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畫大餅

第264章 畫大餅

「我娘家姓楊,姜氏和楊氏,都已經在天水生活了數百多年,甚至比大漢的歷史還要長!涼州這邊是大漢的邊界,境外便是一片荒蠻之地,無數的蠻族想要闖進大漢的花花世界,我們便是大漢的第一道防線。我今年六十有六,更早的事情我不知道,但過去六十年的時間裡,因為抵禦作亂的羌人,我已經有太多的親人死去。大概在三十年前,還有朝廷的軍隊來幫助我們與羌人作戰,但是過去二十年,已經沒有再見過朝廷的一兵一卒,只能靠我們自己。這所謂的漢室究竟是什麼?我們心裏面還有沒有漢室?我們也不知道!」

簡傑送了一頂心懷漢室的高帽子過去,只是姜老太卻沒有馬上將這頂帽子給戴上,而是反問了一下簡傑。

「涼州百姓實在是受苦了!只恨桓帝、靈帝無道,崇信宦官,造成現在的天下大亂!」

涼州的羌亂持續了一百年,尤其是三十年前又掀起了一段新高潮,和東漢朝廷的騷操作是分不開的。朝廷連續的幾任涼州刺史全都在那裡亂彈琴。

譬如說某一任的涼州刺史左昌,在他治下,羌人北宮伯玉反叛,將時任涼州督軍從事邊允與涼州從事韓約劫為人質,不予放還。左昌也不加調查,直接將變邊韓二人定為反賊,讓他們兩人有家難回。

像是這韓約,可是鼎鼎大名的涼州名士,之前韓約前往京師洛陽辦理公務,大將軍何進久聞其名,特地與韓約見了一面。韓約跟何進大談誅殺宦官之事,儼然是一個大漢熱血青年。

本該保衛涼州的邊允和韓約就這樣被逼反,後來涼州名士蓋勛試著勸降邊允和韓約,邊允和韓遂無奈得哭著說,他們已經做了太多的罪孽,無法回頭了。

從那之後,這世上再也沒有了邊允和韓約,只剩下邊章和韓遂。尤其是韓遂,到現在依舊割據涼州,成了禍亂天下的不安定因素。

發生這樣的事情,涼州人心裡沒有氣是不可能的。現在姜老太說起這事來,似乎依舊有不少怨言。

現在姜老太在這裡發牢騷,簡傑自然只能聽著,還得符合著她,不過等斟酌了一會兒之後簡傑也是繼續說道:「我主劉玄德和雒陽城的天子不一樣,他是一個幽州遊俠出身,他成長的時候,正是檀石槐勢大之時,也曾經抵禦過鮮卑的入侵。再後來,在與入寇的烏桓人作戰時,他曾經身受重傷,靠著裝死才躲過一劫!左將軍和那種宦官家的大少爺完全不同,他是一個邊地武人出身,知道大家的疾苦,我曾經經常聆聽他的教誨,每每說起桓帝和靈帝的那些作為時,他都非常憤恨!」

簡傑感受到姜老太對異族非常仇視,於是也就沒有吹噓劉耷,而是講起劉耷和異族戰鬥的故事,並把劉耷那次非常丟臉的裝死求活的事情說出來。

這個年頭存在嚴重的地域歧視,幽州、并州和涼州便經常被鄙視,像是涼州三明之一的張奐,最後竟然用自己的功勞換了一個關中戶口。

張奐好歹還是涼州士族出身,他爹是個兩千石的高官,自己師從太尉朱寵,研習《歐陽尚書》。連這樣的人都被歧視,更何況那些不讀書的邊郡武人。像是呂布見到劉耷之後,便向後者大倒苦水,說我們邊地人如何如何受歧視。

現在遇到姜老太,簡傑單說劉耷的邊郡人的身份,抵禦異族的英雄(狗熊)事迹,馬上便拉近了與姜老太的距離——咱們是一路人,和人妻曹那種官宦子弟完全兩樣。

至於劉耷對桓帝、靈帝的不滿,簡傑雖然沒有聽到過,但是諸葛村夫肯定聽到過,畢竟《出師表》里可是有那麼一句「未嘗不嘆息痛恨於桓、靈也。」

隨著簡傑的這一番話說出來,不只是姜老太,就連跟隨姜老太而來的幾名青年男子的表情也是順暢了不少,這共同語言還是很有用的。

看著自己的話起了不少效果,簡傑繼續說道:「我主劉玄德,本來可以在許都之中做他的左將軍,安安穩穩平平靜靜享受一生的榮華富貴,但身為漢室宗親的他,卻選擇了一條最艱難的道路,與篡漢逆賊曹孟德鬥爭到底。倘若我家主公能夠成功,匡扶漢室,他定當會仿效光武舊例,對大漢改革鼎新的!」

東漢和西漢雖然都是漢,但兩個漢的治國思路完全不同,政治制度也不太一樣,之所以都被很多人視為一體,無非是因為國號相同,東漢開國皇帝依舊是劉邦一脈而已。

「倘若我家主公能夠成功匡扶漢室,絕對不會像現在的曹孟德那樣只重用自家人和士族,而是會給像天水姜氏這樣的豪強更多的機會!即便是大將軍這樣的職位,也不是不可能達到,這在曹孟德手下根本是不可能的!」

到了這個時候,師承劉耷的簡傑開始給姜家畫起大餅來,當然這也不能算是畫餅,因為他們天水姜氏真得有人做了劉耷政權的大將軍。

如果姜維繼續留在曹魏,頂天也就做到鄧艾那個位置,上面有陳泰、鍾會這樣的世家子弟管著,然後出點兒什麼事便被司馬家滿門抄斬。鄧艾死後,他在曹魏的兒子全都被殺,倒是真正的逆賊鍾會只被誅殺了自己這一支,他的兄弟都沒有受牽連。

說到底,曹老闆雖然號稱唯才是舉,但其實並沒有給寒族們太大的機會,曹魏政壇上的大人物,幾乎全都是頂級士族出身。寒族們雖然可以靠軍功混出頭來,但上面還要受諸夏侯曹的節制。等到曹丕實行九品中正制之後,曹魏政壇更是一壇死水,完全成了士族的天下。

這方面劉耷集團就要好多了,甚至有人說蜀漢政權的覆滅是因為不肯和士族合流,逆歷史潮流這才被掃進歷史垃圾堆。

雖然蜀漢政權是一群開歷史倒車的反動分子,最終被歷史碾過,但看看南北朝那幫士族們的腐朽模樣,也難怪這幫人成為中華民族數千年來津津樂道的英雄人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4章 畫大餅

4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