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慎慮

第255章 慎慮

「像!實在是太像了!簡直和主公是一個模子裡面刻出來的!」

當向馬超獻計重開絲綢之路籌集軍費的想法之後,簡傑便和自家父親跑去了楊昂部中,尋找劉耷失散的兒子劉豐劉升之。

馬超對這事不干預,張魯則給楊昂寫了信,楊昂沒有理由橫生枝節,於是在楊昂軍中服役的劉豐,很快便被送到了簡雍的營帳之中。

在見到劉豐之後,那邊的簡雍則是情不自禁得大喊了一聲之後,緊緊摟住劉豐抱頭痛哭起來。而劉豐則是一臉的茫然,完全不知道這伙突然找到自己的人是怎麼回事。

「升之,你還記得自己的生父和生母叫什麼嗎?」

被簡雍這麼一說,今年應該十七歲的劉豐愣了一下,眼中瞬間閃爍出一絲火光:「我只記得我是徐州人,好像我生父一直都被人叫做玄德,而我阿母則被人喚作於夫人!」

「沒錯了!你母親姓虞,楚霸王虞姬的虞,而不是乾溝於!」隨著劉豐這麼一個回答,那邊的簡雍更加激動了。

說實話,連簡傑都不知道劉耷有個姓虞的後宮,但是這個劉豐卻是說了出來,想來這傢伙應該就是劉耷失散多年的長子了。

只是隨著簡雍說完劉豐母親的姓氏之後,劉豐卻是出現了一臉的茫然神情,看著這一幕的簡傑覺得有點兒不對勁,急忙向劉豐問道:「不知道豐公子,您會寫字嗎?」

「我……我只會寫自己的名字!」被簡傑這麼一問,劉豐這才有點兒怯生生得回答道。看著眼前這對頗像大人物的父子,劉豐心中有點兒小小的自卑。

一時之間簡傑有些啞口無言,同時心裏面的石頭也是一下子便落了地。難怪剛才簡雍提起楚霸王和虞姬來,劉豐竟然一臉的茫然,原來這哥們是個文盲啊!

中國古代雖然文明非常發達,但大部分的文化其實掌握在少數人手中,隨著印刷術和造紙術的發展,情況相對好了許多。但是在三國時期,大部分知識掌握在世家手中,大部分平民其實根本沒有什麼接觸文化的機會。

其實像關老二這種能讀懂《春秋》的人,在這個年代絕對算得上知識分子,再加上那高強的武藝,恐怕家裡出身絕對不錯。至於他為什麼成了殺人犯流落涿郡,劉張簡應該都知道,但是他們從來都不說,弄得簡傑也不知道。

上一世簡傑在論壇潛水的時候,某個網友閑著無聊翻了一下自己的族譜,發現族譜之中接近八成的長輩,最後都是以無嗣而終結。

這其中固然有部分人是因為生不了兒子而絕嗣,但更多的還是因為娶不到媳婦產不下後代而絕嗣。

像是收養劉豐的劉括,本來還是小有積蓄的,不過因為關中戰亂,逃難的漢中之後,生活卻是越來越差。

劉括一家人,人生地不熟的,在漢中也是受人欺負過。這次張魯出兵相助馬超,劉豐被徵召入伍,便是一個明證。

劉括能夠給劉豐娶上個媳婦生個兒子,已經很不容易,再要求他給劉豐讀書認字的機會也是有點兒強人所難。

不過這個結果卻讓簡傑舒了一口氣,中國的漢人王朝之中,出現過流氓天子,乞丐天子,但是卻沒有文盲天子。

那位被人稱作流氓天子的傢伙,可是「試為吏」的,很有可能是通過公務員考試進到體制內的。而乞丐天子,則因為出身受限制,等他投到郭子興門下,有了穩定的環境之後,便開始努力學習,文化水平可以說是進步神速,連劉基這樣的人物都感嘆自家老闆的學習水平。

並不是所有人都有朱元璋的那份能力,現在劉豐錯了最佳的學習年齡,和已經虛歲六歲的劉禪比起來,還真不見得有太多的優勢。

「像!實在是太像了!」等把劉豐安頓下來之後,與兒子獨處的簡雍還是在那裡讚歎著劉豐與劉耷的相似。

「像嗎?我怎麼沒看出來?」只是簡傑回味了一下,這劉豐既沒有能自己看見的耳垂,也沒有雙手摸到膝蓋的手臂,和劉耷並不是特別像啊。

「你又沒見過主公二十歲時的模樣,簡直和年輕時的主公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絕對錯不了,這劉豐就是主公的種!這不認字可以慢慢學,我這就開始教劉豐識字,將來劉豐一定能夠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能把劉豐找回來,我這輩子也是死而無憾了!」能夠把劉豐找回來,簡雍真得是了卻了一樁心事。

「阿翁,你記得我之前說過的話嗎,劉豐的事情先不要聲張!另外你也不要和劉豐走得太近!」

「為什麼啊?」聽了兒子的話之後,簡雍卻是有些不解,自己幫著好兄弟找回了失散的兒子,為啥不能親近一些呢?

「我可聽說夏侯軍正是子龍將軍的同鄉好友,可是怎麼從來不見子龍將軍與他來往呢?」

軍正是掌管軍隊軍紀的軍官,劉耷這次入蜀的軍正名做夏侯蘭,是趙雲的同鄉好友,但他卻不是和趙雲一起投奔的劉耷。

其實夏侯蘭長時間在曹操手底下從軍,博望坡一戰中,身為夏侯惇部將的夏侯蘭才被劉耷軍俘虜。

趙雲知道夏侯蘭明於律法,便向劉耷為夏侯蘭求了一個活命的機會,並推薦夏侯蘭擔任軍正,劉耷也是從諫如流。

只是從那以後,趙雲卻是從來都沒有和夏侯蘭來往過,彷彿和夏侯蘭不認識一般,這事也一直被當做趙雲做事穩健的證明之一。

簡雍跟著劉耷混了三十多年,對劉耷識人的本領非常佩服,他自己還有關張兩人,毛病多多的他們都經常被劉耷訓來訓去,但是劉耷卻從來沒有訓過趙雲,還經常誇讚趙雲做事得體。

僅僅是個同鄉好友尚且如此避諱,眼前的這個劉豐,卻是涉及到劉耷的繼承人問題,被簡傑潑了這盆冷水之後,簡雍也是清醒了不少,對兒子保證道:「我知道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5章 慎慮

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