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遺計

第285章 遺計

「趙昂在祁山叛亂,如果不能儘早撲滅他,恐怕會有人有樣學樣,先後舉起叛旗,響應夏侯妙才!」冀城之中,馬超的手下參軍梁寬慷慨激昂對馬超說道。

當簡傑朝著荊州行進的時候,在他曾經戰鬥過的涼州,局勢也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首先是經過一段時間的整合,馬超成功獲取了不少涼州豪強的支持,這讓他在涼州的統治更加穩固。

在這種情況下,越發覺得韋康礙眼的馬超,就把韋康給砍了,韋康被簡傑多續了將近有半年的壽命,讓馬超的統治稍微穩固了不少。

多出來這半年的時間,讓馬超把一些本來推到對面的涼州豪強,拉攏到了自己身邊。這個時候砍了韋康,雖然他們對韋康的死非常不滿,但也不至於跟馬超翻臉,因為他們的利益已經在一定程度上綁定。

但還有一些人,那些本來就非常憎恨馬超的人,則更加仇視馬超,一場風暴正在醞釀之中。

緊接著,關中的夏侯淵帶領徐晃、張頜等手下大將,斬禍亂藍田的梁興於鄜,殺夏陽賊靳富,救出被圍困的夏陽長、邵陵令及其官吏,經過連續的幾場大戰,基本上蕩平了關中地區的各路賊寇。

涼州刺史韋康被殺的消息傳到曹操那裡,曹操也是寫信責罵了一番救援不力的夏侯淵。

都是自家兄弟,曹操也知道夏侯淵的難處,根本無力救援涼州,這封措辭嚴厲的信其實只是走個形勢,堵堵某些人的嘴,也算是是個死難的韋康一個交待。

不過夏侯淵卻並沒有把曹老闆的這封信完全當做耳旁風,而是積極準備進攻涼州,一雪前恥。

平定關中,後路無憂,夏侯淵便開始調集大軍,先派張郃率步騎兵五千人為先鋒,抄近路由陳倉小道進兵涼州,自己則督運糧草隨後出發。

隨著夏侯淵開始進攻涼州,被馬超壓制的反馬實力又開始蠢蠢欲動起來。這其中少不了逃到夏侯淵處的前涼州參軍楊阜的煽動。

因為簡傑的那一番騷操作,本來打算在馬超集團內部聯絡反馬志士的楊阜只能無奈出逃,讓楊阜所做的不少努力全都功虧一簣。

當時楊阜已經串聯起不少的反馬涼州豪強,只是他逃到關中之後,再想聯繫這些人可就有些麻煩。

但現在楊阜回來了,正是在楊阜的活動之下,之前形成的反馬聯盟,再度啟動開來。

首先發難的便是守護祁山寨的趙昂,雖然許久之前便參與了楊阜的密謀,但是臨到行事關頭,趙昂卻是有些猶豫不決,因為他的兒子趙月還在馬超的手底下做人質。

在這個關鍵時刻,趙昂的妻子王異鼓勵他邁出了造反的一步。在妻子的暴喝之下,趙昂終於在祁山豎起反旗,吹響了這場反馬之戰的號角。

當聽說趙昂扯起反旗之後,冀城的馬超自然無法裝作看不見,然後召開的會議之上,手下將領梁寬,便在這裡慷慨陳詞起討伐趙昂的事情來。

平心而論,統治境內有人反叛,但凡是個統治者,就應該組織平叛,尤其是現在外有大敵壓境的情況下,更是要採取霹靂手段,要不然會有更多的牆頭草站出來響應夏侯淵。

所以馬超並沒有覺得梁寬的提議有什麼問題:「梁將軍說的沒錯,必須要給趙昂一個慘痛的教訓,這樣才能讓其他的宵小受到震懾,不要以為夏侯淵進軍就會改變什麼!明日我便親率大軍前去祁山平叛!冀城便有勞各位了!」

現在最解氣的事情自然是殺人質,只是趙月這批人質全都被送到張魯的地盤南鄭(「質其嫡子月於南鄭」),馬超一時間不能殺了解氣。

平叛的事情很快便討論完,這一次的會議也就這樣結束。當開完會的馬超離開會議室準備返回自己的私宅時,手下的心腹大將龐德卻是一下子叫住了他:「主公,記得之前劉玄德使者簡傑離開之時,曾經給你留了一個錦囊,說是等曹軍進攻或是涼州有叛亂的時候,可以拿出來看一下!」

「切!一個臭小子故弄玄虛的,令明你居然也放在心上!」只是對龐德提起的那個錦囊,馬超卻是嗤之以鼻。

「我感覺那個簡傑不像是個故弄玄虛的人,或許是真有什麼話要說給主公您!現在外有夏侯淵大軍逼近,涼州內部不服主公的豪傑也是不少,我們必須得慎重啊!」雖然馬超一臉的不耐煩,不過龐德還是想要看看簡傑留下的那個錦囊之中究竟寫了什麼內容。

聽了龐德這個苦口婆心的話,馬超總算知道龐德對自己的忠心毫無疑問,擺了一下手道:「我也不知道扔到哪個角落裡了,要不然令明跟我回一趟家吧!」

一刻鐘之後,在馬超在冀城的征西將軍府中,馬超終於在妻子楊氏的幫助之下,找到了簡傑離開涼州之前遺留下來的錦囊。在打開這個錦囊仔細閱讀了一番簡傑的留言之後,馬超竟然沉默不語起來。

「這位簡從事說的什麼?」看著馬超若有所思的模樣,龐德也是旁敲側擊得問道。

「沒什麼,他說楊阜在涼州的人脈非常廣,說不準已經在我的部下串聯起一幫反賊來。倘若夏侯妙才來犯,或者手底下有人謀反時,倘若我離開冀城前去迎敵或是平叛,會有人在冀城之中作亂!」

「主公!不可不防啊!」

歷史上馬超便是在平定鹵城造反的姜敘時,老窩冀城被留守的趙衢、梁寬所奪,這才進退失據,被一波從涼州趕走。

從這個結果來看,馬超集團對老巢的防禦力度非常低,甚至趙梁這一反,直接便把馬超留在冀城的親屬全都給抓到,基本上可以說馬超及其手下根本沒有意識到冀城會有叛亂。

現在簡傑用一個錦囊把這事給點出來之後,龐德馬上便有些坐不住了,他完全沒有想過冀城叛亂的事,現在想想主力盡出,冀城叛亂,還真是一個非常麻煩的事情。

聽了龐德的話之後,馬超心中也是有點兒猶疑,他不怎麼喜歡簡傑,甚至還覺得簡傑留下的這個錦囊有點兒故弄玄虛的意思。

本來馬超還沒什麼,但是被簡傑說起冀城可能有叛亂之後,他也是下意識得覺得冀城不安全起來。

思來想去,馬超又瞥了一眼錦囊最後的那段話,上面除了預測冀城的叛亂外,還給馬超出了一個引蛇出洞的計策。

簡傑建議馬超裝作帶隊出去平叛,實際上可以安排龐德帶領一支精銳偷偷得藏在冀城之中,等叛亂爆發之後,再裡應外合一舉平定叛亂,徹底清除冀城之中的叛亂分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5章 遺計

5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