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心懷漢室

第263章 心懷漢室

「阿傑,我看這馬孟起也不是個東西,把自己全家都害死了,也不知道悔改。現在已經控制下涼州的局勢來,感覺我們再在這裡待下去也沒有太大的意思,還不如早些前往葭萌!」

天水郡的官道之上,簡雍與兒子並肩騎行,忍不住說起了馬超的壞話。簡雍去過很多地方,特別不喜歡涼州,可能僅僅是因為不喜歡馬超吧。

簡傑聽父親說過,老家那裡的近親早已經死絕,只剩下一些快要出五服的遠房親戚。這些年簡雍就是過著那裡有劉耷那裡就是家的生活,被打散過好幾次,簡雍都頑強得找到了劉耷。現在,出門在外好些年的簡雍,就想著能夠回家去。

「現在做得還不夠啊!什麼時候把楊阜和姜敘給搞定,才真的是高枕無憂!」

簡傑大聲嚷嚷著要殺韋康,終於成功激起了馬超的逆反心理,韋康的性命暫時是保住了。不過馬超也不敢放走韋康,後者便一直被馬超囚禁在冀城之中。

馬超在韋康問題上的「從諫如流」,進一步化解了他和以天水豪強為首的涼州豪強之間的矛盾,雙方看上好像取得了相互理解。

簡傑估摸著,本位面的涼州豪強,應該不至於像歷史上那樣熱衷趕走馬超,至少不會自帶乾糧和馬超拚命了,至少也要等曹老闆大軍到了再做牆頭草。

接下來簡傑又編造了幾個流言,敗壞曹老闆的名聲,雖然有些無恥,但卻起到了作用,趙昂明顯和馬超之間起了齟齬,不再上杆子要給馬超當「心腹」。這樣子,等將來趙昂反水的時候,對馬超的打擊也會小上不少。

不過馬超在涼州統治,依舊危機四伏,把他從涼州趕走的兩個關鍵人物,楊阜和姜敘,簡傑現在都是一點兒辦法都沒有。這兩個人都是鐵杆的反馬派,而且兩人是表兄弟,非常難搞。

歷史上韋康八月投降,楊阜和姜敘九月便在鹵城起兵,但現在韋康四月便投降馬超,楊阜暫時處在軟禁之中,姜敘孤掌難鳴之下,應該不會緊接著叛亂。

於是趁著這個難得的機會,簡傑準備帶著父親到姜敘老家冀縣走一趟,準備見一下姜敘的母親,那個怒罵馬超而死的老太太,看看能不能挽回一點兒什麼。

之所以冒著被扣的風險走這麼一趟,完全是因為看在大漢最後一任大將軍姜維的份上,簡傑不想讓冀縣姜家在接下來馬超的統治之下遭到太大的打擊。

「好大一處塢堡啊!好些年沒有見到這麼大的塢堡了!」在經過一段時間的跋涉之後,簡傑父子終於來到了冀縣的姜家塢堡,而看著這麼一處易守難攻的莊園,簡雍忍不住嘆道。

簡雍是幽州人,小的時候正是鮮卑大汗檀石槐一統鮮卑諸部的時候,連續十幾年,鮮卑人都要侵犯幽州和并州,幽並的豪強們都築起塢堡來抵抗檀石槐。在簡雍的少年時,可以說是經常能夠看到塢堡的。

不過等簡雍成年後,跟著劉耷打天下,越來越往南去,便很少見到這種抵禦異族入侵的塢堡。直到進入涼州之後,才又見到了這久違的塢堡。

沒辦法,檀石槐只不過亂了十幾年,但涼州的羌人可是亂了上百年,為了能夠活下去,涼州人得好好的把塢堡修好。

「鄙人荊州從事簡傑,特來拜會姜家老夫人!」來到姜家塢堡之後,簡傑也是開門見山提出了自己的請求。

對於在涼州攪動風雨的簡傑,他們也是略有耳聞。對於簡傑的要求,守衛的姜家愛人不敢大意,馬上便通稟了上去。

「不知簡從事有何貴幹?」

很快簡傑一行人便被迎進了塢堡,稍事休息之後,姜家老太便聞訊而來,對於簡傑的身份,姜老太一清二楚,也沒有廢話,直接便問明簡傑的來意。

這姜老太今年能有六十來歲,中等身材,看上去眼不花耳不聾,行動非常迅速,估計年輕的時候也是一個射箭揮戟的西北女孩子。

「聽聞天水姜氏,都是心懷漢室的忠義之士,特意代我主劉玄德前來拜會!」

簡傑的這番話,倒真得不是客套。諸葛村夫說姜維「心存漢室」,雖然諸葛村夫看人不如劉耷准,但姜維心存漢室可是經過歷史考驗了的。

甚至於劉禪投降,漢室都不復存在了,姜維還要再拼一把,他不心存漢室,誰心存漢室。甚至有人說「維死漢亡」,到了三國末期,姜維簡直是比大漢皇帝更能代表漢室的存在。

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簡傑覺得,姜維對漢室的感情,很有可能來自他的家庭,畢竟到姜維二十歲的時候大漢才正式畫上了一個休止符。

甚至於這個時候的曹操,還沒有封魏公,走上篡漢自立的道路。甚至於荀彧,都覺得曹老闆能夠挽救一下,不會真得終結掉大漢王朝。

這段時間簡傑通過接觸涼州人,發現有不少人,是把曹丞相和大漢混為一談的,他們忠於曹操反對馬超,有一部分是因為過去四百年遵從中央的慣性。

當諸葛村夫帶著大軍出祁山的時候,整個涼州震動,天水、南安、安定三郡吏民叛亂相應諸葛村夫,不正說明大漢在涼州的恐怖影響力嘛。

其實回顧一下歷史上姜維叛變曹魏的經歷,也非常滑稽。當時諸葛村夫帶領大軍出祁山,天水太守馬遵懷疑姜維等人有異心,自己把姜維等人扔在外面等死,自己跟著郭淮跑到了上邽。姜維只好帶人前往老家冀縣,結果冀縣也不放姜維入城,迫不得已之下,姜維才只好投降了蜀國。

估計這小姜同志,平日里沒少在單位同事面前發牢騷:「我看這大魏吃棗藥丸!」「實在無心上班,只想匡扶漢室!」

忠誠不絕對,等於絕對不忠誠。事到臨頭,不想玩狼人殺浪費時間的馬遵馬太守,只好便把心懷漢室的姜維給放棄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3章 心懷漢室

3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