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宗教改革

第249章 宗教改革

「縱然你是說的天花亂墜!縱然左將軍能夠給我的好處比曹孟德強上不少!縱然左將軍為人比曹孟德更加厚道!但是現在終究是曹強劉弱,左將軍給我的好處,只怕我有命拿,卻沒命花啊!」最終張魯還是搖了一下頭,現在曹老闆的優勢實在太大了,讓他不敢投靠劉耷。

不過聽了張魯這番話,簡傑還是精神一振,因為張魯的口氣,似乎已經由原先的中立,轉變成略微傾向於劉耷。可見張魯對劉耷立天師道為國教的籌碼很感興趣,只不過迫於強大的曹操,不敢投向劉耷。

「張天師此言差異!曹孟德雖然要比我家主公要強,但是在局部區域內,卻是打不過我家主公的!就像這漢中之地,與關中可是隔了一座秦嶺,曹孟德想要把軍糧運過秦嶺,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秦嶺這座山脈,阻擋了諸葛村夫北伐的腳步,讓他囤積在漢中的糧草運不過去,讓季漢政權只能望山興嘆。但在這之前,季漢立國的漢中之戰中,秦嶺卻是站在季漢這邊的——曹操在關中的大量糧草,同樣也不好運到漢中,哪怕是成功從張魯手中接管了漢中,在與劉耷空國一戰中,曹操的糧草依舊成了大問題。

漢中戰事的艱苦,讓曹操不免發出了雞肋之嘆,這口嘆息之中恐怕大部分都是因為糧草的問題,有足夠的糧食,曹老闆應該有胃口把漢中這塊雞肋給啃下去。

換言之,雖然曹操的實力整體遠遠超過劉耷,但是在漢中這片地盤開戰,曹老闆因為秦嶺的阻隔,是發揮不出百分之百戰鬥力的。

張魯久居漢中,自然明白漢中的地形,聽了簡傑的話一時沉默不語,他如何不知道秦嶺對雙方的限制。

就在二十多年前奪得漢中控制權的時候,張魯也曾經想要做出一番事業,只可惜漢中北面是連綿不絕的秦嶺,南面則是崎嶇難行的蜀道,讓張魯寸步難行。久而久之張魯也是徹底絕望,放棄了遠大的理想,專心在漢中過起了自己的小日子。

看著張魯的天平似乎更向己方傾斜,簡傑趁熱打鐵得向張魯說道:「我也知道張天師其實更看好曹孟德!但恐怕局勢卻不能讓張天師等到曹孟德支援。現在曹孟德因為害怕涼州馬孟起偷襲他的後路而不敢發兵漢中,等他解決掉馬孟起之後,這才會有餘力進軍漢中!而我敢打賭,我主劉玄德,定然會在這之前打敗劉季玉,比曹孟德領先一步兵臨漢中,到時候還請張天師能夠看在漢中百姓的份上,能夠投降我主,避免一場兵災!」

隨著簡傑說完這句話后,張魯心中再度猶豫不決起來。如果劉耷真能夠在曹操擊敗馬超之前擊敗劉璋,兵臨漢中,這說明劉耷還有著割據荊益,甚至一統天下的實力。

在這種情況下,張魯與其拼著自己的本錢和劉耷打個你死我活,化身光桿司令投降曹操,不一定就比帶資入股投降劉耷來的好。

「好!說實話,我漢中的戰力,其實遠遠比不上曹劉二公的百戰雄獅,一旦二公之中的一方兵臨漢中,我也多半只有投降一個選擇。那我就看看究竟是劉玄德先平定益州,還是曹孟德先平定涼州!」

在斟酌再三之後,張魯終於如此對簡傑說道,最終還是要看曹劉兩方的實力,來決定漢中的歸屬問題。

「一定會是我家主公先平定益州的!到時候張天師還需要做許多事情,來改革天師道的。現在的天師道,是無法滿足我大漢國教的需求!」

聽了張魯的回答后,簡傑自信滿滿得說道。歷史上劉耷平定益州,基本上和曹操平定涼州差不多同時完成,甚至還要晚上一點兒,但現在劉耷有了簡傑這麼一個穿越者。

簡傑相信在自己的輔佐之下,劉耷應該有機會比歷史上提早擺平益州,然後發兵漢中,逼迫張魯投降。

「改革?」

「不錯!只有改革后的天師道才能作為大漢的國教!」簡傑為了說服劉耷接受天師道作為國教,把後世南北朝還有唐朝對道教的改革成果都借鑒了一番,這才讓劉耷接受了這個建議。

「還請阿傑說一下!」張魯和簡傑交談比較彆扭,因為後者竟然沒有表字,不過張魯也不管這麼多事情,他也很想聽聽簡傑所說的宗教改革的事情,不管簡傑說的有沒有道理,都可以在天師道發展之中進行參考。

「首先一點兒,自然是改革天師道的教義,從中剔除巫術迷信的這些糟粕!」

這個年代的天師道,雖然對巴族的淫祀斬盡殺絕,但其實也吸納了不少這些巫術迷信的東西。到唐玄宗時期的改革,已經將巫術迷信從道教的主流教義之中去除。至於後世那些裝神弄鬼的道士們,只能說中國的老百姓有這方面的需求。

簡傑的第一點要求,並沒有引起張魯太大的反應,作為一個神棍,他自然知道自己手底下的巫術很多都是裝神弄鬼的魔術。朝廷想要把這些東西剔除出去,控制宗教蠱惑人心的手段,倒是可以理解的。

見張魯沒有什麼異議,簡傑繼續說道:「再就是祭酒不能再世襲和私授,還需要朝廷的考察,當然掌教一職可以一直交給張公以及張公的後代世襲!」

這個張魯也可以理解,給自己一個名號,然後架空自己對下面祭酒的掌控,避免自己利用宗教上的地位控制所有教徒。這個張魯也可以接受,畢竟如果他一直保持著對教徒的強大影響力,恐怕朝廷的皇帝也會睡不著。

「第三,就是還需要向天師道的教義之中加入忠君愛國等其他思想,具體的東西也沒有個章法,到時候再也張天師您商量一下!」

後世中國的基督教,都要掛上「三自愛國」這麼一個牌號,更是有人宣稱,沒有TG就沒有如來佛。可以說,後世的宗教在中國大部分被關到了籠子之中,產生不了什麼危害。

現在簡傑也想著給道教加上點兒東西,不讓他那麼出世,甚至簡傑還想著在道教的教義之中加入一點兒科學的因素在裡面,不過現在局勢太過緊張,簡傑還沒有想好如何往裡面加東西。

「就這些了嗎?」

「暫時就想到了一些,這些都只是我自己想到並和左將軍說的,如果將來左將軍真要將天師道設為國教,恐怕還會有更多的有志之士來提出進一步的建議。」

「很好!阿傑你所說的這些東西,我基本上都可以接受,我也由此看到了左將軍的誠意,如果他只是想要耍我玩玩,應該不會有這些思量的!但我還是那一句話,你們如果不儘快拿下益州,一切都沒有意義,我不會冒著一個虛無縹緲的國教之名,拿出自家性命做賭注的!」

「我明白!定不會讓張公失望!」

「對了!之前閻圃找我彙報過,說漢中有個劉括祖孫是左將軍的故人,其中劉括之子劉豐,現在正在涼州楊昂部中服役。今日我與阿傑你聊得很開心,也願意交你這個朋友,劉括這些人的具體身份我也不追查了,阿傑你將他們帶走吧,我也以此與左將軍結個善緣!」

在聽張魯決定放過劉豐的消息后,簡傑也是趕緊施禮道:「多謝張公!」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9章 宗教改革

4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