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騎白馬的不一定是王子

第277章 騎白馬的不一定是王子

張任站在涪城的城牆之上,望著下面陣營嚴謹的劉耷軍營,心頭一陣悲憤。

張任家境貧寒,能夠出仕擔任州從事,完全是因為劉焉的提拔,所以他對劉氏父子的忠誠毋庸置疑。

所以在劉璋邀請劉耷入蜀一事上,張任立場堅決得反對——我們蜀中諸將難倒不能保衛益州、保衛州牧嗎?為什麼還要引入劉耷這麼一個狼子野心的傢伙?

只是當時的劉璋像是喝了迷魂湯,總覺得引入劉耷之後能夠控制住劉耷,讓劉耷乖乖得給自己看門,就像是某個故事中只看見金子而看不見旁邊護衛的小偷一樣,劉璋的腦子當時根本聽不進不同的意見。

現在劉璋終於自食其果,讓劉耷帶兵打到了涪城。張任本來是想和劉耷野戰一番的,不過劉耷軍的戰鬥力遠在益州軍之上,張任聯合泠苞、鄧賢、劉璝等部與劉耷野戰了一場。

劉耷步軍野地浪戰的實力還是很強的,甚至在漢中之戰逼退了強大的曹操軍團,張任自然是被好好收拾了一番。

不過考驗一個將領實力,很重要的一點兒便是在撤退之中的水平,像是諸葛村夫,撤退的時候總能反殺敵方大將,這可是很高的技術水平。

在撤退的時候,張任親自帶隊殿後,總算擋住了劉耷軍狂風暴雨般的進攻,讓大隊人馬撤回了涪城。

面對著涪城外的劉耷軍,張任突然間生出一種無力感,這個敵人實在太強大了,恐怕涪城也阻擋不了他太久。

也就在這個時候,張任發現城下的劉耷軍中突然間有一陣躁動。張任是一名出色的弓手,藉助著弓手普遍不錯的視力,張任發現,似乎有一個騎著白馬的劉耷軍高層,來到了劉耷軍攻城的最前線。這個發現讓張任怦然心動,因為他知道劉耷騎一匹叫做的盧的白馬。

後世很多不讀書的人鄙視羅貫中寫《三國演義》胡編亂造。但是羅貫中寫這麼一部小說,可是的的確確參考了海量的史料。

像是諸葛村夫在永安設置八陣圖困住追擊劉耷的陸遜這麼一個情節,其實也算是有點兒歷史記載的。

根據《晉書》記載,諸葛村夫死後百年,桓溫伐蜀,便見到了諸葛村夫在魚復留下的八陣圖遺迹,「壘石為八行,行相距去二丈」。也就是說,諸葛村夫未必沒有在永安和陸遜較量過。

至於劉耷的的盧馬,裴松之搜集了一段史料,基本上和劉耷馬躍檀溪的情節一樣,一下子跳出三丈遠,幫助劉耷脫困。

至於的盧妨主的說法,則是劉耷百年之後東晉名臣庾亮的故事,他也有一匹叫做的盧的馬,被人說是妨主,建議庾亮賣掉,只是庾亮卻不願意賣掉的盧來妨礙他以後的主人。

這兩個故事被羅貫中串在一起,才有了《三國演義》中的盧馬的故事。

「將我親兵都給我聚集起來!馬上出戰!」張任馬上便來了精神,他甚至看到了結束這場戰爭的可能。即便不能殺死劉耷,也能重創劉耷集團的高層,因為這個白馬騎士的身份明顯不低,張任看到他所在之處紛紛有人向他行禮。

當一切都準備好之後,本來應該是處在守勢的涪城,突然間城門大開,緊接著便有兩千軍士從城中殺了出來,徑直朝著城外的劉耷軍沖了上去。

面對著主動出擊的涪城軍,城外的劉耷軍可是大喜。這年代攻城可是最難打的戰鬥,很多堅城即便是填人命都填不下來的那種,只能靠長期圍困。現在守衛涪城的劉璋軍主動出擊,劉耷軍自然非常開心。

「給我繞后吃掉他們!」此時此刻,龐統便站在雙方交戰不遠處的地方,雙方交戰時明晃晃的武器,噴射出來的鮮血,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而在劉耷軍擋住涪城軍之後,龐統也是下達圍殲的命令。一下子通過野戰吃掉兩千守軍,首戰大勝,對於接下來的涪城之戰,絕對是一件非常利好的事情。

只是正當龐統覺得勝券在握的時候,戰局卻是瞬息萬變。在出擊的兩千涪城軍中,突然殺出來二百騎兵,竟然一下子鑿穿了劉耷軍的正面防線。

有碼的顏值比起無碼的還是要高一截,這有馬的騎兵打起步兵來自然更是厲害。在這股騎兵的衝擊之下,劉耷的步兵方陣一下子便被撕開了一個口子。

緊接著這個口子像是腐爛的傷口一樣,迅速向周邊擴散,在這隊騎兵的帶動之下,涪城軍的步兵方陣像是一個鑿子一樣,鑿進了劉耷軍的方陣之中。

「沖不動了!」隨著張任長矛刺穿了一名劉耷軍的士兵,張任貼身的親兵隊長對著張任吼道。

這次的突襲,張任把自己的二百親兵全都拉了出來。張任的親兵,自然是蜀地一等一的勇士,平日里好吃好喝的養著,武器精良,更是清一色的騎兵。

蜀地雖然大多數都是山地,但是在成都附近卻是存在著一片成都平原,騎兵在劉璋經歷的歷次叛亂之中,還是爆發出很重要的作用。

幽州和涼州一直是大漢的產馬中心,其實益州也產馬,只不過益州產的馬普遍個頭比較矮,衝擊力不足,一般只被人用來當做蓄力。

張任的這二百騎兵,基本上全都是騎得高價買來的涼州馬,在蜀地的騎兵之中,可以說是一等一的存在。

「再給我沖二十步,然後給我放弩!」不過張任卻並不想馬上放棄,他離劉耷軍那個騎白馬的高層還有些距離,現在放弩,恐怕造成的殺傷有限。

而隨著大吼完這一聲后,張任又親自帶隊往前面殺去。在主將的鼓舞下,張任的親兵氣勢大漲,然後又往前突進了二十步。

到了這個距離之後,已經突不動的張任,拿出了馬背上一直放著的弩,朝著遠處的白馬便射了一箭。隨著張任這一箭射出,呼啦啦又有近百隻弩傾瀉而出,張任的親兵裝備精靈,每人都配著一支弩。

因為親兵在突擊之中有戰損,還有一些人距離還是有些遠,這近百支早已經上好了弦的弩,最終只有四十來支射到了那邊的白馬騎士附近。

雖然這名騎士身邊也有著不少護衛,但是張任的突擊實在太快,然後暴風驟雨般的一輪齊射直接打出去,讓這些護衛猝不及防下傷亡慘重,即便是那名白馬騎士也是中箭從馬背上栽倒了下去。

估計有三支弩箭射到了那人身上,但張任無暇繼續調查戰果,只是趕緊調轉馬頭,護衛著自己的親兵,還有出戰的涪城兵們趕緊撤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7章 騎白馬的不一定是王子

5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