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閻溫歷險記

第257章 閻溫歷險記

「伯儉,冀城之中的百姓,這次就全靠你了!」冀城城門之上,涼州刺史韋康握著閻溫的手,久久不肯鬆開。

「方伯請放心,閻溫不能守土一方,現在即便是死,也要為方伯把援軍給叫來!」說完之後,閻溫便向韋康行了一個大禮。

在做完這個最後的告別之後,閻溫便從城牆上被人用吊籃給放了下來。隨著雙腳踏在地面之上,閻溫悄悄得跑到護城河邊上,然後潛入到水中。初春的河水冰涼,但閻溫卻是絲毫不懼,只盼著能夠趕快逃出包圍,跑到關中去尋求救兵。

就在冀城被包圍之後,韋康便只能選擇死守,然後便找機會向關中求援,只是冬天的河水實在太冷,直到近期開春才派出人去試探,不過很遺憾,派出去的人基本上全都被馬超捕殺。

城中糧草還能支撐半年,本來韋康還想再等等,等城外的馬超軍懈怠之後再潛出城外。只是就在近日,馬超軍居然開始在護城河的河道上開始鋪設柵欄,這讓城中的韋康有些心驚,等柵欄鋪設在了河道之中,再想突圍難度可就要提升不少。

迫不得已下,韋康只能趁著馬超軍剛剛開始鋪設柵欄的機會,趕緊派人出去尋求援兵,而閻溫正是在這種情況下主動請纓的。之前閻溫在上邽擔任縣令,沒能守住上邽,這次也是想著證明自己一雪前恥。

比起其他人來說,擔任過涼州別駕的閻溫,身份見識俱佳,再加上他水性好,韋康也找不到其他更好的人選,所以便由閻溫來執行這次的求援任務。

「這柵欄不就是做做樣子的嗎?」隨著游到一處還未完成的柵欄附近,閻溫發現這裡有點兒應付事的感覺,柵欄弄得一點兒都不結實,中間的縫隙也很大。早知道馬超的手下如此敷衍,也不用如此如此著急突圍了。

又在水中遊了一段時間,閻溫漸漸感覺體力不支,畢竟水裡實在太冷了,看著周圍似乎並沒有多少人,便悄悄得游到了岸邊。

之前已經習慣了河水的溫度,現在從河中爬出來,被風一吹,反倒渾身發冷。不過閻溫無暇多想,回頭看了一下燈火通明的冀城,以此來判斷自己的方位。

「什麼人!?」

只是就在這個時候,卻是一聲暴喝從遠處傳來,把閻溫嚇了一跳。

在聽到這個聲音之後,閻溫馬上便抽出了自己身上的佩劍,韋康之所以選擇讓閻溫搬救兵,除了水性好以外,閻溫的武藝高強也是一個重要原因,這就保證他能在遇到突發事件之後能夠自保。

實際上歷史上的閻溫是逃出城后被馬超軍發現痕迹后又被追上的,有人便推測他曾經殺過馬軍的士兵,這才暴露了行蹤。

就在閻溫握著刀子準備殺出一條血路的時候,對面卻是打起了一陣火把,一時間將閻溫的眼睛晃得有些看不清楚。

「閣下可是上邽令閻溫閻伯儉!?」還沒等閻溫拚命,那邊的幾十名馬軍士兵已經將閻溫包圍起來,然後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卻是主動向閻溫問道。

「正是閻溫!馬孟起,背父之逆子,殺君之桀賊,等朝廷大軍一到,必當灰飛煙滅。你們應該早做打算,不要給馬孟起做了殉葬品!」

能動手就別吵吵,這是屬於優勢方的特權。現在處於劣勢的閻溫,只能選擇能吵吵便不動手,真要打草驚蛇,驚動了馬超大軍,他的任務便徹底失敗。

而看著這幾十名馬軍士兵,對自己還算客氣,讓閻溫覺得有點兒希望,萬一自己說降了這些人,豈不是能有一線生機。

「伯儉先生誤會了!我們不是平西將軍的麾下,而是左將軍、荊州牧劉玄德的部下,因為有些事情來到平西將軍營中,並不想與伯儉先生為敵!」

只是這少年的回答,卻是有些出乎閻溫的意料。雖然劉耷,可是比馬超還要大的逆賊,但是人家劉耷出道三十年來,孜孜不倦得維護著自己的金字招牌,救北海、救徐州的壯舉,即便是閻溫這些心向曹操的涼州豪傑,也不得不點個大拇指。

「左將軍名動天下,為何要與馬超這種背父逆賊勾結在一起……」

「伯儉先生此言差矣,曹操是國賊,我主身為漢室宗親,有著匡扶漢室的職責,聯絡馬孟起共擊國賊有何不可?」然後不等閻溫答話,對面的少年馬上便懟了回去。

閻溫剛想張嘴,對面的少年又搶道:「倒是先生此去關中求援,恐怕只會落得一個無功而返。我家主公與曹孟德是舊識,對他非常了解。曹孟德此人延續了其父的想法,一直想要捨棄涼州,至少也是把涼州的各路豪強,當成他統治的不安定因素。此次馬孟起便是被他放回涼州的,只盼著你們能夠兩敗俱傷。這次曹孟德定會隔岸觀火,不會讓夏侯妙才出兵的!」

不知不覺間,閻溫心中便被種下了一根敵視曹操的毒刺,不過此時的他尚且不覺:「我身上有韋方伯的求援血書,夏侯妙才如何不來救援?不怕曹丞相怪罪?」

「諸夏侯曹是曹丞相的親信,手下大將軍於文則、張文遠、樂文謙、張儁乂、徐公明,具受諸夏侯曹制約,曹孟德如何去怪他們?不信閻公可以到關中去見夏侯妙才,一見便知!來,馬哥,你帶人送閻公一成,至少要把閻公送到安全的地方!」

隨著這少年又說了一句話,馬上有五六個人圍了上來,不過他們都沒有帶武器,甚至還有人帶著一身乾衣服。

閻溫雖然武藝高強,但也不是這麼多人的對手,索性也放棄了抵抗,由著這幫人接近自己。

而閻溫真得賭贏了,這幾名士兵真得不是要擒拿自己,而是給自己換了一件乾衣服,然後帶著閻溫上馬出營,打著劉耷手下的名義一路狂奔,走出了馬超圍困冀城的大營,一路將閻溫護送到涼州和關中的邊境這才折回。

望著這幾騎離去的背影,閻溫如同做了一場夢,本來預計困難重重的突圍之旅,竟然如此輕易便達成。

不過閻溫也沒有多想,馬上縱馬東行,他必須要儘快將韋康求救的血書送到督關中的夏侯淵那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7章 閻溫歷險記

4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