差距實在太大了。

儘管梁寬的手下,是龐柔手下的數倍,可真當打起來之後,梁寬的手下還是阻擋不住龐柔手底下的精銳,龐柔一馬當先朝著梁寬便殺了過去。

梁寬自然知道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只可惜剛才那一下摔的實在太慘,只能在親兵的攙扶之下跑路。

只是移動緩慢的梁寬,如何跑得過騎著戰馬的龐柔,只走了幾步便被龐蓉從後面給追了上來。

梁寬的親兵拚死抵抗,卻是被龐柔的手下駕著戰馬給一下子撞飛,而龐柔則是用長矛直接貫穿了轉過身想要拚死一戰的梁寬的胸膛。

梁寬無力得栽倒在地上,還沒有死透的他抽搐著,聽覺卻是格外的靈敏,耳朵甚至聽到了遠處的城門那裡也在發生著激烈的戰鬥,他們這伙反馬志士,非常不幸得踏入了一個引蛇出洞的陷阱。

想想韋康的大仇還沒有報,自己在冀城的親眷,多半也會遭到屠戮,梁寬的兩眼都滲出血水來。

又過了一會兒,勝券在握的龐柔又策馬來到了梁寬身邊,下馬舉起手裡的短刀,朝著梁寬的脖頸剁了下來,然後梁寬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6章 冀城之亂

5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