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為劉耷的夫妻生活操碎了心

第26章 為劉耷的夫妻生活操碎了心

簡傑抓住趙四的長槍槍柄,被趙四送進了枯井之中。隨著三米長的整支長槍全都被深入了枯井之中,簡傑離這八米多深的井底還有一定的距離。

為了讓簡傑能夠更為安全得進入枯井底部,趙四右手抓住枯井邊上的青石,左手抓著長槍,讓自己的身子也進入了枯井。

又多出來這一米五左右的距離后,簡傑離井底也不過兩米的距離,然後簡傑便一鬆手,跳到了枯井之中。雖然反震之力讓簡傑也非常難受,雙腳有些痛,不過並沒有受。

就在簡傑落地之後,趙四大吼一聲,右手一用力,便從井中爬了出來,然後將長槍的槍柄遞給了糜夫人。

糜夫人一咬牙,將阿斗放在地上,然後雙手握著趙四的槍柄,被趙四送到了枯井之中。用同樣的辦法,趙四也是一手抓著青石,把身體伸到枯井中,送糜夫人一程。

想要在已經完全混亂無序的地方躲藏一天,也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這片區域內已經沒有了任何的秩序,亂殺無辜的曹軍士卒是一個威脅,那些四處逃難的普通百姓也不見得好到那裡。

這種情況下,見財起意,見色起意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像是糜夫人這麼一個大美女,一個不好就要批發給劉耷不知道多少帽子。

為了安全期間,趙四是要帶著劉禪跑的,只能讓簡傑留下來照顧糜夫人。只可惜現在的簡傑連只弱雞都不如,根本保護不了糜夫人。

想了一下后,簡傑覺得還不如讓他和糜夫人躲在這枯井之中。這枯井能有八九米深,一般人即便看到井中有屍體,也不會想著進去查看,即便是想要翻一些財物,也不見得有工具能夠下到井中。

趙四也是同意了簡傑的這個方案,先將他放進了枯井之中,這才又準備把糜夫人放進去。

經過剛才的一陣發泄,現在糜夫人精神好多了,至少不想著去死了,因為簡傑所說的希望還是有點兒的,於是便咬牙準備躲到枯井之中。

「我要跳了!阿傑你小心點兒!」

糜夫人雖然是個成年人,但之前的逃亡中傷了腿,從兩三米高的地方跳下去還是有些危險的,按照之前的約定,簡傑要在下面接她。

「跳吧!」

簡傑一個十歲的孩子,沒有多少力氣,只不過是當做肉墊的存在,不過他也沒有任何畏懼的回答道。

然後糜夫人便跳了下來,正好砸在簡傑身上。簡傑也是做了不少準備工作,舉著手緩衝了不少力量,卻還是承受不住從兩三米高處掉下來的糜夫人,直接被砸翻在地,充分履行了自己肉墊子的使命。

「你們沒事吧?」隨著糜夫人落地,爬出枯井的趙四也是關心得問道。

「沒事!還希望子龍將軍能夠帶著阿斗平安脫險!」因為肉墊子簡傑的緩衝,糜夫人雖然也是摔了一下,但卻沒有受傷,也是趕緊向上面喊道。

在聽到糜夫人沒事之後,趙四也是趕緊帶著阿斗,騎上了自己的戰馬,準備先將少主帶到安全地帶,畢竟留在枯井之中變數實在太多。

隨著趙四的馬蹄聲漸漸遠去,雙臂都快要被砸斷的簡傑這才逐漸緩了過來,與糜夫人大眼對小眼起來。

糜夫人看著簡傑,也是有些微微尷尬,剛才自己的那個失態,讓糜夫人甚至想要找一個地縫鑽進去。

沉默了許久之後,逐漸恢復過來的糜夫人也是對著簡傑說道:「阿傑,你莫要笑話我啊……」

「沒事!夫人您命中注定有這麼一劫,只要過了這一劫,接下來便是一片坦途,貴不可言,即便是母儀天下也不是不可能的!這麼大的劫難,自然是非常困難,您抗不下來也算正常!」

剛才糜夫人的表現,也是讓簡傑覺得她有著一定的心理問題。其實換成任何一個人,經歷過糜夫人的遭遇,徐州頂級富豪出身的糜夫人,這些年都經歷了多少破事。

萬貫家財被敗光,沒有生下個一男半女,老公也沒起到保護自己的作用,讓自己三番四次處在極其危險的境地,這在後世婚都不知道離了多少次了。

甚至於糜芳糜國舅,說不準對劉耷和力主支持劉耷的哥哥糜竺,心裏面都有怨言,要不然在江陵他不會降的那麼乾脆。

唉!簡傑心裏面也是覺得有些無奈,自己這前手幫著救了劉耷的兒子,後手還要幫著劉耷維護夫妻之間的和諧生活,真是夠辛苦的。

「哈哈!玄德老說你阿翁會說話,現在看來,你小子也不差啊!你阿翁都不敢說這種話!」聽了簡傑的話之後,雖然覺得是簡傑在哄自己開心,但糜夫人心中忍不住還是有點兒小開心。

「這不是我說的!我阿翁跟著主公,不知道到過多少地方,當時他曾經親口聽雒陽城中的知名相士,說主公有天子氣,並預言主公前半生將會非常坎坷,但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孔明便化龍。所以在知道軍師的大名之後,主公這才意識到當年相士對他說的話可能是真得,這才三顧茅廬把軍師請了過來!其實這個相士對主公的批言,就連曹孟德也知道,所以他才抑制對主公忌憚非常,總是想要把主公給摁死!可是主公有天命庇護,雖然坎坷,卻總是能夠挺過去!主公將來做天子,夫人您豈不是要做皇后的!」

上一世的簡傑也是一個不善言辭的人,不知道現在是不是遺傳了簡雍的口才,現在說起話來也是一套一套的,差點兒自己都信了。也就是糜夫人身份特殊,要不然簡傑估計都能飆起車來。

劉耷對糜家的恩德一直都牢記在心,即便是關二身死,荊州被奪,也沒有追究糜家的連坐責任。

只要糜夫人不死,日後什麼孫夫人、吳夫人統統靠邊站就是了,這皇后就是糜夫人的。

聽了簡傑的這份胡侃,藉助著枯井之中幽暗的光線,糜夫人的臉色也好了不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章 為劉耷的夫妻生活操碎了心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