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投降

第259章 投降

「閻縣令回來了!」當涼州刺史韋康,在自己的官署中與手下們議事的時候,突然間有人通報,說派出去請求援兵的閻溫回來了。

韋康當即精神一振,只是還沒等讓閻溫進來,那邊閻溫卻是自己走了進來。只是這閻溫的精神頭看著卻不怎麼樣,這讓韋康等人的心中蒙上了一層陰影。

「閻溫無能!未能讓夏侯妙才發兵救援!唯獨只能趕回城中,與冀城共存亡!」而見到韋康之後,閻溫也是馬上便跪倒謝罪。

隨著閻溫的這番謝罪,跟隨韋康守城的眾將全都皺起了眉頭,其中一人州從事姚瓊忍不住問道:「閻縣令,你見到夏侯護軍了!?」

「見到了!夏侯護軍說關中紛擾,尤其是梁興在藍田割據了近萬人,夏侯護軍說不解決掉梁興還有其他賊寇,是無法前來支援涼州的!不過夏侯護軍向我許諾了一個期限,今年年底之前定當點齊兵馬,兵發涼州!」

雖然對夏侯淵不肯出兵非常憤慨,但這個年代涼州打了那麼久的仗,閻溫並非不知兵之人,知道夏侯淵有自己的難處,還是照實說來,沒有將自己的一些客觀感受說出來。

「到年底!冀城的糧食已經馬上就要耗盡了,根本支撐不到年底!」當聽了閻溫的話后,姚瓊馬上便急了,現在才四月,還有八個月才到年底,但現在冀城的糧草已經不多,即便是全都勻給守城士兵,也就你能再支撐三個月,如何能夠撐到年底到來。聽了閻溫的話后,姚瓊更是一臉死灰。

「對了,伯儉,馬超的軍隊防範頗嚴,你是如何潛回來的?」隨著閻溫的這個消息弄得場面有些尷尬,曹老闆的鐵杆楊阜也是忍不住向閻溫問道。

雖然楊阜覺得閻溫不是那種賣主求榮的人,但是他當日潛逃出去已經夠不可思議,這次跑回來的難度係數恐怕還要高。想不明白閻溫如何回城的楊阜,忍不住問了一句。

「我當日出城之時,遇到了劉玄德的部下,他說仰慕的我的忠義,助我出的城,這次回來也是混在他的部下之中混到護城河邊才跑了回來!」

「劉玄德!?他怎麼摻和進來!?」一聽到劉耷的名字之後,楊阜只覺得腦袋疼,和馬大孝子不一樣,劉耷在涼州豪強心目中可是中立偏友好的存在,說不準還真能拉攏一幫涼州豪傑。

「楊義山,你什麼意思,難倒懷疑伯儉投敵不成?」只是隨著楊阜一句話,那邊姚瓊卻是冷冷得懟了一句楊阜。

「沒有,我沒有這個意思……」

「我還說你和曹孟德來往過密,想要用我們涼州子弟的鮮血,來為自己的前途鋪路呢!當日馬超在潼關戰敗之時,你就在曹孟德營中,為何不讓曹孟德一鼓作氣滅掉馬超?」只是楊阜的話,卻是馬上被姚瓊給打斷。

這段時間冀城之中也是逐漸流傳開來,說是曹操怕涼州豪強桀驁不馴,便想著讓馬超和涼州群雄自相殘殺,這次馬超攻打冀城,關中的夏侯淵是絕對不會發一兵一卒的。

這流言傳得非常廣,很多人心中都將信將疑的。結果這日閻溫帶著援軍不會來的消息回來,一下子便引爆了很多人心中的疑惑,姚瓊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個代表人物。

「當日河間作亂,曹丞相不得不派兵平叛。我為什麼勸大家相助曹丞相,因為我在官渡之日起,便認定曹丞相會是平定天下亂世的英雄,我只想天下安定,涼州百姓安居樂業,這才鼎力相助曹丞相!」

「楊義山,我也知道曹孟德是天下英雄,但是我聽聞他在征討袁公路時,因為軍糧不足,便命令手下的軍糧官,用小斗給士兵發糧食,等手下的將士們因為糧食不夠吃而怨聲載道的時候,他卻殺了軍糧官來安撫軍心!曹丞相的確是難得的奇才,但是我姚瓊卻不想被他利用,讓我們天水子弟無辜喪命!」

姚瓊本來也是楊阜串聯起來反對馬超的一員,只是這一次,因為簡傑挑撥離間的謠言,讓姚瓊對曹老闆產生了極大的不信任。天水豪強之間,已經被簡傑營造出一個裂痕來。

「姚從事,你少說兩句吧!方伯,現在外無援軍,城中軍糧已經不足,我們該怎麼辦?」看著楊姚二人撕起逼來,參軍趙昂也是忍不住向韋康問道。

趙昂便是西涼知名美女王異的老公,一開始做羌道令,建安初年調到冀城給韋康做參軍。這次趙昂一併被困在冀城之中,輔助韋康守城,現在守軍雖然還沒到彈盡援絕的地步,但是也快了。

「城中糧草已經不多,外面也沒有可以救援的援兵,這城是守不住了!我韋康作為涼州刺史,這些年不能為涼州百姓謀福利,現在也不忍心看著冀城百姓因為我的堅持而有所死傷!為了保護城中百姓免於戰亂,韋康願意投降!」

只是隨著韋康說完這話,那邊跪著的閻溫卻是突然間暴起,抽出邊上姚瓊的佩劍便要自刎而死。覺得自己未能叫來援兵有負韋康的閻溫,準備一死了之。

不過這邊都是涼州熟人,閻溫的這番行動早在趙昂的猜測之中,武藝高強的趙昂第一時間便去阻止閻溫,扭住了閻溫手腕,總算救下了閻溫的性命,這一劍僅僅是在脖子上劃了一道淺痕。

「伯儉,你這是何苦呢?」看著閻溫以死明志,其他的諸位同僚全都上前拉住閻溫,生怕他想不開繼續求死。

「伯儉,你辛苦了,這事不怨你,你已經做得夠好了!」看著閻溫竟然求死,韋康也是趕緊勸道。

「閻溫無能,累得方伯自毀清譽!」而自殺不成的閻溫,直接便跪倒在地痛哭起來。

「來人!誰願意到馬孟起營中走一趟,替城中百姓求一線生機?」歷史上堅持到最後,韋康終於還是向馬超投降,現在確定沒有援軍之後,毫無希望的韋康,像歷史上一樣選擇了投降。

「方伯不可啊!馬孟起背父棄弟,毫無信義可言,方伯投降,恐為所害!咱們城中其實還能堅持數月,您現在放棄馬上可以唾手可得的功名,蒙上不義的罪名,還讓自己身處險地,方伯不可如此糊塗啊!」聽了韋康的話之後,楊阜馬上便急眼了,哭著向韋康喊道。

在楊阜看來,雖然糧草不足,但是想要守城還是能夠做到的。當年臧洪不就把愛妾殺了給將士充饑,苦苦堅持了一年才被袁紹攻破嘛。

「義山莫要多說,我意已決,實在不想讓冀城百姓跟著我死傷無數了。」只是韋康不是臧洪,他現在已經決意投降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9章 投降

4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