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蜀道難

第235章 蜀道難

「看不出來,阿傑你體力還真不錯啊!年輕真不錯!」

漫長的棧道之上,有些累得不輕的法正,看著依舊在那裡健步如飛的簡傑,忍不住出言說道。

就在簡傑在自貢為劉耷製鹽的時候,法正也是辦理完了離職手續,正式從劉璋集團辭官。在劉璋看來,法正也只不過是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辭職就辭職吧,沒有做絲毫的挽留。

如此一個能夠幫助劉耷成就大事的奇才,就這樣被劉璋放過,也難過益州那麼多人盼著劉璋倒台,不管這些人是真有才還是假有才,你劉璋總得給他們一個表現自己的舞台吧。

此時的劉耷,在和劉璋在涪城開了一百來天的PARTY之後,終於想起自己還有討伐劉璋的正事,在和劉璋依依惜別之後,這才帶著大軍北上。

當法正辦完手續之時,劉耷已經到了葭萌關,結果在法正準備北上葭萌關投奔自己的真命天子劉耷之時,卻在路上遇到了同樣北上的簡傑。

這段時間簡傑一直在江陽縣製鹽,他從二百米地下打出來的滷水濃度可是高了許多,在用新式製鹽法生產起來,可以說是事半功倍。

不過簡傑這人非常低調,為了將來將蜀地的鹽鐵經營權收歸國有,他並沒有將新式的打井法公佈於眾,甚至還挖了幾口普通井掩人耳目,再加上他的鹽井本身比較偏僻,所產的鹽也全都運往葭萌關一線,江陽縣附近的鹽場們,還都沒有意識到這裡已經發生了一場巨大的技術革命。

隨著鹽場的生產逐漸穩定下來,簡傑便帶著生產出來的上百石鹽,北上支援起劉耷來。對於簡傑,劉耷還是有不少期望,所以想讓他跟在自己身邊多多積累經驗。

「孝直先生,您是趕上好時候了!幾年前主公還被曹孟德攆得像只兔子一樣到處跑呢,不把腿腳鍛煉好,說不準便被曹孟德給抓住了!對了,我聽說之前華元化的學生曾經給您診斷過,您可得多多注意保重身體。身體是爭霸的本錢,主公還要靠您去一統天下呢!」

簡傑其實不太喜歡法正,但寧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那句話他記得非常清楚,所以他也是小心翼翼得對著法正陪笑。

不過簡傑說的這句話還是很有道理的,如果法正多活幾年,夷陵之戰可能就打不起來,即便是打了也不會輸得那麼慘,諸葛村夫北伐時手裡的牌就多了,可能也不會把馬謖推出去守街亭。

聽了簡傑這一番馬屁話,法正心情大好,爽朗得笑起來,然後又稱讚了一句簡傑:「之前龐士元誇讚阿傑你有點石成金的本事,我本來還是不怎麼相信的。不過這次你在江陽縣生產的井鹽,成本之低可是超過了主公的想象,用這鹽來收買民心,何愁主公大事不成!」

因為在路上遇到了簡傑的運輸隊,法正忍不住了解了一下簡傑產鹽的成本。得出的結果令法正大吃一驚,簡傑所生產的井鹽,成本低到令人髮指的每斤四錢,比益州這邊的井鹽價格便宜了一半,而且雜質少了不少,品相看上去非常不錯。

「那裡,這都是些微末的小道,還是孝直先生才能幫助主公運籌帷幄決勝於千里之外!」

「這打仗歸根到底是打的錢糧,所以當年高皇帝才會把蕭何列為功臣之首,如果沒有蕭何在那裡源源不斷得提供物資支援高皇帝,他也不會耗死項王。說到底,高皇帝的軍事能力比起項王來還差一截,他就是靠著蕭何給他提供的本錢,耗死項王的!這次北上,我見了阿傑你發明的獨輪車,這可是件好東西,有了這東西,一個人所能運送的物資,可比之前高了不少!」

說著,法正看了一眼在漫長棧道上運送精鹽的民夫們,因為獨輪車的存在,的確是節約了不少民力,要不然把這些東西運到葭萌關,還不知道會耗費多少人力。

「這些都是雕蟲小技罷了!不過這蜀道可真是難走,這兩座山的距離明明看著不遠,可是走起來竟然走了整整一天,真是累死人了!」說起這運送物資來,簡傑真是一點兒脾氣都沒有。

難怪之前會有蜀道難難於上青天的說法,北上葭萌關的路,比之前從魚復入蜀的路還要難走。後者好歹還有路,前者已經沒了路,走得是古人在峭壁上鑿出來的棧道,這種道路只能沿著山體延伸,然後看著並不遠的兩座山,往往要繞上一整天的路才能到達。

「的確!這蜀道將會成為制約主公霸業的一個巨大的問題!我曾經做過調研,想要把成都的糧食運送到漢中,如果有一百斤的糧食,最終只能有十斤運送到漢中前線,剩下的九十斤糧食,都在漫長的蜀道之上,被民夫們所消耗,再就是損耗在蜀道之上!」

聽著法正的話,簡傑同樣默不作聲,蜀道實在太難走,運送的糧食,很大一部分都是被運送民夫們吃掉的,再就是道路崎嶇,尤其棧道更是懸在半空之中,有糧食掉下去之後,那是絕難再找回來的。

「這還只是將糧食運到漢中,從漢中進攻關中,還有連綿不絕的秦嶺山脈阻擋著,又有多少糧食能夠運送到關中前線呢?」作為和龐統競爭謀主的高人,法正已經預見到接下來劉耷北伐道路上的一個巨坑,忍不住在蜀道之上對著簡傑說了出來。

諸葛村夫是真得慘,明明微操無解,正面無敵,但是因為蜀地的地形限制,大量的糧食運不到關中前線,只要他的對手做縮頭烏龜,耗到諸葛村夫糧盡,便能取得最後的勝利。

「阿傑,主公說你是有大智慧的人,堪稱智囊。現在我便將運送糧食通過蜀道,還有後面的秦嶺山脈這個課題交給你,如果你能想出辦法儘可能得解決這個問題,主公才能有機會問鼎天下。要不然,我們只能盼著敵人犯錯,否則是沒機會摸到長安大門的!」

聽了法正的話之後,簡傑重重得點了一下頭,這件事可能真得只有自己乾的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5章 蜀道難

44.47%