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空食盒

第274章 空食盒

「金禕見過荀令君!」

轉眼間,離告知荀彧曹操想要自立為魏公又過了數日,金禕一直都在耐著性子等待著情況進一步的發展,只是卻是石沉大海一般,再也沒有了什麼反應。

簡傑發出的警告有些早了,曹操這邊連試探大眾輿論的董昭還沒有站出來,金禕甚至都覺得簡傑這個消息並不准確,可能只是捕風捉影。只是這一日,荀彧卻是主動要求金禕到他府上一敘。

一進到荀彧的書房之後,一股淡淡的清香便傳過來,可這房間里並沒有熏香。喜歡熏香的荀彧,因為熏得時間太久,身體都能散發出一定程度的香味來。

金禕眼前的荀彧正端坐在一張小几之後,桌子上放著一杯酒,還有一個空食盒。雖然荀彧表面上非常平靜,但還是讓金禕感到一股壓抑。

「德禕請坐!」看到金禕進來,荀彧也是招呼金禕坐下。

「那事是真得!?」

「千真萬確!曹丞相的確想要做魏公,然後是魏王,最後魏文帝!他已經授意讓董公仁站出來吹一下恢復五等爵制度的風,只不過董公仁還沒來得及站出來!」

「那曹丞相是怎麼說的!?」當聽了荀彧的話之後,金禕也是大吃一驚,忍不住便咽了一口口水,這麼機密的消息,恐怕整個曹操內部核心也沒有幾個人知道這個事情,但是簡傑卻真得知道了,這讓金禕甚至都覺得有些恐怖,難倒簡傑還策反了其他曹魏的高層嗎?

「我勸說曹丞相,說他本興義兵以匡朝寧國,秉忠貞之誠,守退讓之實;君子愛人以德,不宜如此。只是說完之後,曹丞相非常不高興,然後在一起吃了一頓飯之後便再也沒有提這個話題。直到今日,曹丞相終於給我送來了這麼一個東西!」

「食盒?」只是金禕一時間卻並沒有看得懂這個啞謎。

「不過是空的!曹公是想通過這個食盒告訴我,以後沒有漢祿可食,算是對做魏公一事的回應。邁出了做魏公這一步,日後只有繼續做魏王和魏文帝一路走下去,沒有回頭路了!」

說完之後,荀彧臉上竟然流下了兩行清淚。曹操送來這個空食盒,也不是一定要讓荀彧去死,只是用來表明一下自己的態度,只是荀彧卻用死亡來回應了曹操。至於這淚水,荀彧也不知道是為誰而流,是為大漢?是為自己?還是為曾經的漢室忠臣曹操?

「那令君您準備怎麼辦?」雖然早就認定了曹操是個漢賊,但是當從荀彧口中聽到這話時,金禕還是有些激動。

「有死而已!我這桌子上的酒是杯毒酒,我本來想一死了之,不過德禕既然找過我,我自然要把這事情交代清楚之後再上路!」

在說完這話的同時,荀彧心頭浮現出另外一個人的身影,當時他面對著曹操的挽留,卻還是選擇了去死,而在死前也曾經說出過這四個字,看來他對曹操也是失望至極。

只是在聽完荀彧這最後的遺言之後,金禕卻是冷笑了一聲:「都說荀令君是王佐之才,當今天下一等一的奇才。但今日我才發現,令君你也只不過是一個孬種而已!我金禕雖然無能,但身為漢臣,面對著篡漢的逆賊,也會賭上自己一家老小的性命,和逆賊拼到底。而令君你,這個滅亡漢室的罪魁禍首,卻不肯承擔起身為漢臣的責任,像個懦夫一樣選擇自我了斷!你只是一個膽小鬼而已,你根本沒有對抗曹孟德的勇氣……對了,你早已經和曹孟德結成了姻親,你死了不要緊,你們潁川荀氏可以繼續在魏國做你們的高官顯貴。說到底,你的眼睛里只有你們家族的興衰榮辱,根本沒把大漢江山放在心上!」

金禕很希望荀彧為自己辯解一句,這說明他的心還沒死,只是面對自己的指責,荀彧卻是面無表情,任憑金禕把滅亡漢室的黑鍋扣到自己頭上。

見荀彧不肯搭理自己,金禕之後繼續罵道:「如果不是荀令君,曹孟德早已經在兗州之亂時兵敗身死,或是投靠到袁本初麾下。即便是曹孟德撐過兗州之亂,到了官渡之時,沒有令君為他打理後方,提供軍需,又在豫州叛亂的情況下幫他穩住潁川,曹孟德早就敗了。沒有令君,這群雄中得勝的將是袁本初。而袁本初志大才粗,壽命又不長,到時候諸子爭權,天下又是四分五裂,漢室自然有機會喘息,天子即使把握不到權柄,劉玄德也能站出來匡扶漢室!現在曹孟德一家獨大的結果,都是令君你一手造成的!」

金禕的這套邏輯差點兒把荀彧都逗笑了,他還是第一次覺得自己該為大漢的敗亡負責任,不過荀彧這麼一個心死之人,也不與金禕辯論,端起桌子上的毒酒便要喝下去。

只是這酒杯剛端起來,便被眼疾手快的金禕給一把打掉,還沒等荀彧有多反應,金禕竟然一下子揪住荀彧的衣服將他拽了起來:「你這個敗壞漢朝的罪魁禍首就這樣一死了之嗎?難倒不做些什麼來為你的罪責贖罪嗎?你難倒就想看著大漢就這樣亡了嗎?」

「還能做什麼?天子在曹丞相的掌控之中!一點兒機會都沒有!」作為當世最優秀的戰略家,當曹操迎奉天子的那一刻,荀彧便知道,天子就要被別人操控在手中,幾乎沒有了翻身的可能。

「天子雖然將會處於軟禁之中,但還是有劉玄德……」

只是隨著金禕叫出劉耷的名字來,本來已經一副生無可戀模樣的荀彧,突然間警覺了起來:「金侍中,你到底忠於誰?」

「我們京兆金氏,只忠於漢室!現在誰有能力把漢室的大旗扛起來,我們便忠於誰!」隨著荀彧提起了劉耷,金禕終於毫不掩飾得說起了自己效忠的對象。

「劉玄德!他能夠代表漢室嗎?」

「為什麼不能?!世祖皇帝也不是世宗皇帝一脈!難倒劉玄德就不能仿效世祖皇帝的故事,以旁支的身份三興漢室?太史公說過,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現在令君的死便是如同鴻毛一般輕,為什麼不能留著有用之軀,彌補一下之前的過錯,幫助大漢三興呢?」

在說完這話后,金禕終於鬆開了揪住荀彧衣服的手,該說的話他都說了,如果荀彧還想要死,那麼他也沒有辦法。

但是如果荀彧沒有選擇自殺,那他就有可能策反荀彧,在曹魏集團的心臟處埋下一顆定時炸彈,將這個漢室的敵人炸得七零八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4章 空食盒

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