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奔跑吧,阿傑

第242章 奔跑吧,阿傑

一瞬之間,簡傑懷疑這幾個鬼卒,都已經被劉璋給收買了,甚至可能本身便是劉璋勢力的姦細。

要知道,張魯一開始也是劉璋父親劉焉的手下。當劉焉這個外來戶來當益州之後,為了穩固自己的統治,馬上便和張魯這種地頭蛇結成聯盟。

而張魯的母親「有姿色,兼挾鬼道,往來焉家」,《三國志》中簡單的幾句話,讓很多人產生了一些別樣的聯想,弄不好兩人就是那種純潔的男女關係。

張魯通過其母與劉焉家的關係,得到信任。初平二年(191年),劉焉任命張魯為督義司馬,與別部司馬張修帶兵同擊漢中太守蘇固。張修殺蘇固后,張魯又殺張修,奪其兵眾。並截斷斜穀道,在劉焉授意下,殺害朝廷使者。

到這個時候,張魯已經算是一個割據勢力,但基本上還算聽從於爸爸劉焉的命令。興平元年(194年),劉焉去世,劉璋繼承了老爸的位子。

然後劉璋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以張魯不順從他的調遣為由,盡殺張魯母及其家室。這件事和邀請劉耷入蜀一樣非常迷,正常的操作不應該是扣著張魯的親屬,用他們做人質來脅迫張魯才對。

對於劉璋的這個操作,簡傑猜測,可能是劉璋覺得一切盡在掌握中,就像是後漢皇帝劉承祐一樣。

七百年後的劉承佑,看著老爹劉知遠留給自己的幾個輔政大臣不順眼,趁著上朝的時候把幾個輔政大臣全砍了。

這還不算,另外一名輔政大臣郭威老早覺得朝中局勢不對請命外出,壓根沒有跋扈的機會,結果劉承佑派人去殺郭威。那邊郭威還沒被幹掉,郭威留在開封的家屬便全被殺了個乾淨。

劉璋和劉承佑最後的結局不同,可能只是因為情勢不同罷了。換一個背景,劉璋可能和劉承佑一個下場。

正是因為雙方曾經有著密切的關係,在分家之後,雙方必然還是有很多隱秘的牽連,說不準某些人便被發展成間諜。

至於沔陽和葭萌這種對峙的最前線,雙方最底層的官吏,恐怕被滲透得也很厲害,弄不好這個鬼卒頭目,早已經被劉璋的手下給收買,亦或者他本來便是忠於劉璋,就他的這份主動性,只能用他忠於劉璋來解釋。

現在對劉璋最有利的事情便是跳動劉耷和張魯之間的矛盾,這個身為鬼卒的內奸,便開始行動起來,首先是策應楊懷高沛的手下進入漢中地界,殺害一些無辜的百姓,嫁禍到劉耷身上。

然後簡傑他們兩人又在義舍里碰到了他們,不知道簡傑他們有什麼破綻,被這個鬼卒給發現了,這個鬼卒便設計拿下了簡傑兩人。

結果簡傑在不知情下暴露出來自己是劉耷部下的事情,讓這個鬼卒生出別樣的心思。說是把簡傑帶去見沔陽的祭酒,其實是想要找個僻靜的地方幹掉簡傑兩人。

作為內奸,自然不想讓簡傑把劉耷是被冤枉的事情說清楚,另外雖然不知道簡傑是劉耷集團里的高層,但殺掉一個劉耷的手下,多少也能在劉耷和張魯之間增加一些矛盾。

當想明白這件事之後,簡傑只覺得渾身發冷,自己這麼一個劉耷集團的未來之星,諸葛村夫的接班人,難倒就這樣在一條僻靜的小路上,悄無聲息的死掉,留給後人無限的想象。

在夷陵的烈火之中,在五丈原的秋風之中,劉耷和諸葛村夫會不會來一句「哀哉簡傑,痛哉簡傑,惜哉簡傑!」

不過很快簡傑便冷靜下來,跟著劉耷混了那麼久,別的沒學到,永不服輸的精神多少被感染了一些,再就是把跑路的本事鍛鍊出來。

劉耷闖蕩了大半輩子,在嚴酷的環境之中,時不時便刪號重練,甚至兩度成為統領一州的大軍閥,但卻很快賠得乾乾淨淨,妻兒都丟過三次。

換一個人恐怕在這一連串的打擊之下都已經喪失了鬥志,或是遁入空門,或是直接向曹操投降。

但劉耷卻從來沒有放棄,都已經四十七歲了,還在那裡因為自己大腿上長了肉而痛哭流涕。說實話,上一世的簡傑才三十,便已經徹底放棄了奮鬥,在那裡混吃等死,認識劉耷之後,讓他也是深深的汗顏。

在這種情況之下,簡傑決心做最後一次的掙扎,朝著自己的貼身保鏢馬琦使了一個眼色,準備找機會跑路,能跑幾個算幾個吧!

就在確定馬琦看到了自己的眼神之後,簡傑突然間冷笑一聲,停了下來,還沒等後面的士兵來推搡自己,簡傑突然間哈哈大笑:「實話告訴你們吧,我們其實還有一個同伴,現在已經跑去向祭酒告發去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是劉璋的姦細!」

「跑!

」就在說完這句話的同時,趁著押送自己的幾名鬼卒在那裡愣神的功夫,簡傑突然朝著自己身旁押送自己的鬼卒一撞,等撞完了這下之後,簡傑馬上便撒開腳丫便一路狂奔而去。

可能因為簡傑發難的猝不及防,再加上之前的一些話語,讓這幾個鬼卒有些分心,簡傑跑出去幾步后他們才反應過來。

就當鬼卒們準備去追時,馬琦也是緊跟著撞向了身邊的鬼卒,而馬琦並沒有想跑,他撞得比較狠,就是想著給簡傑爭取一點兒時間。

聽著後面的呼叫聲,壓根沒有回頭的簡傑已經迅速腦補出後面的鏡頭來。簡傑本來是想和馬琦一起逃跑的,只是馬琦選擇了為簡傑拖延時間,簡傑也只能硬著心腸繼續跑下去。

從父親簡雍口中,簡傑知道了很多陳年往事,作為涿縣的知名遊俠,劉耷身邊的小弟一開始也很多,可不只是關張簡三個人。

只是在劉耷二十年的流亡生涯之中,有一些堅持不下來離隊,還有一些人為了給劉耷爭取活命的機會再也沒有回來。

簡傑沒想到自己竟然也會遇到這樣的事情,但現在遇到了,簡傑只能硬著頭皮向前跑,頭是絕對不能回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2章 奔跑吧,阿傑

4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