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中立

第265章 中立

「大漢過去幾十年的確有些對不住涼州人,但不要忘了!就在三百年前,大漢出擊匈奴,將這個曾經不可一世的帝國粉碎,讓涼州百姓免於匈奴的鐵蹄。四十年前,大漢派出的強軍族滅東羌,為涼州百姓狠狠出了一口惡氣!大河流水小河滿,過去三十年涼州的亂象,正是因為大漢的衰弱造成的!而且現在也不是沒有一個機會,你們難道忘了那個帶著涼州五郡投誠光武帝,換取了竇氏兩百年榮華富貴的竇融了嗎?」

新莽時天下大亂,竇融割據河西五郡自守,然後投降光武帝,換取了竇氏的榮華富貴,在東漢一共出了兩任皇后,兩任大將軍(勒石燕然的竇憲和掃除宦官失敗的竇武),成了東漢頂級豪門。

只不過這竇融雖然靠著涼州發跡,但他本人卻是扶風人,好處沒有落在涼州身上。但有竇融這麼一個投資成功的先例在,天水的豪強們應該仔細考慮一下,下一個光武帝在哪裡?

親不親,階級分。雖然劉耷身為漢室宗親,但是在階級成分上卻和天水姜氏這樣的邊地豪強比較接近。一番話下來,姜老太身邊的幾個年輕人都有些蠢蠢欲動。

涼州人在大漢政壇上太過吃虧,楊阜這樣死命得支持曹老闆,甚至搭上自己幾個兄弟,除了看好曹老闆,很有可能是為涼州老鄉們將來爭取更高的政治地位。

不過姜老太可是見過不少風雨的,不像她那些圖樣圖森破的子侄們,口惠而實不至的、過河拆橋的人她見得過了,她早已經學會不要相信任何人。

「簡從事說的都好,但是左將軍離我們相隔萬里之遙,但曹丞相卻在卧榻之側,我們為什麼要背棄曹丞相而支持左將軍呢?」

「曹操雖然在關中,但是他剛剛平定關中,根基不穩,根本無暇西顧涼州,之前韋元將死守冀城,但是關中援軍不止便是證明!而我主劉玄德雖然與涼州隔著漢中,但與漢中張公祺交好,一旦我主拿下益州,張公祺定當不戰而降,到時候便是我主與剛剛騰出手來的曹孟德爭奪涼州!到時候還請姜氏能夠慎重站隊,莫要一失足成千古恨!」

「你說的這些都太過遙遠,你家主公如果在益州戰事不利,又如何能夠比得上曹丞相平定涼州,到時候曹丞相兵臨漢中,即便是張公祺心向左將軍,恐怕也只能向曹丞相投降,你說的話都沒有任何的意義!」姜老太的腦子很清楚,發現簡傑所說的好處,簡直和昭和參謀一個樣子,都是一廂情願的規劃。

「這個無所謂,反正在兩年之內便可以得到印證!我聽聞姜老夫人是楊義山的姑姑是嗎?那我到想問一句,老夫人究竟是為楊氏的利益著想,還是未姜氏的利益著想?」

「出嫁從夫,夫死從子,我自然是要為姜氏的利益著想,但楊氏和姜氏的利益是一致的!」

「並不完全一致!」只是簡傑卻是馬上打斷了姜老夫人的話,「楊義山早在十幾年前官渡之時,便已經投靠了曹孟德,他自然是鐵杆的曹氏支持者!但是你們姜氏,可就沒有這份資歷,即便是涼州真得為曹孟德所得,你們姜氏所得也不會超過楊氏!」

簡傑這句話還真一點兒問題都沒有,姜敘在歷史上反馬成功受封列侯之後便沒了記載,但楊阜則是一路做到九卿之職,成了曹魏的三朝元老。

這人生軌跡的不同,固然和楊姜這對錶兄弟的能力有關,和他們在這場反馬鬥爭中的地位也有關係,說到底楊阜是反馬領袖,姜敘只不過是個打手而已。

「你們姜氏現在幫助楊義山反馬,只不過是為楊義山火中取栗而已!最終傷的只不過是你們姜家人而已……」

「住嘴!不要在這裡離間我們楊姜兩家!」隨著措辭激烈起來,姜老太也是忍不住打斷了簡傑的話。

「離間!?我只是善意得和你們說一聲,別以為我不知道,楊義山正在聯絡姜伯奕,想要在鹵城舉起反馬的叛亂!我沒去找馬孟起告發姜伯奕,已經夠給你們面子,還用得著在這裡離間你們姜楊兩家嗎?」

隨著簡傑這一番話說出口,對面的姜老太大吃一驚,甚至有一個年輕男子甚至忍不住抽出劍來,明顯是被簡傑說中了心事。

而看著姜家人的這個反應,簡傑心裏面也是長長舒了一口氣,還真讓他賭對了。

歷史上楊阜在韋康投降一個月後聯絡姜敘在鹵城叛亂,那是因為姜敘在鹵城擔任縣尉,手裡面有鹵城的兵權。

現在楊阜雖然處在半軟禁狀態之中,但據簡傑觀察,他還是能夠接觸到不少涼州豪強,這些人打著勸降楊阜的旗號,不停得接觸楊阜,估計楊阜便是通過這些人,還是找上了自己的表兄弟姜敘,繼續自己的反馬大業。

「不用害怕!馬孟起背父棄弟,我家主公也是非常看不慣他的為人,認定他在涼州是待不長的,我只希望姜伯奕能夠不要參加這次楊阜組織的叛亂!這一場仗打下來,你們兩伙人絕對是兩敗俱傷!甚至可能是單方面的屠殺,現在馬孟起還沒做倒行逆施的事情,人心未散,倒是姜敘在鹵城,倉促起兵恐怕形不成戰力!」

雖然曹操沒有力量支援涼州豪強,但的確起到讓馬超和天水豪強兩敗俱傷的效果,楊阜宗族兄弟死了七個,姜敘、尹奉、趙昂被撕了一戶口本,馬超至親妻子十餘口被殺,當真是血腥到極點,簡傑也在儘力化解這場殺戮。

「你到底想怎麼樣?」隨著被詐出來己方在從事反馬活動,姜老太也是有點兒氣急敗壞得問道。

歷史上馬超一出兵鎮壓姜敘,老巢冀城便發生叛亂,撕了馬超一戶口本,有點兒像在襄樊之戰中失去江陵和公安的關羽,馬超進退失據才給了姜敘勝利的機會。

可這麼一場大戰打下來,楊阜身受五處重傷,死了七個兄弟。現在姜敘在鹵城才剛開始準備,軍心未必歸附,如果馬超打過來只有身死兵敗一個可能,更不用說楊阜還在馬超手上,所以姜老太也是急眼了。

「我都說了,希望你們天水姜氏,在接下來的涼州紛爭之中保持中立,不要你們幫助馬超打楊義山,但也不要你們幫助楊義山打馬超。畢竟我主劉玄德馬上便要兵臨涼州,楊氏和姜氏何不分開下注,楊氏效忠曹孟德,而姜氏效忠大漢,等將來雙方決出勝負,也好有個照應?」

在簡傑說完之後,姜老太一陣沉默,最終也是咬牙道:「我答應姜氏不摻和義山和馬超之間的事情,但是想讓天水姜氏效忠左將軍,至少也要等他打到涼州再說吧!」

逼迫姜老太放棄支持自己的侄子楊阜,已經是所能做到的極限,簡傑也沒有繼續逼迫姜老太再做什麼保證,不過轉而還是笑道:「我聽聞天水姜氏有一名叫做姜維的年輕後輩,喜歡學習鄭康成的著作,左將軍麾下從事中郎孫公祐,乃是鄭康成的高徒,不如讓我帶回蜀地,拜在孫公祐門下如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5章 中立

5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