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我們才是一夥的

第267章 我們才是一夥的

「什麼!馬孟起把楊義山給放了!?」

當簡傑從姜家堡返回冀城的時候,卻是聽到一個令他非常震驚的消息,那就是將馬超趕出涼州的總導演楊阜被馬超給放了,還被馬超任用為參軍。

雖然簡傑有些意外,但仔細想想,其實也算正常,楊阜可以說是涼州一等一的奇才,當官渡之戰爆發時,他便能準確預判出曹勝袁敗的結果,單純這個眼力,便已經足以稱道。

只不過因為楊阜常年偏居涼州,根本沒有表現的機會。楊阜要是跟著曹老闆多打上幾仗,哪怕就是在那裡喊幾聲「附議」,可能名聲都比現在大得多。總之,楊阜屬於那種涼州軍閥必收的牛逼人物。

馬超想要收復楊阜為自己所用,其實正常得很,然後楊阜說幾句軟話,馬超便把他給放了,將他任命為參軍,楊阜舉薦的趙衢、龐恭等人,也都被馬超全部任用。

可惜馬超還是飄了,楊阜的身心早已經成了曹老闆的形狀,壓根看不上他這個背父棄弟的渣渣。

或許是天要亡馬超,就在這個時候,楊阜的妻子去世,楊阜向馬超請假,回老家埋葬亡妻。

馬超準備拉攏任用楊阜,遇到這種事,自然是好好撫恤一番,除了送了大把票子,還給楊阜准了假,讓他回老家處理喪事。

歷史上的楊阜便是以這個借口離開冀城,然後化悲痛為力量,聯絡各方人馬,將馬超趕出涼州的。

當聽到馬超把楊阜給放出冀城的消息后,簡傑整個人是崩潰的,等楊阜聯絡起各路涼州豪傑來,說不準不用曹老闆便把馬超趕出涼州了。

「現在追殺楊阜還來得及嗎?」簡雍雖然不知道楊阜有什麼厲害,但是兒子一直想要置之於死地,恐怕絕對不是一個善茬。

「恐怕來不及了,楊阜獲得自由之後,必然前往鹵城尋找表弟姜敘。姜敘雖然保持中立,但肯定也不會難為楊阜的!我們這點兒人馬,根本奈何不了楊阜,現在唯一能夠幹掉楊阜的就是馬孟起,我得趕快去找馬孟起,趁著楊阜還沒拉攏起同盟之前把楊阜趕走!」

本來以為自己給楊阜造了那麼多的謠,能夠讓馬超非常提防楊阜。結果簡傑卻是有些小瞧了馬超的愛才之心,居然直接便啟用了楊阜,真是老壽星喝砒霜,嫌自己死得不夠快啊!

姜家雖然答應簡傑保持中立,但現在楊阜還沒有和馬超撕破臉皮,姜家自然可以繼續庇護楊阜聯絡反馬志士,不算違反之前中立態度。

現在簡傑唯一能做的事,便是找馬超,讓他來對付楊阜,逼迫姜家不再庇護楊阜,那種情況下楊阜只能逃到關中,再想聯絡起涼州的反馬勢力,可就事倍功半了。

「阿傑,你小心點兒,這馬孟起明顯對我們的防範更甚於楊義山,你現在去找他,恐怕更加激起他的逆反心理!」到了這個時候,簡雍早已經明白了兒子救下韋康的心理戰術,但這也表明馬超對簡傑父子並不怎麼信任。

「總得試一下!至少要讓馬孟起知道自己的見識,等他將來再聽我的話時,會考慮一下今天的慘痛教訓!」猶豫了片刻,簡傑決定還是去找馬超談一下,至少讓馬超知道一下自己的智慧,等將來再說話給他聽,更加具有說服力,畢竟馬超和季漢的合作還會持續很多時間。

「簡從事你來了,是不是因為對我任用楊義山有些不滿啊?」

在決定好了之後,簡傑馬上前往冀城的征西將軍府去拜會馬超。只是沒想到簡傑還沒開口說話,馬超便皮笑肉不笑得對著簡傑說道。

你妹啊!都學會搶答了,這馬兒智力漸長啊!不過只看這態度,簡傑便知道,自己想要說服馬超恐怕有些困難。

被馬超一陣搶白,簡傑只好重新整理了一下思路,這才說道:「楊義山早已經宣誓效忠曹孟德,其心不可測,征西將軍莫要輕信於他!」

「那是之前楊義山只知道有曹孟德,卻不知道有我馬孟起!這次我與楊義山促膝長談,彼此交心,解除了許多的誤會,楊義山願意助我平定涼州。正所謂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既然選擇任用楊義山,自然要深信不疑。現在義山回鄉去安葬亡妻,我卻在這裡對他懷疑揣測。這事傳出去,豈不讓我們涼州的忠臣孝子們心寒?」

被馬超這麼一問,簡傑好不容易擠出來的笑容瞬間便凝固了,現在馬超已經和楊阜好得都快要穿一條褲子了。

當年韓信手底下有個叫做蒯徹的手下,一直鼓動韓信造反,成為獨立於劉邦和項羽的第三方勢力,結果韓信沒有聽從,最終被呂后所殺。韓信臨死之前非常後悔,說後悔沒有聽從蒯徹的話。

當外出平叛的劉三知道了這事,費盡心思終於把蒯徹給抓拿歸案。然後蒯徹拍了一下劉三的馬屁,說自己當時為韓信出這個造反的主義,因為只知道有韓信,而不知道有劉三。言下之意,早知道劉三這麼牛逼,他還鼓動韓信幹什麼。然後劉三龍顏大悅,就把蒯徹給放了。在荊州和蔡氏一樣呼風喚雨的蒯良、蒯越兄弟,便是這個蒯徹的後人。

聽馬超的口氣,這楊阜用這個典故來拍了一下他的馬屁,就讓馬超選擇原諒他了。馬超的所作所為,其實沒有不對,用來拉攏人才為自己效力的常規手段。

但關鍵是馬超識人不明,完全沒有察覺到楊阜心中早已經將曹操視作自己的主公,這和認呂布當義子有什麼區別呢?

對了,你馬超還有臉提孝子二字,涼州雖然有的是忠臣孝子,但是「涼州孝子」的招牌,已經被你銀馬超和金呂布給聯手毀了,雖然呂布他其實是個并州人,而馬超只能算半個涼州人。

看著簡傑一臉便秘的表情,馬超冷笑了一聲:「莫不是簡從事,看到楊義山這樣的涼州高士為我所用,心裏面不舒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7章 我們才是一夥的

4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