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一個人的命運

第279章 一個人的命運

「公佑先生!我給你找來的這個學生,怎麼樣啊?」

來到涪城外的劉耷軍營之中后,簡傑也沒有閑著,自然是把姜維給安排好了,這可是自己連威脅帶忽悠才弄回來的。

本來簡傑以為劉耷回給姜維一個特殊的安排,比如像鄧艾一樣,直接安排到趙雲手底下。但是可能因為龐統重傷,劉耷的心情非常不好,對姜維並沒有太多的關注。

姜維的學業只好簡傑多費點兒心思,好在簡傑把姜維忽悠過來的一大理由,鄭玄親傳的弟子孫乾,簡傑還是能夠說上話的,姜維便正式拜在孫乾門下,學習鄭學典籍。

這不,在把事情安頓下來之後,簡傑便又去看望了一下孫乾,姜維的老大哥他是當定了。

「阿維的底子非常好,將來一定能夠取得不俗的成就,說不准我們鄭學一脈說不準就要靠他的來傳承了!」鄭玄的弟子,恐怕還到不了要姜維來傳承的地步,但孫乾這番話,還是表達出了對姜維的欣賞和看重。

鄭玄的學問本身便傳承自關西人馬融,涼州那邊受馬融的影響也非常大,而自小一直都被家族人嚴格要求的姜維,經學底子非常好,非常令孫乾滿意。

「老師他將鄭公親自作注的《尚書》手稿給了我,我一定要好好努力,報道老師的教導!」而聽了孫乾的稱讚之後,姜維非常感激得說道。

雖然簡傑向姜維許諾得走向人生巔峰的機會沒有出現,但是能夠拜在鄭玄的親傳弟子孫乾之下,對姜維來說也是非常難得的機會。更不用姜維還從孫乾那裡得到了一本鄭玄親自作注的《尚書》手稿,已經讓姜維感覺來益州這次不虛此行了。

因為跟著劉耷,光在徐州便被呂布和曹操先後端了三次老窩,孫乾當時從老師鄭玄那裡傳來的文獻已經丟失了不少。這本鄭玄作注的《尚書》手稿,已經是他僅剩下的老師遺物。

現在孫乾將這本手稿送給了姜維,由此可見孫乾對姜維還是非常喜歡的,有想著好好教育姜維,把他當成自己衣缽傳人的想法。

歷史上的孫乾是在劉耷奪取益州之後去世的,這個時候的他看起來氣色不錯,不像一個只剩下幾年壽命的人,希望在收了一個好徒弟之後,能夠多活幾年。

有了孫乾弟子這麼一個標籤,雖然姜維現在還沒有被劉耷重點安排,但非常念舊的劉耷,將來肯定會優待孫乾的學生,姜維儼然已經有了一個非常不錯的開端。

對比了一下姜維老對頭鄧艾本位面的人生軌跡,似乎姜維也更有前途一些。沒辦法,誰讓姜維家的情況比鄧艾強了太多呢,姜維可以研習經學,而鄧艾卻只能窮得去放牛為生。

在這個經學作為主流學問的年代,姜維的上限已經超過了鄧艾。

有時候,一個人的命運,不只是靠個人的自我奮鬥,在考慮歷史進程的同時,還要看一下這個人的家庭背景。

只是就在和孫乾師徒閑聊了一陣之後,準備離開的簡傑居然又遇到了一個人,另外一個同樣被家庭給耽誤的人,赫然是之前被自家老爸簡雍,花費了四年時間找回來的劉豐。

在見到劉豐之後,簡傑趕緊客氣了一句:「見過……升之!」

至於為什麼猶豫了一下,因為劉豐的存在並沒有被公開,簡傑也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他比較好。

「阿傑你好!」

在見到簡傑之後,劉豐也是有點兒怯生生得向簡傑打了一個招呼,渾身上下透著一股顯而易見的不自信。

在打完這個招呼之後,劉豐便乖乖得做到一邊,靜靜得等待著孫乾的指導,和旁邊意氣風發的姜維比起來,襯托的姜維就像個大少爺一樣。

在劉豐被送回葭萌之後,劉耷馬上便見了他,說起了一些劉豐小時候的事情,劉豐竟然還有些模糊的印象,能夠與劉耷一一對應。再加上劉豐腰部的一塊胎記,劉耷已經確認劉豐便是他的兒子。

因為聽從了簡傑的建議,簡雍並沒有張揚這件事,而劉耷也沒有大肆宣傳,除了劉耷最信任的一些人外,根本沒人知道劉豐的存在。

說到底,劉豐還是吃了沒有文化的虧。雖然對這個失而復得的兒子非常喜愛,劉耷恨不得把最好的一切都補償給這個兒子,但是內心的理智卻是讓劉耷保持住了清明,他沒有宣布劉豐的存在,而是讓他到孫乾那裡進行文化補習。

雖然劉耷不喜歡讀書,但這並不意味著劉耷不讀書,其實劉耷的文化素養其實非常不錯,從他的口中留下了「髀肉復生」、「求田問舍」、「如魚得水」等成語,還有「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這樣的名言。

整個就是一個文盲的劉豐,根本入不了劉耷的法眼。儘管劉耷也是安排孫乾這麼一個飽學宿儒來給劉豐補課,但是現在十八歲的劉豐,已經錯過了最佳的學習年齡,即便是努力補救,所得也是有限。

劉耷可是見識過袁紹和劉表敗亡的人,還和這兩個人曾經有過深入的交流,自然是對繼承人的事情非常警惕。

正是這份警惕,讓劉耷狠著心腸幹掉了追隨自己多年的義子劉封,就是為了給劉禪鋪路,減少蜀漢政權新舊交接時的危機。

現在這個劉豐,比起劉封來,雖然是劉耷的親子,但卻更加不讓劉耷滿意。好歹劉封還有著過人的武藝,但這個劉豐,各方面都非常平庸。

劉豐的養父劉括,只是一個非常普通的普通人,根本沒能力給劉豐提供有用良好的教育環境。在普通環境下成長起來的劉豐,始終停留在一個普通人的層次上。

像是這次見到簡傑,劉豐居然沒想到趁著這個機會好好拉攏一下簡傑。畢竟他劉豐是被簡傑父親簡雍給找回來的,簡雍天然便是劉豐上位的支持者,可劉豐連這點兒見識都沒有。

比起劉豐這麼一個完全不知道什麼脾性的人,簡傑還是更加支持劉禪繼承劉耷的位置。

劉禪被後世罵的那麼慘,主要還是因為季漢政權承載了中國古往今來從皇帝大臣到販夫走卒們各階層人物的美好寄託,不用說劉關張諸葛等人,就連劉禪的兒子北地王劉諶,都用自己的死亡,在劉禪身上狠狠踩了一腳。

君不見,古往今來割據蜀地的政權,有多少滅亡的,但大多數人都視而不見,唯獨斗神被黑成了碳。

反正簡傑覺得,在劉禪手底下打工,你只要管住自己的嘴巴不去詆毀諸葛村夫,不去嚷嚷著劉禪給你戴綠帽子,不去燒毀棧道攻擊友軍,劉禪應該不會弄死你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9章 一個人的命運

5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